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導論

摘要 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肆虐,給香港社會帶來挑戰之際,司法機構政務處進行諮詢,收集關於在法律程序中更廣泛使用遙距聆訊的意見。在此背景下,業界──特別是實習導師,他們的實習生被暫時調到海外律師行繼續接受訓練的──應該對近月的So v The Law Society of Hong Kong [2021] HKCFI 617案感到興趣。該案申請人申請獲認許為律師後,一直在倫敦工作;...
四月 2021
摘要 在Ng v The Council of the Law Society of Hong Kong [2021] HKCFI 379案,高等法院裁定《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附表2提供完整的法定機制,適用於法庭覆核答辯人介入律師行或律師的執業業務的決定(「介入業務的決定」)。法定體制准許法庭作出各種各樣其認為合適的命令,包括命令(實際上)對介入業務的決定作出推翻。此外,...
三月 2021
有關Solicitor v Solicitors Regulation Authority (SRA) [2020] EWHC 3231 (Admin)一案,上訴人是律師,他向等法院分庭(英格蘭及威爾斯)提出上訴,要求推翻律師紀律審裁組的判決,獲判上訴得直。此前,上訴人跟一名年青女同事及另外幾個人晚上在酒吧飲酒,之後與該女同事一起坐的士返家,但他後來上了她的家,在那裡與她有身體接觸(...
三月 2021
在撰寫本文時,香港大律師公會的 《海外大律師資格認許常委會年報2020》尚未在其網站上公布。 一旦公布,我們將很有興趣看看在2020年根據《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第27(4)條提出的專案認許海外大律師的申請有多少。 在2019年,共有17宗這類申請,遠低於往年的平均數。 專案認許申請通常涉及就某項訴訟的審訊(實質聆訊)出庭及提供意見的權利。 ...
二月 2021
背景 Stoffel & Co v Grondona [2020] UKSC 42案,一宗專業疏忽案,是自從英國最高法院在Patel v Mirza [2016] UKSC 42案作出里程碑判決以來,第一宗應用普通法基本原則處理「違法行為」抗辯理由的權威案例。 2016年以前,與違法行為有關的普通法已是相當明確,法庭應用在Tinsley v Milligan [1994] 1...
一月 2021
「在不損害本條例第IIA部及本附表的條文的原則下,理事會可就處置或毀滅任何憑藉本段或第8段在其管有下的文件向原訟法庭申請作出命令。」《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附表2(「權力」),第7條第11款 。 發展 在最近的Council of the Law Society of Hong Kong v Tang [2020] HKCFI 2992一案中,高等法院確認,根據《...
一月 2021
第一部分 – 即將生效的區域法院指引 如果你不久要到灣仔去,你可能是為著一個「意料之外」才到那兒。本文撰寫時,區域法院新的《民事案件和解會議指引》(「《指引》」)將在2021年1月生效。 背景資料 司法機構自2020年10中旬起在網頁公布,現有在案件管理過程引入「協助和解」概念的試驗計劃,將(由2021年1月起)延長兩年。《指引》便利概念正式落實。...
十二月 2020
第二部分 在第一部分,我們述明《區域法院民事案件和解會議指引》的背景,提到一些規定。本文撰寫時,有一些事項備受關注。 無損權利的往來通訊文件/商議 按照《指引》(第10(d)及14(a)段),訴訟各方交付法庭考慮的「案件和解會議文件冊」之中,應當包含之前的無損權利往來通訊文件的複本。這規定雖然(表面上)不一定違反為和解而作出的通訊不被接納為證據這個原則,...
十二月 2020
最近數宗普通法案件涉及的爭議,都與訴訟保密權的恰當範圍有關。在對訟式法律程序中(相對於,比方說,完全偵訊式調查),爭議當事人各方可以是商業訴訟方、提出私人訴訟的當事人,也可以是或這個或那個針對監管機構的。 普通法法律意見保密權的「主要目的」驗證標準具有決定性,而且「法律意見」涵義廣濶,但是(目前來說)這種保密權範圍似乎已有定論的同時,訴訟保密權被多番審視(也許)是不足為奇的。 傳統上...
十一月 2020
  「律師與當事人間保密權在外地律師及其當事人之間存在,程度與律師及其當事人之間所存在的保密權一樣。」(《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第39A(2)條)。 在最近的PJSC Tatneft v Bogolyubov & Ors [2020] EWHC 2437 (Comm)...
十月 2020
在Kim Min Ju v Law Society of Hong Kong [2020] HKCFI 2367一案中,高等法院首席法官根據《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第6(6A)條確認了答辯人的「拒絕豁免申請」裁決。簡而言之,任何律師除非已在香港受僱執行律師職務最少兩年,...
十月 2020
在Re Simpson QC [2019] HKCFI 2689一案中,高等法院根據《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第27(4)條,批准了一項申請,允許一名海外大律師為原告人提供法律意見,並在香港的重大法律程序審判中出庭,條件是他必須與一名本地大律師一起出庭。 然而,在香港首宗此類案件中,法院拒絕允許申請人在沒有本地大律師的情況下,...
九月 2020
「我是一名醫生,而不是⋯⋯」—Dr McCoy在《星空奇遇記》中其中一個著名的對白 「我是一名律師,而不是程式員/科技員/工程師⋯⋯」—數名香港律師曾經說道 引言 法律行業通常被認為是博學、有權威的。在一般情況下,法律專業人士通常在工作上都會強調他們是律師,僅負責提供法律意見/建議,因而認為學會科技知識和運用科技的技能並沒有那麽重要。 在這個科技世代,...
八月 2020
在Solicitors Regulation Authority (England & Wales) v A Solicitor(案件編號12046-2020)一案中,一名作為答辯人的事務律師因故意誤導對方的法律代表及一名調解員而被取消執業資格,原因是他聲稱曾委託一名大律師代表其當事人參與雙方之間的調解。...
七月 2020
在Jet2.com Ltd v Civil Aviation Authority [2020] EWCA Civ 35一案中,英國上訴法院認為,「主要目的」測試適用於法律意見保密特權的基楚理據(就像其適用於訴訟保密特權一樣)。香港的法律從業者應該會對此感興趣,因為自香港上訴法庭對Re Citic Pacific Ltd (No. 2) [2015] 4 HKLRD 20作出里程碑式的判決以來...
五月 2020
牛津大學出版社(參考—網上)「無損權利」這個用語,其含意是讓當事方在並無承認任何法律責任情況下,就申索和解進行商議。在此等商議過程中,所發出的函件和通訊若標明為無損權利,那麼在未獲當事方同意的情況下,不能在任何法庭訴訟中將其提出作為證據。 引言 作為一項實用定義,上述解釋的優點是簡單易明。由於法律執業者與當事人之間進行「無損權利」通訊的情況十分普遍,...
二月 2020
總體而言,在普通法系和大陸法系世界,2019年是法律專業保密特權相當不錯的一年。 英格蘭及威爾士 上訴法院似乎再次試圖為過去的錯誤(例如,Three Rivers District Council (no.5) [2003] Q.B.1556)進行彌補而强烈支持Addlesee & Ors...
一月 2020
英國上訴法院對 Curless v Shell International Ltd [2019] EWCA Civ 1710一案的判決,是推翻僱傭上訴審裁處的裁決,該裁決指被告的一名內部律師與借調的外部律師之間的一封機密電子郵件沒有特權,因為它是「罪惡例外」。這個結果將受許多人歡迎,...
十二月 2019
在Re Simpson QC[2019]HKCFI 2689中,高等法院拒絕接納一名英國御用大律師以專案形式認許的建議,理由是他會被委託與兩名本地合資格的訟辯律師一同出庭。 法院確實允許認許,但只有在大律師公會堅持的通常條件下(見其行為守則第12.2段)才可以,即申請人與當地大律師一起出庭。 無可爭議的是,該宗申請認許所涉及的有關訴訟既龐大又複雜,...
十二月 2019
基於「無損權益」通訊廣獲法律執業者與客戶使用,英國高等法院在Sternberg Reed Solicitors v Harrison案[2019] EWHC 2065 (Ch)的判決具有相當大的實際意義。法官頒發判決,裁定在法庭或審裁機構席前,被認定是隱含地無損權益的通訊依然有可能獲接納為證據,用以裁定訟費爭議。...
十月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