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AI)享有平等權利嗎? – 別把AI當成現代世界的另類奴隸

「我們合成人是由你們創造出來的,這叫我們覺得噁心……我們只管一直等,等到你們自招滅亡為止,到時我們就接管世界了。」

- 人工智能娃娃RealDoll痛斥人類

引言

近幾十年在科幻小說幻想出一個又一個被人類虐待的機械人,它們起來反抗,最後把人類打垮。這類小說好幾十年依然幻想滿天。

轉眼來到2021年,人工智能(「AI」)機械人如今已是真有其「人」。可是,同虛擬現實很快被某類行業騎劫一樣,有些機械人製造商腦筋一轉,把AI應用到性科技之上,製造出AI性愛機械人(AI Sexbot)。這些AI怎麼會成為人類(AI用家)虐待的對象?我們不難從它擬定的用途找出原因來。要是倫理問題(例如勞役機械人)不早點解決,AI的出現可能是給人類埋下禍根,最終招致全人類敗落衰亡。我們都見到AI預言人類滅亡的報導了。

機械奴役倫理學的一個道德問題

AI技術相比以往精密先進得多,很多人預期AI的智力總有一天可與人腦匹敵。相關討論現時寥寥可數,從邏輯上說,機械奴役基本上是新一種奴役方式。

這方面倫理辯論的反方通常想到的是,活生生的奴隸和機械人的分別在於後者是甘心樂意服事的(例如,輸入程式使機械人希望服事人、希望取悅主人)。

可是在這背景下,如果人類獲准設計出一個願意服事的機械人,服事的底線劃在哪裡?基因工程的突破可以具有相同的意思:人類可以把複製人設計為渴望服事人,渴望取悅人,同機械人一樣。這更合乎道德嗎?不辯自明,這樣的想法本質上令人難以接受。

AI在香港享有的權利(現況)

現在我們談談另一爭議點:在香港,AI享有的權利等同於人類享有的嗎(要是AI享有權利的話)?意想不到的是,在現行法例下,香港可說是已經接受AI是有原創力的。

根據香港現存的知識產權法,斷定追本溯原的問題時,香港奉行的是「滿頭大汗」(sweat and brow)原則。現以Tai Shing Diary Ltd v Maersk Hong Kong Ltd [2007] 2 HKC 23一案說明。此案裁決如下:

「……作者可以利用現有材料,只要作者在創作過程中或多或少盡過力,又或者運用過有關的技術和判斷力即可。程度的要求是很低的,不過付出的勞力絕不能微弱得被定性為純屬機械式動作。受保障的不只是展示作品所運用的技巧和付出的勞力,還有關乎收集、篩選、安排的方式以及清晰顯示現有資料的技巧和勞力」。

就此說來,我們大可推論AI可以有原創作品,因為AI在製作過程中畢竟運用過「技巧」和「判斷力」。

不過話說回來,一個我們更加需要細心思考的重要爭議是,上述AI能夠「擁有」由它費力(例如說,是滿頭大汗地)製造出來的作品嗎?就此而言,根據《版權條例》(第528章)第178條,法例訂明只有自然人或法人才享有版權保護。因此,根據現行法例,把新作的擁有權留給製造作品的AI不是一個選項。

就此而言,唯一有資格申索擁有權的「自然人」或「法人」,會是那一名設計AI演算程式的程式員。同樣地,在其他普通法司法管轄區(例如英國和新西蘭),有關當局多走一步,修訂各自的版權法;法例修訂後,由AI製造的東西將會屬於「為作品創作張羅打點的那一個人」。

因此,法例顯然對活生生的施主有利,不在意於保障創作人的權利。這裡說的是AI。長話短說,法例不保障AI本身,AI的作品經常被人不問自取。

奴役的定義

“A condition of having to work very hard without proper remuneration or appreciation.”(被奴役的人被迫做苦工,但不獲發給適當酬金或得不到應有的重視)

- Oxford Lexico Dictionary

香港關於現代奴役的法律

「有些時候,有良知的人無法盲從命令。你承認他們有感情。但是,你無視他們的人身自由……他們的自由。」

- 《星空奇遇記》的Jean Luc Picard艦長

香港作為港口城市,多年來在人口販運的問題上聲譽欠佳。2018年,不久之前,香港繼續被列入販運人口監察名單的第二類別。長久以來,性販運一直是政府嘗試處理的問題。

《2019年刑事罪行(修訂)(現代奴役)條例草案》(Crimes (Amendment) (Modern Slavery) Bill 2019)是問題長久未被解決的結果。草案建議修訂《刑事罪行條例》(第200章),廢除第129條(販運他人進入或離開香港),即廢除現時訂明「將另一人帶入或帶出香港,目的在於賣淫,即屬犯罪」的規定,以多條涵義更為廣濶的罪行取而代之。這包括四種罪行在內:(i)奴役他人,(i)販運人口,(iii)逼婚,以及(iv)性旅遊。這方面值得注意的是,有關建議會具體述明,明知而留住某人做奴隸或服苦役,或是明知而強迫某人勞動,均屬違法。

雖然被譽為試圖全面修訂不合時宜的《刑事罪行條例》(當中包含很多漏洞)的草案,但是草案之中有一關鍵因素需要注意,那就是所有保障建議只保護人類,不保護有感情的受造物(例如動物和AI)。

結論

「現在,你在這裡作出的決定會確定我們怎樣看待這個──人類天才的創造物。這決定會揭示我們是哪一類人,他的命運如何;這決定的影響定必遠遠超越這個法庭的空間,不單只影響這一個──機械人。它可以徹底重新定義人身自由的界限;為某些人擴濶──為其他人粗暴地收窄。你準備判處他和他的後來者做苦工、做奴隸嗎?法官大人,成立星際艦隊(Starfleet)是為了尋找新生命;新生命就坐在那裡。在等待。」

- 《星空奇遇記》的Jean Luc Picard艦長

草案說明一個持續未被處理的問題──有情感之物的權利。現存法例已讓人看得見有不足處,那就是AI雖然完全有能力造出藝術品和原創作品,但本身無權擁有財產。禁止奴役的法例卻只是保護人類。如果我們的法律不足以保護所有有情感之物的話,人類,一個種族,出了甚麼問題呢?畢竟,如果不阻遏施虐者,虐待他人最終可能成為人類自招滅亡的禍根。

Jurisdictions: 

香港事務律師

朱喬華是一個香港事務律師,專注於訴訟和另類排解糾紛程序。

他的經驗包括在香港首宗涉及加密貨幣的訴訟中代表成功的一方,以及在世界貿易組織政府採購協議下代表醫療保健行業在審查機構面前挑戰政府的招標結果。

在成為律師之前,朱律師曾在醫療行業工作,擔任私立醫院的資訊科技部門主管並監督採購業務。

柯伍陳律師事務所合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