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健康

這是一連兩篇文章的第一篇,討論精神健康法庭一宗特別複雜的案例。 當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需要別人為他作出決定,而其近親無法達成共識時,精神健康法庭的司法管轄權就會介入。精神健康法庭的首要考慮無疑是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MIP)的最佳利益。然而,確定MIP的最佳利益並非那麼簡單直接,尤其是當申索及證據與MIP在失去精神上行為能力之前表達的意願不符。 在C v B [2018] 2 HKLRD…
2021年九月
精神健康 — 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人 — 受託監管人的委任 — 決定是否為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人委任受託監管人時所用的驗證標準和處理方法 —《精神健康條例》(第136章)第II部 人權 — 私隱權 — 使用和處置私人財產的權利 — 符合適用於為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人委任受託監管人的驗證標準的相關權利 —《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第383章)—《基本法》第十四條 C根據《精神健康條例》(第136章)…
2021年七月
精神健康—強制羈留在醫院—提出訴訟,指稱被強制羈留因而蒙受人身傷害—根據第69(2)條提出展開訴訟程序的許可申請—沒有合理地可爭辯的理據證明醫院在羈留一事上不真誠地行事或行事時缺乏合理程度的謹慎—申請被駁回—《精神健康條例》(第136章)第69條、第69(2)條 侵權—疏忽—醫療失誤—斷錯症—以《精神健康條例》(第136章)第31條、第32條為背景,就斷錯症索償—伯勒姆驗證標準適用…
2021年七月
我們在2020年2月號討論了如何管理無精神行為能力人士的財產及事務,尤其是依照《精神健康條例》第II及第IV部之規定。在本文,我們將探討《精神健康條例》第III部所述的強制性入院及治療制度(即「強制性制度」),以及如何處理《精神健康條例》存在的問題,而以下改革《精神健康條例》的討論將只限於與這兩個問題有關的部分。 強制性制度 強制性制度是一種極端手段—…
2021年七月
鑒於香港人口老化,男性和女性的預期壽命均有所增加,因此,對在精神健康、長者和「行為能力」法律方面的執業律師需求與日俱增。 無精神行為能力人士經常是被欺負、虐待的對象。其中一些沒有家人陪伴,離群索居,另一些早已積累大量財富或即將從家人那裏繼承財產。 那麼,誰該管理這些無精神行為能力人士的資產呢?我們該如何保護和防止老年人的財富被濫用,尤其是當這些濫用是難以察覺及舉報? 《海峽時報》…
2021年七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