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險

仲裁 – 法律程序 – 展開仲裁的權限 – 為要根據貨運保單索償,保險人和受保人訂立和解協議 – 保險人針對承運人展開仲裁,聲稱受保人是共同申索人 – 代位保險人不具權限以受保人名義展開仲裁 – 衡平法上由受保人轉讓訴因給保險人的轉讓 – 根據保險人和受保人的協議,仲裁程序必須由受保人加入成為其中一方 – 得到受保人授權以其名義展開的仲裁 保險 – 轉讓權益的權利 – 仲裁 –…
2021年七月
令狀—有效期—民事司法制度改革後,法院不應更輕易批准延期申請 原告人為一間英屬維爾京群島公司兼某船隻的登記船主,該船的兩份保單由四名被告人(即第一至第四被告人)承保。2012年5月18日,原告人就其提出的一項保險索賠發出令狀,但隨後將令狀撤回。該保險索賠是關於該船隻引擎於2006年7月所遭受的損毀。一年後,原告人在香港向第一、第二及第四被告人送達經修訂令狀,並根據《高等法院規則》(第4A章,…
2021年七月
海上保險–貨運保單–若只是基於網上可取得相關資料,並不構成推定知悉 受保人透過一名經紀成功就付運木材獲保險公司承保。運載木材的船隻其後沉沒,貨物盡失。受保人入稟向保險公司追討投保額,並交替控告經紀疏忽及違約。保險公司拒絕支付投保額,指有關保單已取消,理由是受保公司違反「保證載重噸不少於10,000」的條款(下稱「該保證」)。另外,保險公司亦指受保人沒有披露船隻的載重噸。…
2021年七月
汽車保險 - 第三者責任保險 – 涉案引擎與向運輸署登記和建議書及保單所指的引擎不同 原告人為一家保險公司,其根據一份由被告人提供引擎號碼及汽缸容量的建議書,向被告人發出一份承保一輛二手汽車(下稱「該汽車」)的第三者保險單。被告人涉及一宗致命交通意外。 政府的檢驗人員發現,被告人汽車內的引擎並不是車輛登記文件所載的登記引擎。被告人在一宗人身傷害訴訟中被起訴,原告人於是提出訴訟尋求拒絕履行責任。…
2021年七月
通過《2020年保險業(修訂)(第2號)條例草案》(《修訂條例》)修訂了《保險業條例》,保險業監管局(「保監局」)能對保險集團在香港成立的控權公司行使直接監管權力,對保險集團進行監管和監督。香港新的集團監管框架將於2021年 3月 29日生效。 「保監局」的現有權力和職能只局限於規管獲授權保險人,無法有效地進行集團監管。為使「保監局」能有效及直接地作出集團監管,「保監局」…
2021年七月
由2019年9月起,保險業監管局將取代三個自律規管機構,負責規管香港的保險中介人。保險中介人分為兩大類:保險經紀和保險代理人。 簡而言之,保險代理人可代表有數量限制的保險公司(參見《保險業(獲授權保險人的最高數目)規則》。保險經紀是保單持有人的代理人,可以代表保單持有人與任何數量的獲授權的保險公司交涉。 《2015年保險公司(修訂)條例》修訂《保險業條例》(第41章)的主要目的之一,…
2021年七月
香港的新保險中介人機制預期將於2019年中實施。在籌劃過程中,香港保險業監管局(「保監局」)就「《保險業條例》(第41章)有關向受規管人士行使施加罰款權力的指引草擬本」(「指引草擬本」)進行諮詢。 根據新制定的《保險條例》第81條,對於受規管人士的不當行為或未能符合適當 性等情況,保監局有權對其作出紀律處分。罰款金額為不超過1,000萬港元或獲取的利潤或避免的損失的數額三倍。…
2021年七月
「這一天已經到來:深藏於花蕾之內的風險,更甚於肆情綻放的風險。」— Anais Nin * 本文的內容取材自一個於2017年7月12日在香港舉行的公開講座。該講座由CMS德和信律師事務所香港與香港國際仲裁中心聯合主辦,並由「多邊投資擔保機構」的南亞及東南亞業務主管Timothy Histed主講。 起源:Hochtief在阿根廷的抗爭 1991年,…
2021年七月
香港的保險業監管制度正開始發生變化。從2017年6月26日開始,新成立的「保險業監管局」取代了保險業監理處的職能,成為新的保險業監管機構。這一發展,標示自從香港於2010年發表第一份保險業諮詢文件,指出香港的保險業監管制度須予現代化之後,今天終於進入開花結果的時候。 在這項條例的制定過程中,原有的《保險公司條例》進行了21世紀的大革新,化身成為《保險業條例》,再加上新成立並獲得賦予監管權力的「…
2021年七月
In HKSAR v Law Wing Fai (HCMA 476 of 2016) and HKSAR v Gilbert Henry Collins (HCMA 21 of 2017), the Court of Appeal answered the following question: whether a driver who drink-drives, and has a valid…
2021年七月
With the effective date of the Insurance Companies (Amendment) Ordinance fast approaching, at which time the Independent Insurance Authority (“IIA”) will take over the work of the Office of the…
2021年七月
香港保險業監理處於2016年10月7日發出了經修訂的《獲授權保險公司的公司管治指引》(指引十)(下稱 《指引十的修訂版本》)。《指引十的修訂版本》取代於2003年9月1日起生效的《獲授權保險公司的公司管治指引(指引十)》(下稱《指引十的現行版本》)。該指引論述保險業監理處所預期的,獲授權在香港及自香港經營保險業務的保險公司 (下稱「保險公司」)所應具備的最低公司管治標準,包括董事會的組成、…
2021年七月
終審法院最近在Gill Gurbux Singh v Dah Sing Insurance Services Ltd [2016] HKEC 752的判決中確定,根據保險業守則及指引的強制性規定,保險代理人對其業務代表負有謹慎責任;這個判決挺有意思。 現時規管保險代理人及業務代表的是 《保險代理管理守則》(「《守則》」)。《守則》是由香港保險業聯會(「保聯」)發出,由保險代理登記委員會(「…
2021年七月
Hong Kong will soon transfer responsibility for supervision of insurance to a new, strengthened independent regulator with recruitment for staff and the search for office premises already underway,…
2021年七月
英國《2015年保險 法》及其對香港保 險市場的影響 英國《2015年保險法》(以下簡稱《英國法令》)將於2016年8月生效,展示著一個多世紀以來英國保險法的最根本變化。香港保險公司所承保的許多保險及再保險合約,由於經常涵蓋國際性風險(並受英國法律所明確規管),因此處理保險法實務的香港律師對《英國法令》若能有切實的了解,這將會為他們帶來莫大的裨益。 對風險作出公允陳述的新責任…
2021年七月
To get an overview of the most significant insurance law-related developments in 2015 and a prediction of how the landscape may shift in 2016, Hong Kong Lawyer reached out to Patrick Perry, an…
2021年七月
《保險公司(修訂)條例》(下稱《修訂條例》)的第一部分,已於2015年12月7日生效。它被稱為「保險業在過去30 年間的最重要規管改革」1,並標誌著一個重要新里程的到來。 《修訂條例》給香港保險業的現行規管架構帶來了重大變動,並使它可以與其他領先的國際金融服務中心接軌。《修訂條例》的主要政策目標是: 確保保險業的規管架構能與時並進,以促進保險業的穩健發展,並為保單持有人提供更佳保障﹔及…
2021年七月
Steven Wise合夥人,Smyth & Co與RPC聯營 讀者都必定體會到,保險業是建立香港經濟及金融地位的重要組成部分。在香港 (或者亞洲其他地區)經經紀達成的保險交易,有很多屬獨特及∕或重大風險類別的保險是由倫敦保險市場的公司承保或再保險的,意思是,受保風險通常由受制於英國法律的保單承保。 正如我們在2015年9月的中轉折提到(Insurance for your…
2021年七月
Steven Wise, Partner, Smyth & Co in association with RPC As members rush to be considered for "test drives" of latest car models (Law Society Circular 15-696(MS) dated 31 August 2015 – "Car…
2021年七月
自英國最高法院於近期就Zurich Insurance PLC UK Branch v International Energy Group Limited [2015] UKSC 33 (IEG)作出了判決後,有關石棉的訴訟是否終於塵埃落定呢?也許不會。IEG一案為間皮瘤案件及保險法的發展所帶來的,是混亂多於確定。有關受害者、受保人及保險公司之間的利益,是否真的能達至公平、公義及公正的原則,…
2021年七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