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觀亞洲全局――馬來西亞作為出口樞紐

以2017年人均國民生產總值計算,馬來西亞是東盟第三大經濟體,多年來與香港貿易頻繁,關係密切。隨著中國政府2015年開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雙邊經濟合作勢必由於馬國位處海上絲路之上而加強。馬來西亞現時是香港第八大貿易夥伴,較2017年升了一級。根據香港貿易發展局的統計數字,香港與馬來西亞2018年1月至3月的貿易總值幾達67.6億美元,大幅增長78.3%。香港出口馬來西亞的產品,有的出口量高,表現不錯,包括電腦及機械、珠寶及寶石、玩具及運動用品。

馬來西亞的廉價原材料,車載斗量,熟練技工,多不勝數,已經逐步成為東南亞新興製造業中心,也成為香港第七大進口供應商。馬六甲海峽地理位置方便,是分銷製品的理想地。此外,馬國向五個自由貿易區――巴西古丹(Pasir Gudang)、巴生港(Port Klang)、丹戎帕拉帕斯港(Tanjung Pelepas)、峇六拜(Bayan Lepas)、居林高科技工業園(Kulim High-Tech Park)――的外地加工及製造公司提供零關稅待遇,吸引大批外商投資。既有如此獨特優勢,兼之有適用商業法可用,馬來西亞是東南亞區出口導向型企業的理想基地。

外商投資在馬來西亞日漸增多,各行各業皆可見蹤影,這當歸因於「一帶一路」倡議。先說清潔能源。關丹(Kuantan)建有馬來西亞最大太陽能發電廠,預計今年尾連接國家電網,馬國亦快興建巴勒(Baleh)水電站,工程完成後,巴勒水電站將是沙撈越州「再生能源走廊」的第四座水力發電設施。再說鐵路基建。貫穿馬來西亞最大貨櫃港的東海岸鐵路,預計2024年開通。是項建設帶動馬六甲人工島進行各項建築工程,以及在馬六甲皇京港(Malacca Gateway)離岸地開發旅遊娛樂區。合資製作電影享有退稅優惠,國際夥伴模式大行其道,電影業蓬勃興旺。由於上述種種發展,馬國有能力參與融資、貿易及特許活動的擴展計劃。

馬來西亞政府落力支持這些服務領域,推出有利的貿易政策,推廣自由貿易,促進地區經貿融合。值得一提的是,馬國政府放寬法例迎接外商投資。舉例說,投資馬來西亞外資管理公司的外國投資者可以掌管公司的完全控制權,而對於買賣石油及相關產品的外國公司,馬國政府則按單一稅率徵收稅款。政府亦逐步拆除現存的貿易壁壘,促進貨品、投資及服務自由流通。

根據世界銀行發表的便利營商排行榜,馬來西亞的東盟排名在新加坡之後,位列第二。外國公司在馬來西亞設立公司,可以是成立本土公司或者註冊外國公司。由開始到公司成立,全程只需要一星期,差不多所有行業都不需要以合資企業形式成立公司。成立公司的董事要求是,最少兩名通常居於馬來西亞的人獲委任為董事。值得一提的是,根據《1975年工業協調法案》(the Industrial Coordination Act 1975),投資者如果計劃涉足製造行業,必須取得許可證。在若干情況下,投資者亦可享有政府推出的優惠。

馬來西亞2018年5月9日舉行選舉,政治局勢未明,加上中央銀行利率調高,林吉特匯率有可能大幅波動。然而,國內消費強勁,2017年預計經濟增長5.4%左右,加上全球貿易復甦,恢復營商信心指日可待。選舉結束後馬來西亞政權易手,外國投資者在新政權之下,應當密切觀察財政政策上的任何變動,以及政策變動給貿易帶來的影響。

Registered Foreign Lawyer, JC Legal

 

Qualified in Malaysia, Jay was an associate at a notable Malaysian firm, handling numerous non-contested banking litigation and professional negligence cases. He also worked at Messrs Gideon Tan Razali Zaini, where he focussed on commercial and civil litigation, arbitration, adjudication, intellectual property and employment law. His other practice areas include cross-border company law, administrative law, land law, construction law, conveyancing, and real estate.

 

 

He works side by side with partners on some of the most challenging and publicised litigation cases, such as a construction dispute revolving around the issue of limitation period and the doctrine of estoppel which became argumentative when defects were concealed, as well as a highly contentious appeal case in the federal court arising from the Arbitration in Malaysia and compounded by interlocutory applications.

 

RPC 高級顧問及認可調解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