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導論

在Re Simpson QC [2019] HKCFI 2689一案中,高等法院根據《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第27(4)條,批准了一項申請,允許一名海外大律師為原告人提供法律意見,並在香港的重大法律程序審判中出庭,條件是他必須與一名本地大律師一起出庭。 然而,在香港首宗此類案件中,法院拒絕允許申請人在沒有本地大律師的情況下,...
九月 2020
「我是一名醫生,而不是⋯⋯」—Dr McCoy在《星空奇遇記》中其中一個著名的對白 「我是一名律師,而不是程式員/科技員/工程師⋯⋯」—數名香港律師曾經說道 引言 法律行業通常被認為是博學、有權威的。在一般情況下,法律專業人士通常在工作上都會強調他們是律師,僅負責提供法律意見/建議,因而認為學會科技知識和運用科技的技能並沒有那麽重要。 在這個科技世代,...
八月 2020
在Solicitors Regulation Authority (England & Wales) v A Solicitor(案件編號12046-2020)一案中,一名作為答辯人的事務律師因故意誤導對方的法律代表及一名調解員而被取消執業資格,原因是他聲稱曾委託一名大律師代表其當事人參與雙方之間的調解。...
七月 2020
在Jet2.com Ltd v Civil Aviation Authority [2020] EWCA Civ 35一案中,英國上訴法院認為,「主要目的」測試適用於法律意見保密特權的基楚理據(就像其適用於訴訟保密特權一樣)。香港的法律從業者應該會對此感興趣,因為自香港上訴法庭對Re Citic Pacific Ltd (No. 2) [2015] 4 HKLRD 20作出里程碑式的判決以來...
五月 2020
牛津大學出版社(參考—網上)「無損權利」這個用語,其含意是讓當事方在並無承認任何法律責任情況下,就申索和解進行商議。在此等商議過程中,所發出的函件和通訊若標明為無損權利,那麼在未獲當事方同意的情況下,不能在任何法庭訴訟中將其提出作為證據。 引言 作為一項實用定義,上述解釋的優點是簡單易明。由於法律執業者與當事人之間進行「無損權利」通訊的情況十分普遍,...
二月 2020
總體而言,在普通法系和大陸法系世界,2019年是法律專業保密特權相當不錯的一年。 英格蘭及威爾士 上訴法院似乎再次試圖為過去的錯誤(例如,Three Rivers District Council (no.5) [2003] Q.B.1556)進行彌補而强烈支持Addlesee & Ors...
一月 2020
英國上訴法院對 Curless v Shell International Ltd [2019] EWCA Civ 1710一案的判決,是推翻僱傭上訴審裁處的裁決,該裁決指被告的一名內部律師與借調的外部律師之間的一封機密電子郵件沒有特權,因為它是「罪惡例外」。這個結果將受許多人歡迎,...
十二月 2019
在Re Simpson QC[2019]HKCFI 2689中,高等法院拒絕接納一名英國御用大律師以專案形式認許的建議,理由是他會被委託與兩名本地合資格的訟辯律師一同出庭。 法院確實允許認許,但只有在大律師公會堅持的通常條件下(見其行為守則第12.2段)才可以,即申請人與當地大律師一起出庭。 無可爭議的是,該宗申請認許所涉及的有關訴訟既龐大又複雜,...
十二月 2019
基於「無損權益」通訊廣獲法律執業者與客戶使用,英國高等法院在Sternberg Reed Solicitors v Harrison案[2019] EWHC 2065 (Ch)的判決具有相當大的實際意義。法官頒發判決,裁定在法庭或審裁機構席前,被認定是隱含地無損權益的通訊依然有可能獲接納為證據,用以裁定訟費爭議。...
十月 2019
在過去一年左右的時間裏,一系列一審英國判决已經考慮將法律諮詢保密特權應用於與公司實體內的企業律師進行的往來通信。這些案件應用既定的法律原則,儘管與私人執業的律師和其當事人之間的通信相比,是應用於不同的,有時更複雜的情况。 在香港,法律諮詢保密特權延伸至與企業實體內企業律師之間的通信,前提是這些律師主要或唯一目的是提供或接受法律諮詢。在香港,這可能會成為一個越來越熱門的話題;在香港,...
九月 2019
律師會就香港外地律師制度修訂建議的諮詢結果,備受各界認同。簡言之,主要的修訂建議均不獲採納*。 諮詢於2018年第四季進行,獲本地和國際傳媒關注。傳統以來,香港歡迎多元國際法律人才,與香港作為主要區域資本市場和國際中心的地位相吻合。 儘管現在似乎(實際上)已撤回,主要建議如下。 《外地律師註冊規則》第12條 (禁止從事香港法律執業) 建議修訂第12(1)條,...
八月 2019
專業 — 建築師 — 紀律研訊程序 — 研訊委員會 — 委員會沒有給予裁決理由 — 有關決定已獲覆核委員會確認 — 上訴法院可有權指示研訊委員會給予理由 由建築師註冊管理局(「註冊管理局」)設立的研訊委員會就19宗針對建築師X提出的投訴進行研訊。研訊委員會在2017年7月認定X有作出違紀行為,覆核委員會在2017年8月確認該項決定。...
七月 2019
鑒於「不損及固有權益」通信對於律師及其當事人的重要性,因此英國高等法院在Briggs & Ors v Clay & Ors[2019]EWHC 102(CH)一案中的判決應引起業界相當大的興趣。作為「可被接納性」(以及其他)規則的基礎的一般原則,源自英國普通法,在香港不太可能有太大的不一樣。 本案審議了:如果一方當事人試圖在(涉及其他當事人的)...
六月 2019
現時有愈來愈多律師願意向有需要的市民提供公益法律服務,這確是一個可喜現象。目前有超過1,000名義務律師參與在當值律師服務下,由政府資助的免費法律諮詢計劃,於九間民政事務處向公眾人士提供免入息審查的初步法律諮詢服務,每年處理的個案超過6,000宗。香港律師會於2013年設立免費法律諮詢專線(電話號碼:8200 8002),由律師就人身傷害、婚姻法、刑事法、調解等事宜,向公眾提供免費法律諮詢,...
五月 2019
最近宣佈的增加法律援助預算,確定2019年/2020年的法律援助支出應增加約41%。預計增加的資金將用於支付預計增加的法律援助案件費用。 總體數字聽起來令人有點驚駭,但與以往一樣,這裏有一個背景需要考慮。 例如,當局的原意是每年檢討法律援助的財務資格限額,以顧及一般的價格變動,並每兩年檢討一次法律援助的財務資格限額,以顧及訴訟費用的增加。 在2017年左右,...
五月 2019
「很少事務律師能撰寫達水平的狀書(無論是申索陳述書或抗辯書)。他們容易把事情和問題弄得冗長複雜,令人難以消化。」這是孫國治法官在Chan Siu Wah v Wu Kwok On HCPI 1123/1997 一案中,就1997年的情況所作的評論。 在2019年的今天,此等情況依然未見改善。正如孫國治法官所說的: 「適當、合理、有效地撰寫狀書,既是一門技巧,也是一門藝術,...
五月 2019
鑑於法律專業、律師和本地大律師對「一國兩制」下普通法發展的重要性,根據《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第27(4)條的專案認許海外大律師申請,理應更受重視。 香港大律師公會公佈的《海外大律師資格認許常委會年報2018》顯示: 「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共有31宗專案認許海外大律師申請,而2017年的數字為23宗。」 2016年的申請宗數為32宗。...
四月 2019
在Poben Consultants Ltd v Clearwater Bay Golf & Country Club [2019] HKCA 107一案,上訴法庭考慮了確定通訊是否「不損及固有權益」的測試。鑑於各方不損害特權通信的頻率,判決值得注意。對於沒有充分考慮通信的實際內容而使用「不損害特權」標籤的人來說,這個判決值得參考。 爭議涉及被告鄉村俱樂部發出的某些認購權...
三月 2019
在工作場所中使用即時通訊的情況日趨普及,而律師事務所也不例外。一項近期的研究估計,有接近70%的僱員會透過智能手機處理公務,而使用在手機上安裝的即時通訊應用程式來處理公務的則佔當中的73%。 以即時通訊應用程式作為最常用的工作溝通工具(比使用智能手機發送電郵的僱員(66%)和用其進行語音通話的僱員(58%)為多[1])或許不會令人感到詫異,但較少人知道的是,...
三月 2019
以下為香港律師會會長在2019年法律年度開啓典禮的演辭摘錄: 「觸發2016年對外地律師的監管制度進行全面檢討,是律師會對有註冊外地律師從事香港法律執業,並在其官方網站作此宣傳,表示強烈關注。只有具能力、合資格及已獲認許人士,才能在香港從事香港法律執業,這才符合公眾利益。建議旨在釐清此原則,並在維持門戶開放政策的同時,培養一支強大的本地法律團隊。」...
二月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