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的話 2021年4月

「把活生生的孩子切成兩半,一半給一個,一半給另一個」(《聖經》,新詹姆士王版)。如果這些不是仲裁員的第一個記錄的說話,那麽可能就是第一個裁定。仲裁已經存在了數千年。早在正式的法院建立及法官制定法律原則之前,即使人們不知道正式的法律術語,但他們就已經將仲裁作為解決爭議的工具了。一些法律史學家將仲裁的起源一直追溯到所羅門王。這是一個奇特的案例(其中的案情我希望讓你們自己去閱讀),關於為什麽涉案的兩位女性選擇在所羅門王面前爭辯,而不是法官,目前還不清楚。然而,重要的是,她們在自己選擇的法官面前爭辯,這就使之成為了一場仲裁。她們需要一個獨立的、值得信賴的、明智的第三方來解決她們的爭議。那麽,為什麽不選一個不是一個國王的呢?

今天,仲裁是最有利可圖的法律領域之一,有一套複雜而成熟的法律來規範這一業務。雖然當事人不再依賴英明的國王來進行仲裁,但需要一個獨立的、值得信賴的、明智的第三方的道理也同樣適用。此外,某些司法管轄區已成為衆所周知仲裁質量特別有效的中心。香港就是這樣一個地方,原因你會在本期中讀到;而在本月,我們的《封面專題》及所有三個專題都集中在香港的仲裁上。我們的《封面專題》收集了五個著名仲裁組織的領導人對香港仲裁中心地位的看法,而我們的專題故事則由香港最優秀的仲裁員撰寫,提供了寶貴的見解和最新的資訊。我們的《實踐技能》也緊扣主題,深入探討商事仲裁員如何更有效地解決爭議。

以一種更優雅的方式來結束這本期,我們的《律師閒情》文章以一個白天是律師,晚上是芭蕾舞演員的故事為主題,分享了她在芭蕾舞方面的經驗與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