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在解決財富管理糾紛方面具有廣泛應用調解的巨大潛力

自2019年4月實施民事司法制度改革以來,香港一直在努力推動社會人士廣泛運用調解的方式解決各種民商事糾紛。為促進大眾使用調解,香港特區政府制定了諸多條例, 例如《調解條例》(第620章)和《道歉條例》(第631章),以及開展了「調解為先承諾書」等活動。香港早已顯露出成為亞太地區乃至全世界調解中心的雄心。隨著2019年2月頒布《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以下簡稱《綱要》),更向調解中心的目標邁出了重要一步。

根據《綱要》內容,大灣區將發展為私人財富管理(Private Wealth Management, 簡稱PWM)樞紐,來自內地的投資者可通過由香港金融管理局、中國人民銀行和澳門金融管理局於今年六月二十九日聯合推出的「理財通」(Wealth Management Connect, 簡稱WMC)計劃跨境轉移資金。無疑,《綱要》和「理財通」會為香港規範和發達的私人財富管理業錦上添花。與此同時,我們也應把握它為調解行業帶來的相應機會,並探索為私人財富管理相關爭議廣泛提供調解服務的巨大潛力。

香港—蓬勃發展的私人財富管理市場

香港一直是亞太地區領先的私人財富管理樞紐。2019年,香港的跨境財富總值約為1.3萬億美元。根據香港金融發展局於今年二月發佈題為《香港:亞洲財富管理樞紐》的行業調查報告(簡稱《報告》),香港擁有大量的高淨值客戶群,其數量更由2013年的的124,200人增加至2018年的153,310人,增幅為23%。除了為本地客戶提供服務外,在香港管理的資產中有一半以上來自非本地投資者,包括來自北美(21%)、亞太地區(除中國)(14%)、中國內地(11%)及歐洲(9%)。

《綱要》頒布後,香港的客戶群將進一步擴大。首先,由於背靠內地,香港更能吸引那些喜歡財富資金「觸手可及」或與私人財富管理專業人士面對面便利交流的內地客戶。其次,根據上述報告,內地客戶對更複雜金融產品的需求日益增長,特別是在財富積累較成熟的大灣區。第三,各種措施和政策連接了內地和香港的資本市場,特別是促進大灣區內跨境財富管理的「理財通」。

此外,香港約有1,800家資產管理公司,私人財富管理產品和解決方案在市場上的種類繁多,包括高效的金融和貸款支援、封閉和開放式基金、固定收益產品,以及更複雜且量身定制的結構化產品方案。這些公司可以管理各種類別的資產,例如公募和私募股權、集體投資計劃、固定收益產品,金融衍生產品等,因而滿足客戶對現有投資組合和未來投資計劃的需求。

除了擁有強大的客戶群和提供多元化服務的能力以外,香港透明的監管制度、科技友好的環境以及豐富的專業人才也遠近聞名,並奠定了我們作為蓬勃的私人財富管理樞紐的地位。

私人財富管理糾紛的調解—機不可失?

香港的私人財富管理業發展日趨蓬勃,當中引發的相關糾紛不免會增加。例如在家族中,當兄弟姐妹、繼承人,甚至在父母與子女之間對家族財產和業務的繼承、分配、投資和管理有分歧時,往往會發生糾紛。更多時候,這些家庭糾紛的根源多數來自憤怒和不滿,而這種情緒並不能通過訴訟程序有效地解決。這個情況下,調解則是一個更好的選擇。

作為一種重要的非訴訟糾紛解決程序,調解具有許多優勢,使其能夠高效實惠地解決家庭中私人財富管理糾紛。首先,調解與訴訟和仲裁不同,它的本質是非裁決性的。因此,調解員不會決定誰對誰錯,或者幫當事人「決定」紛爭中的任何問題。相反,調解員的主要任務是召集雙方,並幫他們認清自己的主要考慮因素和利益,以促進討論和談判。在調解員的協助下,各方都能理解大家的爭議點,並達成共識。其次,在調解中沒有「失敗者」,因為它建基於各方自願的基礎之上,並且由各方自行做出決定及達成協議。第三,調解的內容保密,並是在「無損當事人法律權益」的基礎上進行的。根據《調解條例》(第620章)第9條,除非獲得法庭或者審裁處的許可,否則調解過程中的任何內容均不可作為證據。最後,與訴訟和仲裁相比,調解更加省時且具有成本效益。由於調解的流程比較非正式和靈活,所需的文件也比訴訟少,所有各方可以更快決定調解的時間和地點。簽署和解協議後,它將成為具有法律約束力的合約。

鑑於上述優勢,調解是解決本地私人財富管理糾紛不錯的選擇。名门望族往往希望自己的私生活、家庭糾紛及資產總額能夠保持低調,以免公眾的關注會增加解決紛爭的難度。此外,儘管各方表面上是在爭奪家庭資產,但真正懸而未決的根源問題多數大同小異,例如手足之爭、感情衝突、相互誤解、期望不同、畏懼改變或是沒說出口的恐懼。有鑑於此,調解能為當事人提供一個表達自己情感的機會,並在威脅性較低的過程中想出有創意的解決方案。在最佳情況下,糾紛能夠在維持家庭關係的前提下得以解決,有別於訴訟—很少解決分歧或促進理解,遑論法庭上的補償方式非常有限。因此,調解能夠有效解決私人財富管理糾紛,並避免了冗長的家族資產、繼承和信託糾紛訴訟及其不利的後果。

調解和私人財富管理—雙劍合璧

鑑於香港私人財富管理市場的蓬勃發展以及調解在解決該方面糾紛的優勢,香港調解業在推廣調解時更應留意私人財富管理糾紛市場的潛力,以助香港奠定法律和金融中心的地位。當高資產淨值人士在香港設立「家族辦公室」管理家庭資產後,他們自然會尋求有效快捷的方法來解決任何潛在的私人財富管理糾紛。

此時,香港的法律專才能夠憑藉長期調解和協商的經驗為客戶提供出色的服務,滿足他們的需求。

在法治和「一國兩制」框架下,我們引以為傲的法律體系已經使香港成為了國際訴訟和仲裁的法律中心。如果我們能善用這套法律體系,以新穎的糾紛解決方法(即調解)化解私人財富管理糾紛,將會錦上添花。香港完善的法律制度加上規範的調解程序能為我們吸引更多私人財富管理客戶、促進本地私人財富管理和調解業的發展,並讓我們離成為世界金融和法律中心的目標更進一步。 

Jurisdictions: 

法務總監,英國希德律師行香港辦公室

劉先生擁有英格蘭及威爾士和中國的律師執業資格。劉先生主要職業領域是商事與航運訴訟和仲裁業務。他在處理國際商業爭議方面具有豐富經驗,主要包括國際貨物買賣和貿易以及大宗商品、能源和離岸工程、股東及股權相關糾紛、國際投資(特別是涉及“一帶一路”項目)、商業欺詐、執行國際判決和仲裁裁決等領域。劉先生在眾多香港政府咨詢機構中擔任委員,包括仲裁推广咨詢委員會、調解督導委員會、航空發展及三跑道系統咨詢委員會、香港海運港口局,以及人事登記審裁處審裁員。他亦是國際航運公會中國辦事處首席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