公司法

A. 涉及私募基金的離岸基金的問題 不斷演進的國際和離岸稅務法律和風險 傳統上,開曼群島的私募股權基金系統被標榜為對企業友好,並且監管較寬鬆。然而,開曼群島推出了一系列監管變更,包括對經濟實質的要求,導致合規所需的時間和成本增加。這樣可能會促成人們改變視開曼群島為私募股權的「黃金標準」的普遍看法。 香港的有限合夥基金作為應對開曼群島基金法例的方法…
2021年十月
案情 C是一家在香港註冊成立的上市公司,由同樣是香港上市公司的AGL持有。AGL的一家直接全資附屬公司(要約人)向除要約人及其協同行動人持有的股份以外的C股份持有人(下稱「計劃股東」)提出一項安排計劃,目的是將C私有化,該計劃涉及(其中包括):(a)註銷「計劃股東」所持股份以換取付款;及(b)減少股本(下稱「該計劃」)。C公司發出單方面原訴傳票(下稱「 OS」),要求指示召開一次「計劃股東」…
2021年七月
[《公司(清盤及雜項條文)條例》(第32章)第182條] C是一間在香港聯合交易所有限公司主板上市的無力償債公司,根據《公司(清盤及雜項條文)條例》(第32章)(條例)第182條,就一項涉及新股和可換股債券發行的集資計劃申請頒發認可令。 裁決:駁回申請,原因是發行新股及可換股債券,並不涉及股份轉讓或成員身份改變,故條例第182條並不適用。因此,法庭並無司法管轄權認可新股及可換股債券的發行效力…
2021年七月
案情 Y是C(一間在百慕達成立,於香港聯合交易所有限公司主板上市的公司)所發行的債券的持有人。它以C無力償債為由,在香港提出呈請,要求將C清盤。其後,在百慕達被委任的共同臨時清盤人(作為低度干預的臨時清盤人)於香港提出認可和協助申請,並要求押後兩個月,以便為C進行重組。Y稱:(i) 香港近期有關認可和協助低度干預的臨時清盤裁決,並不允許使用與認可和協助有關的法院普通法權力;(ii)…
2021年七月
公司法—自動清盤—應否轉為強制清盤—假如過半數債權人偏好自動清盤,呈請人就得證明有確切的理由 C是一間無力償債的公司,正進行債權人自動清盤(「債權人自動清盤」)。某債權人(該債權人)提出呈請,要求法庭以強制清盤方式將C清盤結束(「強制清盤」),法庭幾度押後呈請聆訊。該債權人提出的呈請,實際上是要求將債權人自動清盤轉為強制清盤及委任新的清盤人。 裁決—擱置呈請: 1) 直接相關的原則是:一、…
2021年七月
公司法—債務償還安排—法庭批准—在償債安排文件分發後但償債安排會議舉行前,修改償債安排及償債安排文件,另亦在償債安排會議上作出了修改—開會前債權人是否已獲充份解釋被修改的部份,又或者,如果是在會上修改,被修改的部份是否那麼的不重要,以至債權人能夠就是否支持償債安排作出知情決定 香港上市公司C提出呈請,要求法庭下令批准C與其某些債權人之間涉及直接以債換股的債務償還安排(「償債安排」)。…
2021年七月
公司法 — 清盤 —《公司條例》第221條[已廢除]的出示令 —《公司(清盤及雜項條文)條例》(第32章)第286B條 — 以商號名義起訴合夥人的蔑視法庭法律程序 — 對於因為第221條的命令所產生的蔑視法庭罪而針對合夥人提起的訴訟,《高等法院規則》(第4A章,附屬法例)第81號令第1條規則是否適用 — 是否只要在命令列出商號名稱,不用列出合夥人姓名,就對所有合夥人具有約束力 —…
2021年七月
公司法 — 董事 — 查閱文件的權利 — 由必然被罷免的董事提出的申請 — 申請是否為了不當目的而提出 — 從董事必然被罷免推斷查閱文件的目的 六間公司(第一至第六被告人)各自有四名董事,四名董事是P、K、M和T。原告人亦是第一被告人的投資總監。K是另一間公司(「CMK」)的唯一擁有人,CMK擁有第一被告人44%股份,第一被告人全資擁有第二至第六被告人。2018年10月23日,…
2021年七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