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樂賢周綽瑩司徒悅律師行

適可而止 案情 上訴人承認於2009年9月12日在其與死者同居的單位中,用刀狂砍死者約213下,導致死者斃命。控辯雙方對此並無爭議。上訴人否認謀殺,但承認是在被激怒的情況下誤殺死者。 就上訴人被激怒的辯方案情主要是,上訴人懷疑死者與另一男子有染,並曾(數次)在所居住的單位外的垃圾桶找到被使用過的避孕套。2009年9月11日下午,上訴人就一個在垃圾桶找到的被使用過的避孕套(…
2021年九月
訴訟歷程 趙女士(本上訴案的答辯人)被控違反《防止賄賂條例》第9(1)(a)條,以代理人身份接受利益。 在審訊中,裁判官裁定趙女士毋須答辯,因為就該條而言,她不是代理人。 在控方提出上訴時,高等法院暫委法官林嘉欣對「以案件呈述方式」提出的上訴維持了這一裁決。 控方繼而向上訴委員會申請許可,以重新編排的問題及以實質與嚴重不公為理由提出上訴,並認為需要就如何適當處理「代理人」的身份作出指引。…
2021年七月
引言 這宗最近的案件訂明了被告人應怎樣做才能為提早承認的較輕微罪行或替代性控罪爭取適當的減刑。 背景 上訴人因一項强姦罪被押交高等法院審判。審判原定為13天。在押交程序之前,上訴人的律師曾三次接觸控方,提出對强姦罪的替代性控罪的承認。控方拒絕了所有的要求。所有的通信都是雙方之間的,沒有正式的法庭記錄。在原定的審判第四天,法官獲告知有可能達成控辯交易,上訴人對修訂後的起訴書表示認罪,即對「…
2021年七月
案情 申請人和四名有利害關係人在2014年參加由民間人權陣線每年舉辦的7月1日大遊行。警方在2020年7月4日拘捕他們,理由是他們(a)違反適用於公眾遊行的規定和條件(第245章第15(4)條);及(b)阻撓一名在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第212章第36條)。 警方拘捕五人後隨即檢取他們的手提電話,聲稱是為了保留手提電話內可供呈堂的證據;五人(及∕或其他人)涉嫌共同犯罪,…
2021年七月
審訊時的傳譯(2)​ 2019年8月我們報導在HKSAR v Moala Alipate 2019 [HKCA] 537案(http://www.hk-lawyer.org/content/interpretation-trial),上訴法庭裁定上訴人上訴得直。此前,上訴人受審時獲安排傳譯服務,但傳譯員沒有經驗,庭上的說話只能夠傳譯20–30%給上訴人,提供的傳譯服務根本是失敗的,…
2021年七月
案情和訴訟歷程 2012年11月15日,上訴人由吉隆坡飛抵香港,在香港國際機場被檢查行李喼。海關關員拉開她的行李喼,在行李喼縫邊位內發現共重1.79公斤毒品混合劑,內含0.8公斤海洛英鹽酸鹽。上訴人被控販運危險藥物罪。 2014年2月上訴人在高等法院接受第一次審訊。經過6日審訊後,她被陪審團(以5:2)裁定罪名成立,被判入獄21年。她不服定罪向上訴法庭提出上訴,但在2015年2月被駁回。…
2021年七月
申請人在高等法院被裁定猥褻侵犯罪罪名成立,他不服定罪提出上訴,起初就上訴一事自行聘用一名大律師和一間律師事務所。大律師和律師事務所為申請人草擬上訴理由送交法庭存檔,理由之一是「大律師不稱職」。刑事上訴案司法常務官指示律師事務所在訂明時限之內,將放棄法律專業保密權通知書及大律師不稱職投訴的支持誓章,提交法庭存檔。律師事務所沒有遵從指示,司法常務官不只一次發出提醒,亦不只一次批准延長時限。…
2021年七月
串謀及對涉案危險藥物所屬種類的知悉 香港海關人員取用包裹進行監控遞送行動,拘捕了一名男子。上訴人是在附近被拘捕的。海關人員在上訴人身上檢取了一些與最先被捕那名男子和包裹有關的物品。上訴人被控一項串謀販運危險藥物(即可卡因)的控罪。上訴人否認控罪。原審時,上訴人堅稱他只是應另一串謀人的要求收 取包裹。他不知道包裹內藏有危險藥物。原審法官在引導陪審團時表明,…
2021年七月
在高等法院的保釋法律程序中,申請人(向裁判法院申請保釋被拒之後)提出以安裝多達三部閉路電視監察他在家中的一舉一動作為保釋條件。高等法院法官裁定,不宜安裝閉路電視監察獲准保釋的人的舉動,理由 如下: 這牽涉到申請人、他的朋友、家人及訪客的私隱; 在調派警方資源監察及∕或檢視閉路電視片段方面產生實際問題; 安裝閉路電視以防申請人一心潛逃,作用不大。 保釋申請被拒,原訟法庭法官指出,…
2021年七月
刑事證據 – 專家證供 - 可接納性 - 精神科專科醫生關於香港某幾種藥物吸食量的證供 – 證供是否相關及可靠 – 接納證供的潛在風險是否超過利益 在HKSAR v McCall, Howard Kenneth and another案(HCCC 446/2016,2017年10月27日),控方要求援引精神科專科醫生關於某幾種藥物吸食量的意見證供,但高等法院暫委法官布思義資深大律師裁定,…
2021年七月
刑事法及訴訟程序 – 性罪行 – 猥褻侵犯,違反第122條 – 被告人與他相信是17歲但其實是13歲的女孩進行猥褻行為 – 以真誠並合理地相信歲數作為免責辯護的理由 – 就不足16歲的兒童而言,罪行是否絕對法律責任罪行,因而不可使用免責辯護的理由 – 絕對法律責任是否達到第122條的目的所必要的 – 《刑事罪行條例》(第200章)第122條 引言及案件概要…
2021年七月
推翻認罪答辯∕含糊的認罪答辯∕酌情權 上訴人在駕駛一輛私家車時,車子右邊車頭車輪壓住了一名正由安全島橫過馬路的行人的左腳。上訴人承認一項不小心駕駛罪。上訴人在聆聽及同意案情撮要後,被原審裁判官裁定罪名成立。 上訴人在求情時承認自己是不小心,但爭辯指是因為該行人突然把腳伸出馬路,他才閃避不及,以及他的確已經即時停車。 原審裁判官在判刑前把案件押後,以索取社會服務令報告。…
2021年七月
危險藥物 – 販運 – 知道 經審訊後,申請人被裁定販運危險藥物,即572克可卡因,罪名成立。原審時的爭議點是,當申請人被截停及拘捕的時候,她是知道自己携帶著危險藥物的。申請人在警誡錄影會面表示,當時她懷疑自己有可能是携帶著危險藥物,但亦表示當時並不知道自己一直携帶著危險藥物;會面紀錄獲接納為呈堂證據。申請人在原審時作供稱,任何可導致入罪的供認都不是真的,全是「警員廣泛教導」(…
2021年七月
上訴理由 – 上訴程序 在Wiwik Lestari案,申請人的大律師提出10個上訴理由。法庭認為在理由1至9提出的論點全無理據可言,基於判決理由書所列各點,不認為有必要要求控方回答任何論點。申請人向法庭提交四箱案例典據支持上訴,但他的上訴缺乏充分理據。 上訴法庭提醒大律師,在刑事上訴中,他們有責任擬定可以妥為爭辯的上訴理由。大律師的職責可不是把想得出的都擬定為上訴理由,不管它們是否真實,…
2021年七月
「駕駛」和「使用」未獲發牌的車輛的涵義―《道路交通條例》 被告人被控「使用未獲發牌的車輛」,違反香港法例第374章《道路交通條例》(「《條例》」) 第52(1)(a)及52(10)(a)條,亦被控另一罪行。案情指出,有人看見被告人坐在車輛的司機座位,當時車頭燈及車內的閱讀燈均亮著;他在該車輛內不時彎身及向外觀看;他關上車頭燈之後下車,鎖上車門;以及走向該車輛的車尾。 被告人被裁定「…
2021年七月
刑事判處 – 危險藥物 – 先前定罪 – 極為不同的罪行在處罰程度及/或判刑類別方面存在重大區別 法庭基於D自行承認控罪,裁定他一項販運危險藥物(即22.72克海洛英)的罪名成立。審理該案的區域法院法官注意到,D過去曾有過10次被定罪的紀錄(包括在過去14年間曾經7次出庭)。他有其中兩次定罪,是因為管有危險藥物,被法庭判入戒毒治療中心。該區域法院法官看來並未發現任何可加重刑罰的因素,並指出他“…
2021年七月
承認 — 不確定的或含糊的陳述 上訴人2012年從吉隆坡抵達香港國際機場時被指示接受海關檢查。檢查在她面前進行期間,她的行李箱襯層被發現藏有白色粉末。當場進行的測試揭發白色粉末是海洛英,上訴人因此被拘捕和警誡。當被問及白色粉末是甚麼東西的時候,上訴人用廣東話口頭回應: 「我諗呢一啲係毒品啩」,英文翻譯為“I suppose this is dangerous drug”。案件在原訟法庭審理時…
2021年七月
傳聞 — 可接納性 — 給陪審團的指示 海關關員截查一個運抵香港的包裹,發現裡面藏有1.07千克可卡因。包裹貼上一張寫有姓名、地址、電話號碼的紙張。一名海關關員照着號碼打電話,佯稱是送件公司職員,與一名女子(「L」)通話。L確認自己是紙上所寫的收件人。其後,該關員在庭上作供,稱L在電話談話中表示「……這個包裹其實是邱先生的……」,要求改由邱先生收包裹。該關員之後收到被告人來電,…
2021年七月
審訊 — 陪審團 — 原審法官要求陪審團過夜後商議 — 法官不作出適當指示會否帶有風險,因為陪審團可能是要在他們不情願接受的壓力之下,作出法庭可以接納的裁決 — 定罪判決是否不穩妥 被告人被控三項罪名:管有電槍(罪名一)、販運危險藥物(罪名二)、管有危險藥物(罪名三),在法官和陪審團席前接受審訊。舉證花了大約三日時間。陪審團在法官總結案情之後,正午前後時間,退庭商議,考慮裁決。…
2021年七月
貪污和賄賂罪行 — 「代理人」和「其他文件」在《防止賄賂條例》第9(3)條的涵義 — 公司被其僅有的董事欺騙 公司X擁有公司Y,公司Y擁有公司Z。兩名被告人是公司Y僅有的兩名董事。由陸先生的妻子控制的公司A以港幣1,500萬元收購了公司Z。兩名被告人簽署一份批准該交易的董事會會議紀錄,會議紀錄述明,公司Y兩名董事在公司A全無權益。經審訊裁定,陸先生是公司A的最終實益擁有人,因此,…
2021年七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