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法

公司法—債務償還安排—法庭批准—在償債安排文件分發後但償債安排會議舉行前,修改償債安排及償債安排文件,另亦在償債安排會議上作出了修改—開會前債權人是否已獲充份解釋被修改的部份,又或者,如果是在會上修改,被修改的部份是否那麼的不重要,以至債權人能夠就是否支持償債安排作出知情決定 香港上市公司C提出呈請,要求法庭下令批准C與其某些債權人之間涉及直接以債換股的債務償還安排(「償債安排」)。...
一月 2020
公司法—自動清盤—應否轉為強制清盤—假如過半數債權人偏好自動清盤,呈請人就得證明有確切的理由 C是一間無力償債的公司,正進行債權人自動清盤(「債權人自動清盤」)。某債權人(該債權人)提出呈請,要求法庭以強制清盤方式將C清盤結束(「強制清盤」),法庭幾度押後呈請聆訊。該債權人提出的呈請,實際上是要求將債權人自動清盤轉為強制清盤及委任新的清盤人。 裁決—擱置呈請: 1)...
十月 2019
公司法 — 清盤 —《公司條例》第221條[已廢除]的出示令 —《公司(清盤及雜項條文)條例》(第32章)第286B條 — 以商號名義起訴合夥人的蔑視法庭法律程序 — 對於因為第221條的命令所產生的蔑視法庭罪而針對合夥人提起的訴訟,《高等法院規則》(第4A章,附屬法例)第81號令第1條規則是否適用 — 是否只要在命令列出商號名稱,不用列出合夥人姓名,就對所有合夥人具有約束力 —...
四月 2019
公司法 — 董事 — 查閱文件的權利 — 由必然被罷免的董事提出的申請 — 申請是否為了不當目的而提出 — 從董事必然被罷免推斷查閱文件的目的 六間公司(第一至第六被告人)各自有四名董事,四名董事是P、K、M和T。原告人亦是第一被告人的投資總監。K是另一間公司(「CMK」)的唯一擁有人,CMK擁有第一被告人44%股份,第一被告人全資擁有第二至第六被告人。2018年10月23日,...
三月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