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導論

發生甚麼事? 在政府當局(還有很多團體的)支持下,加上相關法案委員會的主席慣常地高效開會,《2021年法律執業者(修訂)條例草案》(「《條例草案》」)似乎是以接近破紀錄的速度提交立法會通過。 《條例草案》2021年7月9日刊憲,2021年7月14日提交立法會,2021年8月25日二讀、三讀後,無經修訂獲得通過。簡言之,一如《條例草案》的「摘要說明」所言,修訂《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
2021年九月
更新 讀者可能還記得,去年的「聖誕前夕」在香港的一些地方並不那麼平靜。香港律師會理事會在2020年12月23日決議介入一家律師行的做法後,迅速採取行動。這引發了一連串的事件,(到目前為止)最終導致了三個高等法院的書面決定/判決 - 最近的一個是在2021年7月7日頒下的,批准了關於前客戶提出的申索的初步分配,這些申索已經被介入機構接受。這三項決定/判決共同總結了導致介入和介入期間(到目前為止)…
2021年八月
專業 — 建築師 — 紀律研訊程序 — 研訊委員會 — 委員會沒有給予裁決理由 — 有關決定已獲覆核委員會確認 — 上訴法院可有權指示研訊委員會給予理由 由建築師註冊管理局(「註冊管理局」)設立的研訊委員會就19宗針對建築師X提出的投訴進行研訊。研訊委員會在2017年7月認定X有作出違紀行為,覆核委員會在2017年8月確認該項決定。研訊委員會的決定書沒有討論到已向其呈交的證據或提出的對立的論點…
2021年七月
公司法 – 清盤 – 呈請 – 公司給律師行用作清償費用但不獲兌現的支票 – 是否有關債務的真誠答辯 – 給予的支票是否費用的抵押品 – 律師行追討法律費用時是否受制於相關的法定制度 – 是否符合規定 –《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第64(2)條及第66(1)條 法律專業 – 律師 – 追討法律費用 – 給予律師以清償訟費責任的支票不獲兌現 – 只有在交付符合規定的帳單之後,…
2021年七月
律師會介入律師行業務 — 《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並無提供機制以供質疑介入行動是否有效 律師會理事會(下稱「理事會」)根據《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下稱「《條例》」)第26A(1)(c)條作出口頭決議,包括介入一名事務律師(下稱D)所開設的律師行(下稱「該律師行」)的業務,以及根據《條例》附表2把該律師行的當事人帳戶和辦公室帳戶歸屬理事會(下稱「介入行動」)。…
2021年七月
紀律程序 — 罰則 — 剔除姓名的懲罰並不只適用於涉及不誠實的個案 — 在涉及律師誠信和可信賴程度未能達到所需標準的適當個案中,亦可施加該懲罰 H與W曾經結婚,亦是一個「居者有其屋」物業的聯權共有人。他們委聘某間律師行的一名主管合夥人(下稱S)安排把該物業轉至H一人的名下。房屋委員會(下稱「房委會」)表示原則上同意該安排,但條件是有關轉讓契須經由房委會審批。H與W在轉讓契草擬本上簽署,…
2021年七月
法律專業 - 律師費單 - 根據第65至68條,第三方是否只能申請評定已由律師交付給須支付帳單一方的律師費單 - 《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第65至68條 F於1933年離世,留下八名兒子。根據一份家庭安排契約,每名兒子將成為F遺產中位於新界的農地的實益擁有人。當第三及第七名兒子去世後,政府收回被分配予他們的土地。透過被告人(即F的遺產管理人的代表律師),各方達成收地賠償協議。…
2021年七月
專業與專業人士 - 會計師 - 紀律程序 - 會計師對有關投標聲明的專業失當行為投訴作出承認 - 裁定會計師故意不誠實的裁斷是否錯誤 – 舉證標準是 Re H一案所訂立的「較大可能性」民事標準 - 從會計師名冊中除名三年的處分是否明顯過重 X是一間執業會計師事務所的獨資經營者及一間會計服務公司(下稱C)的獨資擁有人兼董事總經理。C向破產管理署署長提交一份申請獲委任為臨時清盤人的投標書。…
2021年七月
為特定案件認許海外大律師—只有在極罕見情況下,與訟方的身份或地位才可作為有利於海外大律師的認許申請的因素 被告人被裁定兩項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的罪行(下稱「第一及第四項控罪」)及兩項偽造帳目的罪行(下稱「第二及第三項控罪」)罪名成立。被告人為知名的香港大學醫學院外科系前系主任,同時亦身兼其他職銜。 被告人就定罪提出上訴,而控方亦就240小時社會服務判刑尋求覆核。一位專門從事刑法的知名海外御用大律師…
2021年七月
就公眾利益而言,認許非御用大律師的海外大律師難具充分理據 — 不應威脅到本地大律師的發展及維持 案中包括前香港政務司司長及香港最大地產商之一的兩名聯席主席在內的五名被告人,面對嚴重的貪污指控,委聘了三名頂級的英國御用大律師、眾多本地的資深大律師及大律師,以及多個律師團隊。其後刑事檢控專員(下稱「專員」)向法庭申請認許一名未擁御用大律師資格的英國大律師兼白領罪行專家X,以協助控方團隊。…
2021年七月
律師 ─ 專業彌償計劃 ─ 供款 ─ 前合夥人離開前執業業務後無須支付供款 被告人依據一份組織安排契據(下稱「契據」)於2005年3月退休離開一所律師事務所(下稱「律師行」),而原告人等為律師行的其餘合夥人。原告人等指被告人有責任承擔律師行就律師會的專業彌償計劃(下稱「計劃」)為2005/2006年度和2006/2007年度作出的供款,理由是有第三方向律師行提出申索,及契據第7條列明「於[…
2021年七月
大律師 — 有爭議的本地認許申請 申請人申請獲認許為本地大律師,並以大律師公會的執行委員會發出的具備認許資格證明書作為支持。大律師公會對申請人是否屬「適當作為大律師的人士」表示關注,並撤回有關證明書及通知法庭表示對有關申請提出爭議。最終申請人提出撤回動議許可的申請,並堅持法庭不作出任何關於訟費的命令。法庭藉此機會對具爭議的本地認許申請中的訟費原則予以考慮。裁決 – 准許撤回動議,…
2021年七月
大律師—為特定案件認許海外大律師—是否足具公眾利益及妥為執行司法公正的理由 原告人是一名海外御用大律師,亦是公司法和破產法的專家。他謀求認許為香港大律師,以代表一家正進行清盤的公司(下稱「該公司」)就取得向終審法院上訴的許可而向上訴法庭提出的申請中出庭。該公司辯稱,擬提出的上訴將涉及到對具有重大廣泛或關乎公眾的重要性的問題作出裁決。香港大律師公會以為時過早為理由反對原告人的申請,…
2021年七月
沒有在判決中明確處理的事宜—訴訟人和法律顧問負有相關責任,不遵守有關責任須受到訟費命令制裁 被告人在成功上訴後,尋求在正式命令中加入一段段落,內容是被告人獲判得直可獲總額30,497.50港元及利息。原告人不同意,認為該命令應嚴格按照判決的條款草擬。裁決 - 准許被告人的申請: 每當案中任何一方察覺到有事宜在法律程序的範圍內,但沒有在附有理由的判決中獲明確處理,…
2021年七月
法律專業─律師─評定事務費單─法庭具有不受約束的酌情決定權對命令施加中期付款等條款─《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律師就未能妥為提供意見而被指控疏忽 第一被告人是某酌情信託的財產授予人,而該信託通過數間英屬維爾京群島的公司持有上市公司嘉域集團有限公司(「嘉域集團」)的大多數股權。第一被告人提供了一份意願備忘錄,當中建議受託人在第一被告人在生時以信託形式為其絕對權益持有整個信託基金,…
2021年七月
法律專業─大律師─為─宗個別案件根據第27(4)條認許外地大律師─最終的測試為公眾利益 在一項高調的刑事訴訟中,前政務司司長以及香港最大的地產王國之一新鴻基地產發展有限公司的聯合主席,被控公職人員行為失當及貪污。控方和辯方以「不尋常的複雜性和難度」為理由,分別為認許三位頂級的倫敦御用大律師,即X、Y1及Y2,提出申請。裁決─准許有關申請: 認許外地大律師的最終測試或考慮是公眾利益。…
2021年七月
早前報導過(2021年2月份〈業界透視〉的「專案認許海外大律師的最新情況(2020-21年)」),在Re Simpson QC一案,原訟法庭和上訴法庭批准申請人的申請,申請人在香港獲專案認許為大律師,不過,法庭同時亦拒絕免除慣有的條件,申請人因而得與本地大律師一起出庭。在這一次在同類之中屬首次的申請,申請人的法律代表要求免除該條件,好使申請人在法律程序中(申請人為這法律程序而要求獲認許為大律師)…
2021年七月
內文簡介 在Re Claire一案(案件編號:12005-2019,日期:2020年3月25日),一名初級律師(答辯人)在回家途中把公事包遺留在列車上,公事包裏面放有保密的客戶文件。英國律師紀律審裁組(「審裁組」)就此案作出判決,裁定答辯人在遺失公事包後大約一星期之內,一直誤導僱主(一間律師事務所),不告知相關的情況。紀律聆訊為時四天左右,在理由完全充份的判決中,…
2021年七月
根據《財產繼承(供養遺屬及受養人)條例》(第481章)(《條例》)第3及4條,在死者遺囑並沒有為受養人提供給養或給養不足;或根據無遺囑繼承的規則他/她無權分享該遺產;或死者沒有訂立遺囑的情況下,受養人可向法院申請從死者遺產中提供「合理經濟給養」。 誰可申請? 《條例》第3條規定,下列人士可申請從死者遺產中提供經濟給養: 死者的妻子或丈夫; 死者在夫妾關係中的妾侍或男方; 死者的幼年子女…
2021年七月
內文簡介 Secretary for Justice v Wong [2021] HKCFI 162案確定,某次通訊要受到無損權利特權的保護,它必須是以通訊各方之間的「相關爭議」為背景,而且各方是真心嘗試解決其中一個或更多爭議點的。這是法庭樂意(在適當情況下)審視無損權利特權的要求,以確保它們給限制在容許界限之內的另一例子(見2020年2月份〈業界透視〉「了解『無損權利』的實質含義」)。…
2021年七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