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案件

案情 控方根據《刑事訴訟條例》(第221章)第23(1)條向法庭提出許可申請,要求增加控罪3 “危險駕駛引致他人身體受嚴重傷害”(違反《道路交通條例》(第374章)第36A條),作為向被告人提出的控罪2 “恐怖活動”之交替控罪。被告人的主要爭議點是:該由三名法官組成的法庭無權審理不屬於《國家安全法》(《國安法》)範圍內的案件;以及,增加一項不屬於《國安法》範圍內的控罪是濫用司法程序。 裁定—…
2021年十月
引渡:法定解釋:可引渡罪行的性質與範圍 審訊過程 印度共和國就若干刑事控罪(包括“方便或容許任何人從羈押中逃走”及“與從羈押中非法逃走有關的罪行”),要求逮捕和移交Mr. Singh。在交付審判程序中,裁判官雖然就一些其他罪行將上訴人交付羈押,但拒絕就上述罪行作出相同舉措,原因是他認為該等罪行並不在《逃犯(印度)令》(第503P章)的附表第2(1)(xxxiv)條的涵蓋範圍內,亦不構成《…
2021年十月
案情 2017年,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與廣東省省長簽訂了《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關於在廣深港高鐵西九龍站設立口岸的合作安排》,以實施高鐵的“一地兩檢”清關程序。根據《合作安排》,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作為兩個不同司法管轄區)的海關、出入境及檢疫手續,在西九龍站(高鐵香港段終點站)的香港口岸區和內地口岸區陸續辦理。內地口岸區被視為位處內地,受內地司法權和法律所管轄(但某些規定的保留事項除外)。…
2021年十月
案情 相關法律程序包括就房屋委員會政策(政策)之合憲性,以及就房委會根據該政策作出的決定(決定)之合法性等所提出的挑戰。該項政策將“居者有其屋計劃”單位的業主的同性配偶,排除在得享以下權利的“家庭成員”和“配偶”的定義範圍之外:(i)加入作為有關單位的認可住客;及(ii)獲房委會考慮,在行使酌情決定權的情況下,同意可無需繳付補價取得該等單位的所有權轉讓。該等政策和決定受到抨擊,…
2021年十月
適可而止 案情 上訴人承認於2009年9月12日在其與死者同居的單位中,用刀狂砍死者約213下,導致死者斃命。控辯雙方對此並無爭議。上訴人否認謀殺,但承認是在被激怒的情況下誤殺死者。 就上訴人被激怒的辯方案情主要是,上訴人懷疑死者與另一男子有染,並曾(數次)在所居住的單位外的垃圾桶找到被使用過的避孕套。2009年9月11日下午,上訴人就一個在垃圾桶找到的被使用過的避孕套(…
2021年九月
案情 X就律政司司長的兩項撤回X所提出的兩項私人檢控的決定(該等決定),尋求司法覆核申請許可。有關的私人傳票是分別針對第一及第二推定利益當事方(IP-1及IP-2),並與2019年底的社會動亂期間所發生的兩宗事件有關。第一宗事件涉及IP-1(一名當值交通警員)向一名蒙面男子開槍。第二宗事件涉及IP-2(一名的士司機)在一個被一群示威者佔據的範圍內的駕駛方式。X並無親身參與該兩宗事件,…
2021年九月
案情 X是一名尋求庇護者,因此在未獲入境事務處處長事先批准前,不得在香港合法受僱。X沒獲取有關批准。X向R提起僱員補償法律程序,理由是他受僱在一間貨倉進行夜間回收工作。X稱他在工作期間,被一個大型挖叉的尖頭刺穿了右腳並因而受傷。在不知悉僱主名字的情況下,X返回工作地點,發現在倉庫的入口貼有R的名牌,X因此指稱R是其僱主。R指X發生意外時,它並沒有在運營其業務,因此X在倉庫發生的意外是他編造的。…
2021年八月
案情 L和C分別是兩宗關於串謀轉讓偽造身份證案件的被告人。L最初面對三項控罪,而在最初的第三項控罪中,L被指有份串謀將三張偽造身份證轉讓給其他人,但這些人的姓名未被指明。控方申請修訂控罪書,將最初的第三項控罪拆分為三項控罪,使該三項控罪的每一項,只專門針對其中一張偽造身份證。在最初的第三項控罪及在建議修訂的第三、第四及第五項控罪中,C被指明為串謀者。…
2021年八月
案情 2017年4月某一個上午的中段時間,46歲的死者被發現在其自2016年12月起擔任家庭傭工的住宅單位內的私人房間中不醒人事。她被送往醫院搶救,並於當天午後證實不治。當局兩星期後進行解剖驗屍,裁定死者的死因“不詳”。三天後,死因裁判官確認尚未能證明死者在醫學上的確切死因。政府化驗所於2017年5月發出報告,當中稱在對死者的血液和尿液進行篩檢後,沒有任何重大發現。2017年7月,…
2021年八月
訴訟歷程 趙女士(本上訴案的答辯人)被控違反《防止賄賂條例》第9(1)(a)條,以代理人身份接受利益。 在審訊中,裁判官裁定趙女士毋須答辯,因為就該條而言,她不是代理人。 在控方提出上訴時,高等法院暫委法官林嘉欣對「以案件呈述方式」提出的上訴維持了這一裁決。 控方繼而向上訴委員會申請許可,以重新編排的問題及以實質與嚴重不公為理由提出上訴,並認為需要就如何適當處理「代理人」的身份作出指引。…
2021年七月
案情 上訴人L是一名外籍家庭傭工(「外傭」)。L須向入境事務處處長(「處長」)申請根據「外傭」計劃發出的簽證。實際上,該計劃要求L必須住在其僱主的住所(「留宿規定」)。「留宿規定」的目的之一,是保障非留宿本地家庭傭工的就業機會,防止「外傭」在非留宿市場與他們競爭。這項規定並不是作為逗留條件而施加的,但却是由「處長」發出的相關標準僱傭合約的條款,而「外傭」和僱主均須作出承諾,表明除非「處長」…
2021年七月
案情 香港記者協會(記協)提出司法覆核,指警方沒有在公眾活動中為進行合法採訪工作的記者提供便利(而非妨礙),以及指警務處長沒有對連串相關行動缺失作出處理。記協要求法庭根據所提出的十三項聲明(記者聲明),以警方不當處理及妨礙記者工作之假定為基礎處理有關案件,並根據該假定來給予宣告性質的濟助。警務處長就該等指稱所持的立場是,有關事宜正在或將會在其他法律程序或審訊中作出調查。…
2021年七月
在原訴及上訴程序中,各司法覆核申請人(X各人)聲稱基於三項理由,新界小型屋宇政策(該項政策)整體上違憲。  第一,該項政策歧視基於出生或社會出身而身份屬“非原居民”的人士,違反《基本法》第25和39條,及/或《人權法案》第22條。第二,由於違反該三項條文,該項政策及《性別歧視條例》(第480章)的相關豁免,屬於在性別上歧視女性原村民。以及第三,政府並沒有基於所有香港居民的利益,管理、…
2021年七月
引言 這宗最近的案件訂明了被告人應怎樣做才能為提早承認的較輕微罪行或替代性控罪爭取適當的減刑。 背景 上訴人因一項强姦罪被押交高等法院審判。審判原定為13天。在押交程序之前,上訴人的律師曾三次接觸控方,提出對强姦罪的替代性控罪的承認。控方拒絕了所有的要求。所有的通信都是雙方之間的,沒有正式的法庭記錄。在原定的審判第四天,法官獲告知有可能達成控辯交易,上訴人對修訂後的起訴書表示認罪,即對「…
2021年七月
鑑於香港國際機場(下稱 「機場」)發生抗議事件,機場管理局(原告)取得單方面的臨時禁制令,禁制令針對非法及故意妨礙及干擾機場的正常使用的被告人士,而根據該禁制令,替代送達須在香港的一份中文及英文報章上刊登命令及令狀,為期3天。該禁制令其後被延續及更改。根據該項延續令,儘管在報章上刊登的時間只有一天,但在相同的基礎上批准了替代送達。因此,原告在報章上刊登的費用超過 260 萬元。…
2021年七月
案情 被告人在高等法院經法官及陪審團的審訊,被一致裁定兩項販毒罪名成立。警方在被告人租住的單位外將被告人拘捕,並在他身上及該單位內搜獲毒品。被告人據稱於被拘捕後及在警誡下作出口頭承認,而被告人對此否認。 被告人聲稱他是被警方“誣陷”,而且更在其單位外和單位內、及其後在警署內被警察襲擊。在預審覆核階段, 法官被勸說無需就所指稱的口頭承認進行案中案程序。然而,…
2021年七月
案情 X是一家律師行的獨一權益合夥人兼主管合夥人,他就香港律師會理事會所作的四項決定申請司法覆核許可。第一項決定是律師會根據《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LPO)第26A(1)(a)(ii)及第26A(1)(c)條行使其權力介入該律師行的業務(介入決定)。在給予X該介入決定的通知函中,理事會促請X關注LPO附表2第2(4)及7(8)條之規定,當中容許其在8日內提出申請,…
2021年七月
  引言 第159章《法律執業者條例》(「《條例》」)第6(6)條要求律師會向律師發出的執業證書附有兩年受僱規定,條文如下: (6)「凡屬在1976年8月1日或之後首次向任何律師發出的執業證書,而該律師不能令理事會信納他自從獲認許為律師後,曾於申請該執業證書之前至少有2年真誠地受僱從事於一名在香港的律師的執業業務,則該執業證書須附有一項條件,規定該律師不得獨自或以合夥形式執業為律師,…
2021年七月
案情 第三被告申請了針對原告公司的訟費保證金, 原告公司是一家目前處於清算狀態的開曼群島公司。原告公司曾在香港上市,但其股票早已停止交易。該公司基於以下兩個理由拒絕接受申請,即 (a)它向 第三被告 提 出 的 申 索 有 很 大 的 成 功 機 會 ( 理 由 1 ) ; 以及 (b)第三被告 的 狀況 已 獲 原告 投 買 的 事 後 保 險 保 單 充 分 保 障 ( 理 由 2…
2021年七月
案情 第一及第二被告人犯事時的年齡是14歲,他們都承認參與一個歷時超過一小時,有大約一百名示威者參與的非法集會。大多數示威者都是被動參與,但當中有一些人向警方的封鎖線掟磚頭及汽油彈,有財物受損但沒有人受傷。裁判官裁定示威者的舉動可能是意圖阻止警方向前推進,但沒有意圖傷害警務人員;因此,該非法集會並非同類之中最嚴重,儘管其為大型和涉及暴力;而被告人所扮演的角色相對而言是被動的。…
2021年七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