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g Tim Chue v Tang Ka Hung Robert

上訴法庭
民事上訴2013年第21號
高等法院首席法官張舉能、上訴法庭法官袁家寧及朱芬齡
破產
2014年7月29日

破產 — 破產令 — 以法定要求償債書為依據 — 債務人是否無力償債 — 能否確立債務人對土地享有權益,以致頒發破產令會對他造成不公

債權人在有爭議的遺囑認證程序中獲判勝訴,敗訴一方為其同父異母的兄弟(即本案債務人),而該遺囑認證程序涉及兩人父親的遺產(下稱「該遺產」)。債務人沒有支付該筆經評定的訟費(下稱「該債項」),債權人遂就該債項向債務人送達「法定要求償債書」,但債務人沒有償付該債項,債權人因此提出破產呈請。債務人對破產呈請提出爭議,理由是:債權人已放棄追討該債項;其次,他實際上不是破產,因為他在該遺產中擁有權益,加上他已就不當出售祖地(他以另一個祖的成員身份間接擁有該些祖地的權益(下稱 「該權益」))提起法律程序(下稱「該等訴訟」),並可從中獲得巨額賠償;以及債權人藉破產呈請阻止他進行該等訴訟。原審法官裁定,債務人指債權人曾承諾放棄追討該債項的聲稱不可信,而且該承諾並無任何約價支持。原審法官亦認為,該等訴訟沒有勝訴機會,頒發破產令不會對他造成不公。原審法官又指出,法院在債務人早前為訴訟一方的法律程序中已裁定,債務人所屬的祖在祖所擁有該土地的股權,已經在得到所有成員的同意下,透過債務人轉讓予他人(下稱「該轉讓」)。原審法官因此頒發了破產令。債務人不服提出上訴。

裁決 - 駁回上訴:

  • 就債權人沒有放棄追討該債項及指稱的承諾沒有付出約價支持,本席認為原審法官這項裁決沒有可詬病之處。
  • 債務人在債權人向他送達法定要求償債書後沒有償付該債項,已具備頒發破產令的條件。債務人只聲稱自己有能力償還該債項,卻沒有提供具體證據去證明他具有償還該債項的能力,這並不足以成功抗辯破產呈請。
  • 債務人受早前法律程序中所作的裁決約束,即該轉讓得到該祖所有成員的同意,具有法律約束力。債務人不享有該權益,因此根本沒有訴訟地位提出該等訴訟。同樣地,債務人聲稱享有該遺產,但這早已被法院裁定喪失時效。
  • 至於債務人指頒發破產令會對他造成不公,因他不能繼續進行該等訴訟,而破產管理官是代表債權人,不會向債權人追討或處理該等訴訟,這些說法並不正確。破產管理官並非債權人的代理人,而是獨立的第三者,會以獨立和專業的眼光衡量債務人正進行的訴訟及恰當地處理這些訴訟。這不但不會對債務人造成不公,亦對訴訟各方較為公平。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