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樂賢周綽瑩司徒悅律師行

傳聞 — 可接納性 — 給陪審團的指示 海關關員截查一個運抵香港的包裹,發現裡面藏有1.07千克可卡因。包裹貼上一張寫有姓名、地址、電話號碼的紙張。一名海關關員照着號碼打電話,佯稱是送件公司職員,與一名女子(「L」)通話。L確認自己是紙上所寫的收件人。其後,該關員在庭上作供,稱L在電話談話中表示「……這個包裹其實是邱先生的……」,要求改由邱先生收包裹...
2017年10月4日
在HKSAR v Nguyen Anh Nga(終院刑事上訴2016年第17號,原高院上訴法庭刑事上訴2012年第424號),終審法院處理了原審法官必須就推論給予的指示,最後裁定,若從環境證據得出對立的推論,法官有必要就環境證據給予特別指示。 背景 案中上訴人被控販運3.142千克「冰」,在高等法院法官會同陪審團席前被裁定罪名成立,並被判監24年。案中證據是,上訴人在機場被關員截停,...
2017年9月15日
In HKSAR v Law Wing Fai (HCMA 476 of 2016) and HKSAR v Gilbert Henry Collins (HCMA 21 of 2017), the Court of Appeal answered the following question: whether a driver who drink-drives, and has a valid...
2017年8月25日
2017年1月26日,原訟法庭頒下香港特別行政區訴香港寬頻網絡有限公司案(HCMA 624/2015)的判決書,內容與《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第486章)(「《條例》」)第35G條有關。案件涉及一間電訊服務公司 (資料使用者)(「A」)致電其當時的客戶(「資料當事人」),向他提供延長服務優惠價。 資料當事人於2011年12月開始使用A的服務,合約期為兩年,於2013年12月屆滿...
2017年4月10日
承認 — 不確定的或含糊的陳述 上訴人2012年從吉隆坡抵達香港國際機場時被指示接受海關檢查。檢查在她面前進行期間,她的行李箱襯層被發現藏有白色粉末。當場進行的測試揭發白色粉末是海洛英,上訴人因此被拘捕和警誡。當被問及白色粉末是甚麼東西的時候,上訴人用廣東話口頭回應: 「我諗呢一啲係毒品啩」,英文翻譯為“I suppose this is dangerous...
2017年3月8日
貪污和賄賂罪行 — 「代理人」和「其他文件」在《防止賄賂條例》第9(3)條的涵義 — 公司被其僅有的董事欺騙 公司X擁有公司Y,公司Y擁有公司Z。兩名被告人是公司Y僅有的兩名董事。由陸先生的妻子控制的公司A以港幣1,500萬元收購了公司Z。兩名被告人簽署一份批准該交易的董事會會議紀錄,會議紀錄述明,公司Y兩名董事在公司A全無權益。經審訊裁定,陸先生是公司A的最終實益擁有人,因此,...
2017年2月8日
我們在2016年9月報道過,終審法院上訴委員會決定基於以下議題給予上訴許可: 「要是申請人要求由上訴法庭裁定他的申請,單一的上訴法庭法官,拒絕許可申請人向上訴法庭提出上訴的, 可以合法地以委員會成員的身分進行聆訊嗎?」 終審法院考慮了對《高等法院條例》(第4章)和《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221章)相關條文的正確解釋,就上述議題作出決定,2016年12月16日頒布判案書。...
2017年2月7日
Recent Court of Appeal Judgements allowing the appeals on three drug-trafficking convictions demonstrate the difficulties in addressing juries on how to deal with evidence put before them....
2016年12月8日
在香港特別行政區 訴 溫竣皓及另八人(HCMA 700/2013)一案中,第一被告人成立一間公司「協助受羈押人士的家人和朋友,加強他們彼此之間的溝通,使家人朋友可以知道受羈押人士的近況」,在荔枝角收押所的日子怎樣。這項服務包括應要求代受羈押囚犯的朋友探訪囚犯,並帶給他們日用品和食物。每次收取服務費。有人見到該公司的職員在荔枝角收押所外派發宣傳單張,...
2016年11月7日
審訊 — 陪審團 — 原審法官要求陪審團過夜後商議 — 法官不作出適當指示會否帶有風險,因為陪審團可能是要在他們不情願接受的壓力之下,作出法庭可以接納的裁決 — 定罪判決是否不穩妥 被告人被控三項罪名:管有電槍(罪名一)、販運危險藥物(罪名二)、管有危險藥物(罪名三),在法官和陪審團席前接受審訊。舉證花了大約三日時間。陪審團在法官總結案情之後,正午前後時間,退庭商議,考慮裁決。...
2016年9月20日
被區域法院法官裁定入屋犯法罪名成立之後,MD Emran Hossain(「Hossain」)被判入獄三年。他不滿定罪及判刑,根據 《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83Y(1)及(2)(a) 條申請上訴許可(「許可申請」)。單一名上訴法庭法官聆訊後駁回許可申請,並提醒Hossain:如果他重新提出申請,而上訴法庭斷定並沒有充分理由支持他重新提出申請的話,就有可能指示扣減等待上訴之際被扣押的時間。...
2016年9月19日
In May of this year, we reported on the consideration by the Court of Appeal of the practice in sentencing whereby an applicant is afforded a full one-third discount from the starting point for...
2016年9月7日
由終審法院審理的兩宗洗黑錢案的判決備受各方期待,2016年7月11日,終審法院就該兩宗判決頒發判決書(見FACC 5 & 6/2015、FACC 1/2015,案件合併聆訊)。終審法院的裁決解決了幾個問題,為香港法院卸下背負了一段日子的重擔,並對將來就洗黑錢案提出檢控及答辯的方式產生重大影響。麥樂賢周綽瑩司徒悅律師行借本文概述幾項對刑事律師而言屬重要的裁斷。...
2016年8月4日
HKSAR v Chan Huandai一案的裁決,突顯了陪審團制度在互聯網時代所面臨的一些問題。麥樂賢周綽瑩司徒悅律師行在本文就該案的裁決,以及當中所涉及的問題的可能解決方法作出了論述。 在HKSAR v Chan Huandai (CACC 114/2014)一案中,上訴人於高等法院原訟法庭被裁定販毒罪名成立。她就定罪提出上訴,上訴法庭其後命令將案件發回重審。在重審過程中...
2016年7月11日
根據現行的量刑做法,在審訊前認罪的被告人,幾乎所有都獲法官從量刑起點扣減三分之一刑期。上訴庭現在重新考慮這種做法。上訴庭聽取過兩宗在2016年4月合併聆訊的上訴案的論據(HKSAR v Ngo Van Nam(刑事上訴案2014年第418號)及HKSAR v Abdou Maikido Abdoulkarim(刑事上訴案2015年第327號))。爭議點出現在一宗早前的上訴案:在HKSAR v...
2016年5月6日
在HKSAR v Mak Chai Kwong & Tsang King Man案中,兩名上訴人被控串謀詐騙政府,以及(作為代理人)意圖欺騙他們的主事人而使用文件,區域法院法官分別根據普通法及《防止賄賂條例》第9(3)條裁定二人罪名成立。該等罪行源於兩名上訴人在1985年至1990年之間進行的物業交易,其時,他們都是路政署的工程師。兩名上訴人在這幾年期間各與妻子在北角擁有單位,...
2016年4月5日
Evidence of uncharged acts – prejudicial effect – specific directions required At his trial before a judge and jury in 2012, the Applicant was convicted of one count of conspiracy to traffic in...
2016年3月30日
長久以來,如果海外證人能夠並願意作證,但不能或者不願意前來香港提供那證據,法庭都得面對一些問題。雖然香港現時與很多海外管轄區協定了相互法律協助的安排,但由於現行安排規定有關人士與他們的海外法律團隊一起出席,有關程序有可能引致延誤、中止及加重各方開支。 實務指示9.9 實務指示9.9准許所有刑事案件中的訴訟方提出申請,...
2016年3月9日
On 7 December 2015, the Court of Appeal (“CA”) ordered a District Court Judge to convict Stephen Chan, the General Manager of TVB and his assistant Tseng Pei-kun, following protracted proceedings (...
2016年2月22日
  •  
訂閱 RSS - 麥樂賢周綽瑩司徒悅律師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