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法

民事訴訟程序 — 押記令 — 解除 — 原告人和被告人共同擁有的物業 — 出售物業令 — 法庭無權命令一方在完成出售前,自費解除針對物業的押記令 — 第31號命令第1及2條規則沒有賦予司法管轄權作出這樣的命令 — 《高等法院規則》(第4A章,附屬法例)第31號命令第1、2條規則及第50號命令 土地法 — 共有權 — 出售令 — 押記令 — 法庭無權命令一方在完成出售前,自費解除針對物業的押記令…
2021年七月
土地法 — 土地業權∕出售 — 收款條款 — 是否證明付款的不可推翻的證據 — 賣方申索未支付的購買價 — 是否由於協議及轉讓契的付款條款而敗訴 — 條款是否產生對買方有利的「合約不容反悔」 — 第18(1)條是否適用於使賣方申索敗訴的情況 — 《物業轉易及財產條例》(第219章)第18(1)條 字眼及用語 — 「足以解除」 — 《物業轉易及財產條例》(第219章)第18(1)條 [《…
2021年七月
政府租契 — 條件 — 獲批地人有義務接手道路的維修及相關責任 — 按照對特別條件的恰當解釋,義務是否延伸至承托道路的人造斜坡 根據一份新批租約,X是一幅土地(「該地段」)的擁有人,政府批出該地段租約作興建私人鄉村俱樂部用途。進出X的鄉村俱樂部的路只有一條,這條路位於該地段範圍之外。這條路最初在新批租約簽立之前已經築成(「舊路」),在租約附圖用棕色條子顯示(「棕色地區」)。…
2021年七月
土地法 — 收回土地 — 補償 — 政府租契 — 限制用途為「住宅房屋」,禁止作店舖用途 — 政府默許∕放棄用途契諾 — 第12(b)條不阻止就默許用途作補償 — 《收回土地條例》(第124章)第12(b)條 用字和短語 — 「住宅房屋」 [《收回土地條例》(第124章)第12(b)條] 根據一份在1917年批出的政府租契(該租契),兩名申請人擁有某幢位於土地(該土地)…
2021年七月
土地法 - 強制售賣供重建 – 地段估價 - 「婚後」價值 – 有關地段的公開市場價值是否應包括相鄰地段的合併重建潛力 - 按照附表2第2條要求的底價只顧及地段「本身」的重建潛力 - 《土地(為重新發展而強制售賣)條例》(第545章)附表2第2條 用字和短語 — 「本身」 — 《土地(為重新發展而強制售賣)條例》(第545章)附表2第2條 X是土地(「有關地段」)的主要擁有人,申請根據《土地…
2021年七月
業權∕出售土地 — 轉讓契 — 申請下令簽訂確認性轉讓契以糾正錯誤 — 被告人公司於法律程序展開前早已解散 — 被告人不存在,故法律程序並非妥為構成 — 原告人不能倚賴第25A條要求法庭提名某人替被告人簽訂確認性轉讓契 — 《高等法院條例》(第4章)第25A條 本案被告人是一家已解散的香港公司。被告人解散約三年半後,原告人發出原訴傳票,要求法庭下令被告人簽訂確認性轉讓契,…
2021年七月
共有權 — 分劃財產 — 根據第6條申請出售土地的命令 — 證明造成了「極大艱苦」 某女士(「該女士」)被判定破產。她與父親(「該父親」)以聯權共有人形式持有一個單位物業(「該物業」)。破產案受託人依據《破產條例》(第6章)第60條及《分劃條例》(第352章)第6條,申請出售該物業的命令。該物業在二手市場的估值價為290萬港元,售賣淨得益的一半足夠支付該女士合共大約894,…
2021年七月
合作投資物業以求在買賣成交前轉售 — 協議可有隱含條款是關於在買賣成交前仍未轉售的情況下退還由一方分擔的款項 原告人和被告人在2010年3月12日或前後日子口頭協定(「第一份協議」)各出資一半合購一個單位(「該物業」),目的是在買賣成交前轉售該物業。她們亦協定平均分擔2012年11月買賣成交日期前須就該物業支付的訂金及部分繳款(「成交前繳款」),該物業會以被告人名義購買,…
2021年七月
共有權 — 分劃 — 放債人與身為物業財產分權共有人的借款人訂立借貸協議 — 借款人在物業財產中的一半權益被用作還款保證 — 隨著借款人拖欠還款,放債人成為第3(1)條所指的「對該財產有權益的人」 — 出售物業財產是否較分劃帶來更大裨益 本案兩名被告人(以下分別稱為D1及D2)是一個實用面積為367平方呎的單位的分權共有人,二人所佔份數相等。原告人是持牌放債人,向D1貸款450,000港元,…
2021年七月
建築物管理 — 更改用途 — 把建築物的用途更改至大大有別於佔用許可證所指明的用途 — 該更改並無違反公契下關於禁止把處所作非法用途的條款 — 《建築物條例》(第123章)第25條 原告人是某幅土地其中三段的擁有人兼發展商。原告人在該三個地段上各建一幢大廈,該三幢大廈每層以公用走廊相連、共用同一部升降機,實際上無異於單一幢大廈(下稱「該大廈」)。…
2021年七月
政府租契 — 對“appertain”的詮釋 — 地段以外的斜坡如果對地段內建築物的結構是不可或缺的及∕或對地段上的樓宇及構築物的存留是必要的,便與地段有關,也就是“…appertain unto the same” X是兩地段土地(「該兩地段」)的擁有人,該兩地段受到政府租契規限。政府租契被當作已包含第6條條款,該條款規定X,除了別的以外,必須修理屬於(“belong or…
2021年七月
法律構定信託 — 基於共同意願的法律構定信託 — 是否證實存在 M及F是S的父母。1997年5月,M及F買入一個「居者有其屋」單位(下稱「涉案物業」),為此,他們須交還一個公屋單位,他們與家人已在該公屋單位居住12年。他們安排以的名義購買涉案物業,此舉純粹是為了得享律師費優惠。涉案物業的按揭還款,悉數由S支付。1998年5月,S提出破產呈請,述明他是為F的權益而以受託人身份持有涉案物業。…
2021年七月
就遵守規劃許可條件而作出的決定,不屬第16條所指的城規會決定 — 不得根據第17條予以覆核 本案各名上訴人(下稱Xs)就一項發展計劃建議向城市規劃委員會(下稱「城規會」)申請規劃許可。城市規劃上訴委員會(下稱「上委會」)最終批予許可,但受制於若干條件。Xs按照該等條件提交計劃書和報告書,但城規會認為其內容大幅偏離核准計劃,並要求Xs重新提交規劃申請(下稱「涉案決定」)。Xs根據《城市規劃條例…
2021年七月
共同擁有 — 分權共有人 — 一名分權共有人有權在不加入其他分權共有人為訴訟方下提起收回管有物業的法律程序 涉案土地由四名分權共有人共同擁有,他們以業主身份把該幅土地出租予答辯人。該租契期滿後,答辯人未有行使續租權。其中一名分權共有人(下稱X)遂入稟土地審裁處,要求答辯人交出涉案土地的空置管有權和支付中間收益。X獲判勝訴。答辯人不服,提出上訴,辯稱單獨行事的X缺乏起訴地位。 裁決 —…
2021年七月
註冊 — 待決案件 — 提出反申索,要求法庭頒令強制原告人拆除處所內的違例建築工程 — 不可註冊為待決案件 原告人是某建築物中一個單位的業主,被告人則是業主立案法團。原告人針對被告人提出申索,要求各種濟助。被告人提出抗辯及反申索(「反申索」),指稱原告人或眾前業主違反公契,擅自在該單位搭建僭建物(「違例建築工程」)。被告人反申索要求的,包括要求法庭頒令強制原告人拆除違例建築工程,…
2021年七月
與訟方 — 姓名保密 — 指披露姓名將令與訟方感到尷尬、蒙受不便或受到精神困擾,並不足以支持法庭頒予姓名保密令,即使與訟方健康狀況受影響,情況亦然 在土地審裁處席前進行的法律程序中,與訟其中一方(下稱T)向審裁處申請姓名保密令,聲稱自己患有長期抑鬱症,又指公布判決必會令自己的身份公諸於世,對自身健康狀況造成影響。 裁決 — 駁回申請﹕ 指披露姓名將令與訟方感到尷尬、蒙受不便或受到精神困擾,…
2021年七月
丁屋政策 — 地政總署署長的決定可會接受司法覆核 Hung Hing v Director of Lands [2015] HKEC 1945 上訴法庭 民事上訴案件2015年第118號 高等法院首席法官張舉能 上訴法庭法官張澤祐 上訴法庭法官關淑馨 2015年9月17日 眾申請人是新界多塊土地(「該等土地」)的註冊擁有人,他們根據丁屋政策向分區地政處(「地政處」)…
2021年七月
就收回土地支付賠償 — 是否受制於中國習慣法 — 《新界條例》(第97章)第2、13(1)條 原告人是一名死者(下稱F)的兒子,而F的遺產包括兩幅位於新界的地段。政府收回該兩幅土地,並就之而支付賠償(下稱「收地賠償」)。由於原告人在繼承F的遺產時尚未成年,他的母親(即被告人)獲委任為他的受託人。原告人與被告人就F的遺產進行法律程序。被告人聲稱,收地賠償受制於相關中國法律及習慣,…
2021年七月
收回土地 — 土地審裁處不具有司法管轄權處理特惠金申請 — 《收回土地條例》(第124章)第10(2)(c)條 Chan Kam Chuen v Secretary for Transport [2015] 2 HKLRD 770 上訴法庭 上訴法庭民事上訴案2001年第321號 上訴法庭法官張澤祐及朱芬齡, 原訟法庭法官潘兆初 2015年3月30日…
2021年七月
土地法 — 業權∕出售土地 — 業權查詢 — 考慮到買賣協議的明訂條款,買方是否不得就違例改動和加建物及非法構築物而提出業權查詢 — 相關條款的詮釋 根據一份日期為2011年6月17日的買賣協議(下稱「涉案協議」),P同意向V購買某項商用物業。涉案協議第30條訂明:該物業按「現狀」出售;P已視察該物業並明瞭其現況;…
2021年七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