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解員的責任豁免權:調解條例(香港法例第620章) (「調解條例)在香港的未來路向

調解員在履行職務時可能引致的潛在責任包括:違反合同責任(即違反調解協議書)、侵權責任(例如誹謗、欺詐、存在利益衝突、違反誠信責任、專業疏忽、違反保密協議等),甚至在嚴重的情況下可能導致刑事責任。儘管調解員的責任豁免權已被視為一個重要的法律問題,但在不同的司法管轄區中只有很少的法院判決觸及這個問題。在香港,目前仍然沒有案例裁定調解員的法律責任。

澳洲

關於調解員的法律責任,在澳洲案例中有一具有標誌性的案件Tapoohi v Lewenberg(No.2)。案中的調解員(為資深大律師),在處理及安排爭議方簽署經調解的和解協議書時,因沒有協助各方考慮增值稅的潛在影響而被指稱專業疏忽。澳洲的法院初審時認為,調解員在法律上對爭議各方確實具有謹慎法律責任。但由於各方在審訊過程中達成和解,案件最終沒有被法院就調解員責任豁免權的問題上進行全面裁決。

美國

在美國一些州份,例如愛荷華州和亞利桑那州等均訂定,調解員享有「有限責任豁免權」,即除非調解員在調解過程中具有不誠實行為、懷有惡意目的、或就人權、安全或財產方面上肆意妄為,否則調解員將享有責任豁免權。

中華人民共和國

時至今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其中一個就調解員責任豁免權的問題上,不具明確規範的司法管轄區之一。儘管如此,「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調解法」第15條亦規定了特定情況下調解員可能被批評、教育或責令改正: 1) 偏袒一方當事人;2) 侮辱當事人;3) 索取、收受財物或者牟取其他不正當利益;4) 洩露當事人的個人隱私、商業秘密。

調解條例(香港法例第620章)在香港的未來路向

在香港,仲裁條例(香港法例第609章)第104條(「仲裁條例」)指出,在行使或執行仲裁庭的仲裁職能時所有作出(或不作出)的作為,只有在證明該作為(或該不作為)是不誠實地作出的情況下,該仲裁庭才須負上法律責任。根據本條例,仲裁庭享有之有限責任豁免權將被推展至在仲裁框架下所進行的調解會議之調解員身上。至於在仲裁框架以外所進行的調解會議,到目前為止,不論於「仲裁條例」或新頒布的「調解條例」內均沒有清晰指示。

可以說,調解員責任豁免權的問題不是在於其應否存在,而是在於它的範圍和廣泛性。只有在調解員責任豁免權的問題上提供明確的立法框架,廣大公眾才會對調解員工作的真實性質和他們的潛在法律責任有深刻認識。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