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綜複雜的無國界 世界 —— 第四集

在2019年3月、11月和2020年11月,我曾以「錯綜複雜的無國界世界」為題撰文,分享世界如何藉著全球化而變得更加緊密,並以席捲全球法律界的替代性商業結構(ABS)為例子,說明若一個司法管轄區作出更改,其他司法管轄區亦難以獨善其身。

尤其是香港作為國際法律服務樞紐,法律界與世界各地的服務提供者的聯繫密切,互動頻繁。來自22個海外司法管轄區的85家註冊外地律師行,已在香港開展業務。外地法律服務提供者的結構變化,必將影響香港。因此,我們一直密切關注ABS在其他司法管轄區的發展。

簡而言之,ABS是一種律師行,律師和非律師共享公司的管理和控制,為公眾提供保留法律和其他服務,允許100%外部(即非律師)投資和擁有律師行。

接續前三篇文章,本文分享ABS的進一步發展。

一般而言,美國維護律師專業獨立的執業禁令,與香港的規定相類似。美國律師協會《執業行為示範規則》第5.4條禁止律師或律師行與非律師分攤律師費、與非律師組成合夥(若合夥的任何活動包含法律執業),以及在非律師擁有任何權益或擔任公司董事或高級職員的業務結構中執業。直至最近,幾乎每個美國司法管轄區均採取第5.4條或近似的規則。正如我在之前的文章所述,亞利桑那州、哥倫比亞特區和猶他州修改了其管轄區的第5.4條規則,容許非律師擁有律師行並與非律師分攤法律費用的業務結構。此外,猶他州最高法院最近將監管沙盒計劃(我之前已解釋過)從最初的兩年期延長至七年。加州律師協會理事會同樣投票決定啟動一個臨時監管沙盒,以探討非律師投資和擁有律師行的可行性。

美國一些其他州亦正積極考慮ABS的利弊。在伊利諾伊州,芝加哥律師協會和律師基金會的聯合工作小組於2020年9月建議法院成立一個委員會,研究取消禁止非律師投資律師行的好處和潛在危害。

美國律師協會於2021年9月8日發表正式意見,進一步證明美國對ABS的抗拒逐漸減弱。該正式意見的標題為「被動投資替代性商業結構」。文章認為,即使律師在禁止非律師擁有律師行的司法管轄區獲取執業資格,也可被動投資於容許ABS實體的司法管轄區(如亞利桑那州和猶他州)經營的ABS。律師可投資於ABS以期獲得金錢上的投資回報。

然而,有些州較為謹慎,選擇採取觀望態度。負責重新構想紐約法院未來的監管創新工作小組於2020年12月發表報告,認為目前紐約不應容許ABS形式的律師行,但應密切留意正在進行試驗的亞利桑那州、猶他州和加州。若然他們成功,則應重新考慮在紐約州使用「沙盒」建立ABS模型。

在英格蘭和威爾斯,ABS於2011年開始運作,目前有近1,300個ABS。律師監管局委託對該局的監管改革進行影響評估,並於2018年4月發表了一份報告。就ABS而言,該報告得出的結論是,對於許多現有律師行來說,轉為ABS後,除了有一些非律師員職員成為合夥人或獲准擁有股份外,其餘一切照舊。報告亦進一步指出,ABS的影響不及預期,而Tesco Law現象並未出現。ABS的影響因不同類型的律師行而異。在某些情況下,傳統律師行的市場份額可能會被新的ABS或已轉為ABS的現有律師行搶走。報告列出的例子包括,之前獲非律師(如會計師、金融服務提供商和收債公司)轉介案件的律師行,由於非律師已轉為跨領域執業,工作因而由內部接手,或把客戶轉介予成立新的ABS。

這些是非常有用的分析,我們將繼續留意。海外司法管轄區在這方面的經驗,對我們思考本地法律界的未來方向非常寶貴。

業界每月統計資料
( 截至 2021 年 9 月 30 日 ):

會員(持有或不持有執業證書)12,630

持有執業證書的會員11,066(當中有7,909 (72%) 是私人執業)

實習律師800

註冊外地律師1,468

(來自33個司法管轄區)

香港律師行940 (獨資經營佔47%25名合夥人

律師行佔42%52間為按照《法律執業者條例

組成的有限法律責任合夥律師行)

註冊外地律師行85 (來自22個司法管轄區,15間為按照
《法律執業者條例》組成的有限
法律責任合夥律師行)

婚姻監禮人2,144

安老按揭輔導法律顧問404

 

 

 

news

 

Jurisdictions

秘書長 , 香港律師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