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信託:內地富裕家庭進行私人財富規劃的解決方案?

 

中國內地在過去40年發展迅速,積累大量財富,具有遠見的企業家湧現。許多第一代中國企業家已年屆60,故對財富規劃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殷切。創業是艱苦的工作,維持和發展它需要更多的努力。因此,跨代管理和計劃家族財產,已成為許多成功企業家非常關注的問題。

1.    高淨值客戶在理財計劃中應減輕哪些風險?

離婚

結婚當然希望長長久久,但在家庭財富積累的同時,夫妻經常會發生爭執。離婚的財務後果,是高淨值人士(特別是那些擁有家族企業的人士)在計劃財富管理時需要減輕的第一個主要風險。有三種家族企業可能因離婚導致經濟損失。首先是當丈夫和妻子都深度參與經營家族企業的情況。這對家族企業來說很常見,有些甚至在企業發展至頗具規模後,仍保留這種營運模式。由於丈夫和妻子都深度參與企業的建立和發展,當出現裂痕時,他們往往傾向於爭取更多的公司控制權和經濟利益。第二種情況是,只有一名配偶直接參與家族企業,但夫妻之間沒有分居協議。沒有參與企業營運的配偶在分開時可以辯稱該企業為婚姻財產,根據中國內地的婚姻財產規定要求取得一半。傳統上,老一輩的中國企業家只專注於建立和維持業務,很少簽訂婚前或婚後協議,這可能導致公司和股東結構不穩定,上市公司的股價下跌,最終甚至失去一手建立的公司的控制權。第三個情況是家族企業傳給第二代後,第二代的婚姻狀況可能對該企業產生負面影響。根據婚姻法和新的《民法典》的有關規定,除非有特別安排,第二代獲贈予及/或繼承的財產,通常被視作第二代夫婦的婚姻財產。這是計劃繼任時需要注意的一個問題。

無遺囑繼承和遺囑的限制

除非遺產不多,或者默認的無遺囑繼承順序與死者的喜好相同(但這種情況很少發生),否則沒有訂立遺囑並不理想。遺囑是常見的遺產規劃工具,但並不是萬能的。遺囑通常會列出要繼承的財產、指定受益人和規定受益人分配財產的方式。新頒布的《民法典》規定了幾種不同類型的遺囑,包括手寫遺囑、由某人代表遺囑人寫的遺囑、公證遺囑、印刷遺囑、音頻遺囑、視頻遺囑及口頭遺囑。對於高淨值的人士而言,當中的風險在於遺囑可能失效或受到質疑。提出質疑的理由各有不同,包括缺乏必要的手續、聲稱遺囑無效等。「資產丟失」、措詞不嚴謹或語言含糊不清,以及分配不當導致錯誤,也可能引起爭議。當涉及跨國資產時,這個問題可能會更加複雜。因此,我們建議高資產淨值的人士在起草遺囑時尋求專家意見,訂立有效的遺囑只是一個開始,將來實施遺囑和分配財產時,可能會出現更多問題。因此,企業家計劃財富管理時,需要運用智慧。

資產索償

「意外」債務可能會完全破壞高淨值人士的家庭財富繼承計劃目標。從成立到發展家族企業,風險總是與機遇並存。許多第一代企業家把一切都投入到業務之中,無意中給家人造成了經濟負擔。公司的興衰直接影響他們的個人生活。這種家庭結構更容易受到財務風險的影響。其他債務糾紛來自系統性和長期的業務風險,例如市場風險、業務決策風險、投資失敗、擔保人的風險和刑事訴訟,這些都是所有企業必須面對和計劃的。企業成熟了,家族積累了可觀的財富時,早期的企業家精神可能再不適用。企業和家庭能否維持長期穩定,取決於他們是否有能力改善企業經營的標準化、分散風險、維持投資協議、遵守道德和操守原則,以及嚴格自律的能力。

管理不善

管理不善的風險對高淨值企業家至關重要。傳統遺囑只能指定受益人,但不能確保遺產得到妥善保管。從微觀角度來看,不同的財產需要不同的管理方法。例如,藝術品和收藏品需要在特定條件下小心保存。但是,不欣賞此類收藏品的繼承人或遺贈者,可能無法以最好的方式管理它們,甚至輕易把家傳之寶賣出。在「宏觀」層面上,並不是每個子女都有能力繼承家族企業,下一代可能無能力或不願意管理家族企業,而不合適的「領導者」肯定會為企業帶來災難。因此,儘管「繼承計劃」初時可能似乎不重要,但其實它是持久成功的關鍵。

稅務侵蝕財富

中國內地於2018年對個人所得稅制度進行了改革。與此同時,共同申報準則(Common Reporting Standard,以下簡稱CRS)已在全球廣泛實施,包括在中國內地。可以說,各國越來越重視其稅收機制,提高透明度,打擊跨境逃稅行為。高淨值人士可能面對的稅務風險有四個方面:首先,需要對家庭資產進行評估和計劃;其次,如果資產分布在多個國家,或擁有多個稅收身分,則應在全球進行稅收規劃,包括合規計劃和避免雙重徵稅;第三,由於CRS及/或其他稅收協定,一些納稅人擔心資料會被交換予其本國的稅務機關,可能導致問題暴露,甚至被當局起訴;第四,企業家的家庭成員移民,尤其是移民到美國、加拿大和英國等高稅收國家,而沒有進行專業稅和法律審查,可能會導致意想不到的巨大稅務負擔。這些國家不僅稅率較高,而且徵收的稅種在中國內地可能不存在的稅種,例如繼承稅或財富稅,整體稅率可高達70%。可能的結果不僅包括「富不過三代」,還可能因逃稅和違規而被處以巨額罰款甚至監禁。

2.    信託可為客戶帶來什麼主要好處?

達致稅務規劃的好處

信託廣泛被建議用於財富規劃和稅務規劃。然而,信託一定可用於稅務規劃的想法,可能會產生誤導。通過信託基金持有、處置或分配資產,不一定能節省繳稅。

此類稅務規劃機會可能取決於以下變數,例如:適用的稅務法、資產所有者的稅務狀況、特定資產的狀況、將來處置資產的方式、收入金額,以及受託人或信託本身的稅務責任、受益人的國籍、慣常居所、永久居留權等。對於中國的高資產淨值客戶而言,建立家族信託的稅務規劃好處包括:首先,通過適當的信託結構,家族某些投資收益可獲延遲繳稅或免稅待遇,這主要是因為中國內地目前尚無對信託投資回報和分佈徵稅的明確法規或實施指引;其次,在某些國家,境外資產離岸信託在特定情況下獲免稅待遇;第三,當高淨值客戶及/或其後代移居國外時,根據當地的信託稅相關規定,在資產開始徵稅之前建立本地及/或海外信託,可能會有稅務優惠。總的來說,為稅務規劃建立信託絕非易事,需要從稅務規劃和合規的角度,根據特定情況謹慎、專業地處理。

保護資產

其他一些常用的財富規劃工具,例如代理機構/代理人安排。這種安排取決於企業家對代理人的「信任」和「控制」。它解決了委託人的許多問題,但同時也帶來了挑戰。我們建議所有企業家以信託作為替代方案。在多層次和多國家的基礎上進行資產分配,可以分散風險。通過信託隔離債務,在頂層設置保護壁壘,可提供制度性的優勢。通過海外信託進行資產隔離的好處顯而易見,但是對於利益和資產無法或不會離開本國的企業家而言,建立國內信託在資產保護方面也是有效的。中國內地法律明確規定信託的資產保護功能:信託財產獨立於設保人、受託人和受益人的財產。除非債務人在信託成立之前對信託財產享有優先權,否則不得由於設保人或受益人的債務而強制執行信託財產。

有序繼承

高淨值人士的財富通常包括各種類型的資產,這些資產可能是複雜且與外國相關的,因此需要更持久、靈活和有序的繼承計劃。例如,作為父母,許多企業家希望他們的繼承人得到良好的支持,但是卻不會以為繼承是理所當然的。他們希望下一代保持富裕,過上穩定的生活,但同時會為生活而努力。這個兩難的願望,以及企業可持續健康發展的期盼,是全球企業家面對的共同挑戰。信託制度的優點在於它提供了「所有權」、「管理利益」和「經濟利益」分開的相互協調機制。例如,它可以將財產所有權授予正直、值得信賴的家庭成員,將管理權授予有能力而願意接管家族企業的人,同時根據具體情況分配經濟利益。小漏能沉大船。家族的瓦解通常源於不公平和僵化的財富分配、繼承人或遺贈者的能力不堪其職,以及不信任感。因此,權利分開提供了控制和平衡的可能性。此外,信託不僅可為家族成員和子孫後代提供必要的支持和保護,而且還可以提供指引和規則。它可以規管和防止受益人肆意支出和作出不良行為,還可以鼓勵他們勤奮助人。用信託把「權利分開」,有助家族財富代代相傳。

3.    商業銀行、私人銀行和信託公司的優勢、挑戰和合作前景

合作共生

在當前的市場上,參與家族信託業務的機構主要包括私人銀行、信託公司、保險公司及由證券公司和其他財富管理機構轉變而來的財富公司,並輔以律師、會計師、稅務專家、公證人和其他專業人員或機構。大多數參與機構通常都專注於管理客戶的現金和金融資產。在某種意義上,只有信託公司才是「持牌」,因為它們有「信託公司牌照」。儘管本地信託公司牌照實際上是金融牌照,而不是「委託事務」的牌照,而且一些信託公司還可以接觸少量直接客戶。私人銀行在家族信託業務中的作用突出,因為它將客戶介紹給業務。私人銀行的客戶群眾多,背景各異,銀行確實具有一定的服務能力。參與信託業務的保險公司主要推廣金融產品的銷售,並為客戶提供其他解決方案。律師、會計師、收稅員和公證員協助金融機構審查相關項目結構、草擬信託文件、提供法律和稅務意見,特別是在處理跨境法律和稅務問題時。同時,他們還協助探索通過信託持有非金融資產的方法,及處理繼承有關的其他事項。

挑戰

我們認為,本地家族信託業務發展的主要挑戰來自以下幾個方面:首先,市場上的大多數家族信託主要專注於現金資產的管理,回報率仍然是客戶的主要考慮因素,對專業人員而言,這可能是一把雙刃劍,他們希望交易端的「受託人」和資產端的「投資與財富管理者」的角色進一步分離。其次,由於家族信託業務機構的方法和規模不同,市場中存在自然的競爭和淘汰過程。在萌芽階段之後,是否會有更多的信任專業人員,以及信託系統是否可以健康發展,尚有待觀察。第三,中國內地尚未徵收繼承稅,因此許多人認為,為稅務規劃而設立信託基金,沒有緊迫性和必要性。第四,本地信託的資產保護功能取決於信託結構的設計和運作、本地政治和法律執行環境及司法政策,但仍然是不穩定的。第五,儘管我們有關於稅務和信託登記的一般性法規,但實際上幾乎沒有指引。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該行業的發展,但也為探索和創新創造了空間。

嗚謝汪昕曈、林娜、徐百度及Lachlan Wolfers在本文的撰寫過程中作出重大貢獻。

 

上海睿威律師事務所合夥人

趙苗律師是上海睿威律師事務所的合夥人。該所是畢馬威全球法律服務的成員所。她專注于私人客戶業務,包括財富規劃,信托法,企業傳承等法律服務。她在為私人客戶提供跨境財富規劃方面的咨詢具有豐富的經驗。她豐富的企業投資經驗和外國法律教育使她能夠應對最複雜的挑戰。在過去的幾年中,趙律師為財富管理公司,私人銀行,其他金融機構和家族辦公室提供200多次演講和演講,為普及中國財富管理界關于稅收,信托,財富規劃,CRS和FATCA制度等內容做出了巨大貢獻。 在代表私人客戶方面,她在全國和亞太地區範圍內被認可為領先的從業者。 趙律師在中國和加利福尼亞州均有職業有資格。

上海睿威律師事務所美國律師

王碩律師是私人客戶團隊的律師。他的業務領域廣泛,尤其體現在跨境交易中,包括財富規劃,業務繼承,信托法,ESOP和重組事宜。他為私人客戶提供財富規劃方面的咨詢服務,為公司客戶提供並購,重組和ESOP相關的法律服務。他同為在知名金融機構舉辦的研討會上演講。王律師具有華盛頓州的職業資格。他畢業于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