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的話

在我們的4月號中,我們報道了香港作為國際仲裁中心的穩固地位。本月,我們的「封面專題」介紹了香港金融管理局的總裁,他在文章中分享了他作為香港中央銀行機構的領導人至今的經驗和未來的計劃。讀者可以非常公平地從文章中推斷出,除了仲裁,香港作為領先的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也在安全的掌控之中。在與《香港律師》的一次有見地的談話中,余先生闡述了金管局迄今所面臨的挑戰,以及該機構如何憑藉豐富的經驗及方法,...
五月 2021
「把活生生的孩子切成兩半,一半給一個,一半給另一個」(《聖經》,新詹姆士王版)。如果這些不是仲裁員的第一個記錄的說話,那麽可能就是第一個裁定。仲裁已經存在了數千年。早在正式的法院建立及法官制定法律原則之前,即使人們不知道正式的法律術語,但他們就已經將仲裁作為解決爭議的工具了。一些法律史學家將仲裁的起源一直追溯到所羅門王。這是一個奇特的案例(其中的案情我希望讓你們自己去閱讀),...
四月 2021
我很高興介紹這期《香港律師》特刊,向擔任香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超過十年後最近退休的馬道立致敬。自退休以來,馬道立得到了同僚、法律界及社會各界的讚譽和好評;例如,《南華早報》稱他將「獲銘記為一個公正的、務實的法官」。 我們對前首席法官馬道立的報道,力求公正地展現他的成就及留下的功績。我們首先對馬道立本人進行了採訪,他在採訪中回顧了對香港這座城市來說極其多事之秋的十年。...
二月 2021
儘管2020年有種種不足和失望,但香港在過去一年的一大亮點是其資本市場。根據畢馬威會計師事務所的報告,2020年香港證券交易所的籌資額創下了10年來的新高,使香港在全球首次公開募股(IPO)目的地排名中僅次於紐約,位居第二。報告發現,去年有140家公司在香港融資約500億美元,僅比紐約納斯達克的523億美元融資額低。 而好日子還將繼續。中國科技公司正在醞釀一連串的大型IPO,...
二月 2021
就這樣,2020年快結束了。很多個月以來,感覺今年會一直持續下去,但現在我們已經到了12月,節日就在我們前面,還有多種疫苗在將會推出。突然間,感覺我們又可以向前看了,而且也是帶著一些樂觀的心態。 但是,當我們回顧2020年時,重要的是,我們不要把注意力放在我們大家為適應所謂「新常態」而經歷的掙扎上,而是要從我們在這最不尋常的一年中所表現出的堅韌不拔的精神中振作起來。我們應該感到自豪的是,...
十二月 2020
很難相信現在已經是11月了。在這過山車般的一年裏,每日、每星期甚至每月份似乎都變得模糊不清;不確定和焦慮一直是普遍存在的情緒,我們都應該為自己能走到這一步而感到欣慰。雖然2021年 -- 無論如何在這一點上 -- 看起來確實不會帶來恢復正常的情況,但我們知道一個事實,那就是我們的復原力比之前大家認知的要强得多。 但韌性並不意味著我們不需要照顧自己,...
十一月 2020
說2020年對許多法律界人士來說是艱難的一年並不為過。疫情對個人及職業生活都造成了影響,律師們長期被困在家裏,交易與其他工作也變得緩慢起來。不過,這不僅僅是香港的問題。在世界各地,法律行業都面臨著挑戰,除非有疫苗可以廣泛使用,否則預計2021年的大部分時間將與2020年相似。 在這樣的時刻,好消息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受歡迎,在9月初就有一些這樣的消息,我們聽說鄭麗珊(Eliza)、黃宇正(...
十月 2020
最近在香港實施的《國家安全法》似乎不僅在香港,而且在海外也是一個熱門話題。「會長的話」討論了一些市民普遍關注的、可能需要解決的有關法例問題。 持續爆發的「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對法律界有一定的影響。對數據進行分析,一般來說,既可以瞭解情況,也可以瞭解影響。因此,「律師會秘書處資訊」提供了去年和今年的統計數字和比較,包括註冊外地律師的人數、通過海外律師資格途徑獲認許成為香港事務律師的人數、...
九月 2020
閱覽報紙或社交媒體,幾乎沒有一天不談論香港最近實施的《國家安全法》或任何相關的話題。「會長的話」除其他事項外,還特別討論了律師會的立場,並指出法例中可能有一些需要澄清的灰色地帶。 「封面專題」聚焦了發展迅速的國際仲裁。香港以支持仲裁著稱,亦是亞洲首個採納《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國際商事仲裁示範法》(1985年)的司法管轄區(「法律知識測驗」第61期中一個問題的答案)。2015年進行的「...
八月 2020
用Richard M Mosk的話說,「只要涉及到金錢,就有可能出現不當行為」。在民事司法制度改革以前,有時候律師會接手或提出瑣屑無聊的訴訟案件,並通常作出不端行為以希望鼓勵另一方達成庭外和解。​「民事司法制度改革監察委員會」於2009年成立,目的是監督「民事司法制度改革」實施後的民事訴訟制度;於2015年,該委員會得出的結論是,除其他事項外,「法官亦已更 積極進行案件管理,避免...
七月 2020
香港律師會設有一份榮譽名冊,名冊上列有律師的姓名,他們因服務律師會或其理事會、對香港法律專業的發展或對法律執業作出貢獻而卓有成就。今年,兩名律師 – 史密夫律師和傅德楨律師 - 以及一名司法機構的成員朱珮瑩法官獲得列入榮譽名冊。在封面故事中,我們來看看三位榮譽獎獲得者的職業生涯、經歷和貢獻。 至於專題文章方面,「知識產權」...
六月 2020
歡迎閱讀主要關注冠狀病毒病的特別版。「封面專題」集中講述一群律師及其他專業人士在業餘時間利用科技,協助對抗香港的冠狀病毒病。「會長的話」向律師會會員介紹在這困難時期採取的最新措施,而「律師會秘書處資訊」則討論設立基金,協助律師行和「大律師」的事務所採購或改善資訊科技系統,以及為員工安排培訓。「實務管理」專欄包括兩篇文章,第一篇是關於如何應對冠狀病毒病帶來的額外壓力,...
五月 2020
祝各位讀者2020年生活愉快! 有人說,平均而言,提交調解的大部分爭議一般都能解決,甚至可以說得到和解,但須有一名有效的調解人協助解決或和解,以及爭議各方有正確的心態。此外,鑒於調解的重點通常是各方的根本利益而不是立場,所以調解可以被稱為具有成本效益的解決方案,也可以提供雙贏的結果。經典的例子是兩方為一個橙子爭吵。當一方想要把橙子皮用來烘焙,而另一方希望用果肉做果汁時,...
一月 2020
在過去幾十年,國際仲裁案件(以香港或香港以外的地方作仲裁地)的數量呈快速增長。與訴訟類似,在仲裁中提供「保全」是必要的。然而,關於向中國內地法院尋求「保全」的問題,這些「保全」措施只適用於在中國內地進行的仲裁。即使是香港仲裁的當事人也沒有這種特權,無論一方是直接向中國內地法院申請,還是尋求執行從仲裁庭獲得的「保全」命令也如此。因此,「仲裁」...
九月 2019
在現今,看到全球各地的銀行和金融機構因未能符合反洗錢方面的規定而被罰款的消息並不令人驚訝。在過去十年中,被處以的罰款高達170億美元以上。同樣,律師也可能負有責任—他們被「打擊清洗黑錢財務行動特別組織」(FATF)稱為潛在的洗錢「把關人」,因為他們向其客戶提供的法律服務是多種多樣的。其中「律師會秘書處資訊」,就適用於香港法律專業人士的規定向大家提供指引。...
八月 2019
仲裁是一個經協商以達成一致的過程;只有當事人雙方同意將其爭議提交仲裁時,才能進行仲裁。關於申請仲裁中的臨時濟助方面,雖然仲裁員可能有權根據適用的仲裁法和規則下令採取臨時措施,但仲裁的一方當事人可以選擇向法院申請,因為許多司法管轄區的法院有權批予臨時濟助以支援仲裁。但是,如果一項申請針對的不是屬於仲裁的第三方,並且不能對這樣的命令提出上訴,那該怎麼辦?因此,...
七月 2019
地球上一些珍貴的野生生物資源已經消失了,還有許多其他物種即將滅絕。許多野生動物被宰殺以獲取商業價值,其中的例子如生產珠寶、皮革製品或傳統醫藥等。有些動物由於各種形式的虐待而受到嚴重傷害,受盡長期的痛苦而死去。有人會認為,在這個時代,有了所有的知識、技術和知識,情況就會有所改善。 然而,於二零一九年一月,香港海關人員緝獲價值逾六千二百萬港元的象牙及穿山甲鱗片,按價值及重量計算,...
六月 2019
據報道,2013年發生了110多起手機使用者試圖偷拍裙底的事件。偷拍裙底是指在沒有獲得某人同意的情況下,在其衣服下拍攝侵犯性的照片或視頻,而這是對該人私隱的侮辱性侵犯。雖然犯事者一般因犯有此類罪行而被檢控,但檢控官一直依賴的是於1993年(即在流動電話出現之前)頒佈的一項法律。「刑事法」專欄分析了現有的安排是否足以對付偷拍裙底的行為。 當訴訟似乎是不可避免時,...
五月 2019
即時消息(IM)技術的使用無論是在社交還是在工作場所都呈快速增長。有關後者,雖然使用IM可能有一些好處,例如與客戶快速溝通,就像是親身或通過電話聯絡一樣,但這種溝通形式也有風險。事實上,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證監會)在2018年年中發布了關於使用即時消息的應用程式接收客戶指令的指引意見。1因此,本行業以專欄討論了律師使用即時消息的風險和挑戰。 仲裁機構正定期修訂其仲裁規則,...
三月 2019
很高興回到《香港律師》主編的崗位。首先祝讀者們新年快樂! 2019年2月號包括多篇值得注意的專題文章。 法律改革委員會轄下的公開資料小組委員會及檔案法小組委員會發表諮詢文件,就是否需要改革現行制度徵詢公眾意見(2019年3月5日截止)。前者涉及公眾索取政府或公共機構信息的權利,相關守則於1995年頒佈後一直未作修訂。後者涉及記錄的管理,儘管目前香港沒有檔案法。「公共記錄」和「索取資料」...
三月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