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產權

版權審裁處(「審裁處」)成立於1997年,最近頒布其歷來第一次 裁決。 原訴人(「Neway」)負責取得讓Neway集團可在電腦伺服器(「K-Server」)複製及存儲卡拉OK音樂視頻(「KMVs」)的版權特許;Neway集團是本地卡拉OK連鎖集團。答辯人(「HKKLA」)管理並根據K-Server特許計劃(「HKKLA計劃」)批出代表三大唱片公司(即Sony、華納、環球) 的這些特許。…
2021年七月
知識產權 — 商標 — 假冒 — 海外律師事務所香港辦事處所產生的商譽 — 商譽所有權 — 處理方法 — 非法轉移商標 — 侵犯商標 — 是否適宜作出簡易判決 北京大成(P2),中國一間大型律師事務所,業務包括向海外客戶提供法律服務。它是中國一些商標的註冊所有人,商標都寫上或包含「DACHENG」及∕或「大成」的字樣。第一被告人(D1)是第二原告人(P2)的香港辦事處,即大成律師事務所(…
2021年七月
知識產權 — 商標 — 侵權 — 假冒 — 慈善機構前獨立分支使用侵權標誌 — 相似之處有可能在公眾間(特別是捐款人和贊助人)混淆視聽 — 沒有抗辯理由 — 批出簡易判決 原告人是美國一間慈善機構,名為Operation Smile, Inc,其醫療義工為全球兒童進行外科整容手術。1991年,原告人在中國內地將醫療使命發揚光大。被告人是原告人的分支,1992年註冊成立為「Operation…
2021年七月
專利 — 撤銷專利的法律程序 — 申請修訂專利 — 法庭行使酌情權的方法 — 單是延遲並不對申請產生致命的後果 原告人在2013年10月就撤銷專利展開本案訴訟,理由是專利(「該專利」)不具有新穎性及創造性;該專利是在2009年3月批給被告人的。被告人提出兩項申請(「該等申請」),第一項(藉2014年7月取得的傳票)是申請修訂專利的權利要求;第二項(藉2014年8月取得的傳票)…
2021年七月
訟費 — 侵犯專利 — 無法成立的非正審申請 — 現今法庭處理訟費問題的方式 在知識產權訴訟程序中,原告人申請非正審強制令,而法官裁定原告人在提出該申請方面有嚴重延誤,且案中證據清楚顯示原告人未有蒙受無法彌補的損害。法官繼而作出以下暫准訟費令,即被告人的訟費由原告人支付,其金額須由法庭評定(如與訟雙方未能就金額達成協議),並發出大律師證明書(下稱「暫准令」)。原告人尋求把暫准令更改為 「…
2021年七月
專利 — 侵犯行為 — 共同侵權人 — 被告人是否根據共同意圖,推進他人犯侵權行為 — 無證據證明知悉侵權一事或有侵權意圖 第一被告人是某鐵路項目地盤的拆除樁柱工程的承判商。第一被告人聘用原告人為該工程的分判商。原告人聘用第二被告人提供工程用設備及設備操作員。該工程沒有按預算進度進行,第一被告人考慮終止與原告人的分判合約。原告人其後根據《專利條例》(第514章)第XV部提出註冊專利的申請,…
2021年七月
知識產權 — 商標 — 侵權 — 原告人的註冊商標及被告人的標誌含有英文字母「TWG」 — 判斷是否相似及產生混淆的可能 — 對被告人使用侵權標記進行背景分析 — 相似度高 — 侵權成立 原告人所屬的捷榮集團在香港經營多年,主要從事咖啡和茶類產品的批發。集團亦有開拓其他業務,其中包括咖啡店。2006年,第二原告人獲得兩個商標(下稱「原告商標」)的註冊,商標由「TWG」…
2021年七月
知識產權 - 專利 - 所有權-獲專利擁有人授予特許的特許持有人,不得就特許發出人的所有權及專利的有效性提出爭議 - 與「必要專利」有關的特許協議是否引致不容反悔 P是某些流動通訊技術標準必要專利權的據稱所有者,簽訂了一份專利特許協議(「該協議」),其中D獲授權使產品納入這些標準,以換取繳付專利權費。根據該協議(其中包括)「必要專利」是指在剩餘符合標準下,侵權或使用是無法合理避免的專利;「…
2021年七月
知識產權 — 專利 — 短期專利 — 專利的解釋 — 披露不足會否使其無效 — 判斷是否已充分披露的驗證 原告人為香港某項短期專利(下稱「該專利」)的註冊擁有人,該專利是一項「轉動機和楔塊」方法(下稱「該方法」),用於拆除地底樁柱。第一被告人把分判合約判給原告人,負責拆除某港鐵站(下稱「該地盤」)364支工字樁柱以進行中港高鐵工程。原告人再聘用第二被告人為次承判商,…
2021年七月
商標—被告人等作出關於國際信譽和誠實使用的論據是否確立 原告人等(下稱「第一及第二原告人」)為一家大型的本地知名咖啡和茶類生產商、供應商、分銷商和零售商,屬「Tsit Wing Group」(即「TWG」)的一部分。第二原告人是商標「TW」和「TWG」(下稱「原告商標」)的註冊所有人,大部分連鎖快餐店、茶館、酒店和咖啡廳,以及由第一原告人旗下一家附屬公司所經營的西式餐廳等,均有使用原告商標。…
2021年七月
侵犯權利─是否存在混淆的可能─是否對商標的特性和聲譽構成不公平的利用或造成損害 原告人就商標侵權和假冒兩者的法律責任尋求簡易判決,以及就混淆這點援引證據等。裁決─除其他事項外: 根據《商標條例》(第559章)第18(3)條就可能產生混淆的全球評估,原告人等和被告人等的商標均用於拍賣服務,這意味著在考慮使用被告人等的商標可能會出現混淆的效應時,並無東西可抵消該高度相似性。…
2021年七月
版權審裁處(下稱「審裁處」)於2019年12月23日就Neway Music Limited(下稱「Neway」)提交的關於Hong Kong Karaoke Licensing Alliance Limited(下稱「HKKLA」)為複製卡拉OK音樂視頻(下稱「KMVs」)所實施的特許計劃所收取的特許費是否合理一案作出裁決。 審裁處經過37天的聆訊後,認為HKKLA的卡拉OK伺服器特許計劃(…
2021年七月
新訂定並在2019年5月6日實施的《實務指示》第22.1條,設立了「知識產權特定類別審訊表」,其重點在於所有與知識產權案件有關的非正審申請及審訊,都會排期在主管知識產權審訊表的陸啟康法官或其他指定法官席前審理。 新審訊表的實施,是香港知識產權訴訟的可喜發展。長期以來,香港知識產權案件的審訊被嚴重拖延,而至少有一宗案件被拖延7年之久!在一些近期案件中,…
2021年七月
本文所討論的,是Mr. Justice Carr於近期(2016年11月18日)就Victoria Plum Ltd v Victorian Plumbing Ltd & Others [2016] EWHC 2911 (Ch) 一案所下達的判決。法庭在該案所審理的主要爭議點,關乎在涉及關鍵字廣告的訴訟中,辯方以「誠實的同時使用」作為辯護理由。 關鍵字廣告…
2021年七月
The Trade Marks Registry has recently accepted a movement mark for registration in Hong Kong. Subject to any opposition being filed, we will see Hong Kong’s first registration for a movement mark in…
2021年七月
Foreign companies with dominant market positions could be increasingly forced to license technology to competitors or face sanctions under China's latest draft antitrust policy guidelines, according…
2021年七月
隨著終審法院作出判決之後,Tsit Wing (Hong Kong) Co Ltd v TWG Tea Co Pte Ltd案高調地提交法庭裁決的爭議快要告終([2016] HKEC 228,終院民事上訴案2015年第15號 – 將載入案例彙編)。案件有很多判決(非正審判決、一審判決、上訴庭的判決)。下文概括終審法院的終極判決。 首先,終審法院的判決確定,就「假冒」這種侵權行為而言,…
2021年七月
Rebecca Sargent註冊外地律師及Maria Petzsch實習律師,Smyth & Co與PRC聯營 發生什麽事? 觀乎知識產權在香港的數量,以及香港作為中國通往世界各地的門戶地位,知識產權的業務卻沒有在香港引起太大關注,實在是有點出乎意料之外。 就在兩年之前,香港政府成立知識產權貿易工作小組(「工作小組」),著手處理這情況。工作小組由業界持份者、…
2021年七月
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關於修改〈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專利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若干規定〉的决定》於2015年2月1日施行。新決定修改2001年《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專利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若干規定》(「《2001年法釋》」),以遵循《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2008年修訂版(「《2008年專利法》」),並擴大計設專利糾紛的司法管轄區,以將產品被「許諾銷售」的地方包括在內。根據《2008年專利法…
2021年七月
田文鋒高級律師,柯伍陳律師事務所 已失效的《2011 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已被修訂,並向立法會提交了《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等待恢復二讀辯論。 損害性傳播罪行 根據《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下稱《2011年草案》),與及《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下稱《2014 年草案》),任何人如未獲授權向公眾傳播或分發版權作品達到「損害版權擁有人的程度」(下稱「…
2021年七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