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

公司法-法定衍生訴訟- 就展開訴訟的意圖給予公司書面通知-只聲稱違反受信責任,但未能提出理由,根據第733(4)條的規定屬於不充分- 根據第733(5)條規定,批予免除送達書面通知的許可-《公司條例》(第622章)第733(4)條、第733(5)條 《公司條例》(第622章)第733(3)條規定,公司成員若有意圖根據第732條提出展開法定衍生訴訟的許可申請,須給予公司14天書面通知,及說明「…
2021年七月
公司法-清盤-分發資產-公司擁有內地資產-根據內地法規,內地資產只可用人民幣分發,並只可分發給持有內地銀行帳戶的債權人- 清盤人是否不能分發內地資產-建議的資產分發方法是否違反同時及同等原則 公司法-清盤-分發資產-同時及同等原則並非不具靈活性-建議符合同時及同等原則-不遵循同時及同等原則的適當情況 衝突法-跨境破產-分發資產-同時及同等原則並非不具靈活性 C是一間正在進行清盤的公司,…
2021年七月
公司法 - 清盤人 - 委任的單方面書面申請 - 未有披露三名建議清盤人之一被裁定藐視法庭 - 是否委任新的清盤從業員 公司法 - 強制清盤 – 規管令 – 召開第一次債權人會議的命令 法院拒絕處理T、H和K擔任公司C的臨時清盤人的單方面申請,因為申請內沒有提到T在HCMP 450/2016一宗被裁定藐視法庭。上訴法庭隨後部分推翻該裁決後,在提出書面申請後T被判罰款30萬元。…
2021年七月
強制清盤 — 呈請 — 申請修改呈請,用提出呈請後的債項替代原有債項 — 如此做的司法管轄權 — 測試比不上適用於原告人申請修訂令狀許可的測試嚴謹 原告人基於未獲履行但其後被撤銷的訟費令,針對一間公司(「該公司」)展開清盤程序。原告人申請許可再修改呈請,以數筆由判決和命令產生並在呈請日期後累計的未清償債項(「其後債項」)替代原有債項。法官列舉債權人呈請和藉令狀開展的訴訟的相異之處,…
2021年七月
清盤 — 外國公司 — 在普通法中,香港法院獲賦權承認和協助外地清盤人 呈請人要求將一間在香港聯交所上市的開曼群島公司(「該公司」)清盤,理由是該公司無力償債。呈請人亦申請提早聆訊其有關在香港委任臨時清盤人的申請(「該項申請」)。該公司在2015年10月2日的聆訊中,被發現已在開曼群島要求將自己清盤,並且委任臨時清盤人的申請會在2015年10月8日進行聆訊。法官裁定,…
2021年七月
Reduction of capital – confirmation by court – “share capital” under ss. 226, 229 was amount of share capital carried in company’s balance sheet at time of reduction – audited financial statements in…
2021年七月
清盤 — 根據第221條非公開訊問公司的高級人員 — 是否有司法管轄權下令進行關乎公司附屬公司的訊問 — 下令進行關乎公司附屬公司的訊問是否合理 原訟庭法官委出兩名臨時清盤人(「臨時清盤人」)為上市公司C進行清盤;臨時清盤人獲賦權接管C的所有附屬公司(「集團」),包括位於中國內地,為C從事廢舊金屬回收業務的附屬公司(「內地附屬公司」)。X是C的創辦人、主席、行政總監和大股東。完成調查後,…
2021年七月
強行干預訴訟及分享訴訟成果 — 訂立為訴訟提供資金的協議及轉讓訴因 — 是否構成分享訴訟成果 本案兩名被告人(以下統稱「被告人」)分別是一間律師行及一名大律師,他們被指曾於2005或2006年左右疏忽地向一家公司(下稱C)提供意見。本案原告人(下稱P)與C簽立協議(下稱「資金提供協議」),其內容包括P同意為C打算針對被告人提起的訴訟而向C借出340萬元,利率為25%,為期兩年,而作為還款保證,…
2021年七月
成立為法團公司的宗教機構 — 開除會籍 — 自然公義原則是否在宗教慈善信託體系及擔保有限公司終止成員資格時適用 X是宗教機構,也是宗教慈善信託體系及法團公司。X內部出現意見分歧,分成兩個敵對派系:一派是包括各被告人在內的傳統派,另一派是包括各原告人在內的改革派。2011年10月15日,理事會通過一項決議案,以各原告人違反組織大綱第3條訂明的慈善宗旨及違反宗教誓言為由,終止他們在X的會籍(「…
2021年七月
董事 — 上市公司 — 取消資格 — 三名董事提出虛假的聲稱,以致公司資產被不當地支付給由其中一名董事擁有的公司 — 合適的取消資格期 第一至第三被告人不誠實地提說一份不存在的共識協議,導致一間公司(「該公司」)價值人民幣18,692,000元的資產(「該筆款項」)被不當地支付給一間由第三被告人擁有的公司,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證監會」)就此提起法律程序,…
2021年七月
未有就償還貸款期訂立條款 — 訴因於何時產生 X與Y是多年朋友,在商業上亦有往來。X聲稱自己曾於2005年6月1日向Y開設的公司(下稱C)借出款項,該借貸協議以口頭方式達成,唯一的書面證據是一張面額為580,000元的支票。X曾多次要求還款,而Y曾保證X將一如過往般獲還款。C自動清盤,而X於2013年1月25日向清盤人(下稱L)提交債權證明表。L拒絕接納該債權證明表,…
2021年七月
公司法 — 不公平及具損害性的行為 — 答辯人投資者透過大股東指導免費電視台的事務 — 有否妥為顧及呈請人的權益、正當公司常規做法及免費電視台牌照的規定 — 考慮到通訊事務管理局所作的不續牌的建議,何等濟助方屬恰當 X持有本地免費電視節目服務牌照(下稱「該牌照」)。W是X的主要投資者。W未能符合《廣播條例》(第562章)下關於居於香港的規定,從而未能對X行使控制權。因此,…
2021年七月
公司法 — 清盤 — 債權證明表 — 債權以未繳付的律師費為依據 — 可否根據第125條規則就表決事宜接納為債權證明表 — 《公司(清盤)規則》(第32章,附屬法例H)第125條 某公司的臨時清盤人(下稱「該清盤人」)在首次債權人會議上,就表決事宜而言,接納了一家律師行(下稱「該行」)的債權證明表(下稱「清盤人的決定」)。…
2021年七月
登記押記 — 第347條除了賦權更正詳情陳述書外,亦賦權更正用以產生或證明押記的文書本身 — 《公司條例》(第622章)第347條 涉案公司早前曾根據《公司條例》(第622章)第347條,把一份按揭交付公司註冊處處長登記。該公司現申請更正該份按揭中的一項錯誤陳述,理由為其日期本應為2014年1月23日,但因無心之失而誤述為2014年1月24日。 裁決﹕ 《公司條例》第347(1)(a)(i…
2021年七月
下令有關人士根據第221(3)條的規定出示文件 — 第221(3)條下「與公司有關」的文件的涵義,較第221(1)條下經宣誓的訊問所涵蓋的「公司的發起、組成、營業、交易、事務或財產」事宜的涵義狹窄 —《公司(清盤及雜項條文)條例》(第32章)第221條 法庭向某家公司(下稱C1)頒發清盤令,並委任臨時清盤人。X是C1的前任董事兼財務總監,並曾參與兩宗交易(下稱「有關交易」),…
2021年七月
公司法 — 不公平和不利的行為 — 根據第168A條提出呈請尋求收購令 — 另尋求清盤令作替代 — 呈請沒有就清盤提出充分理由,故此清盤請求被剔除 — 《公司條例》(第32章)第168A條 兩名答辯人為三間公司的股東。呈請人針對該三間公司提出呈請,要求法庭根據《公司條例》(第32章)第168A條作出股份收購令及根據第177(1)(f)條作出清盤令。答辯人申請剔除該等呈請,…
2021年七月
合約法 — 股份買賣協議 — 因違約、作出欺詐性的失實陳述及根據彌償條款而提出的訴訟 — 因抗辯無披露合理因由而被剔除 原告人為一家在香港上市的百慕達公司。2007年5月,原告人與第一及第二被告人各訂立了一份獨立協議(下稱「買賣協議」),以收購他們手上一內地公司(下稱「C」)的九成股權。買賣協議的先決條件之一,是被告人等須取得內地當局的相關批准。第6.2條訂明,「[原告人]因[被告人等的]…
2021年七月
合約法 — 不合法 — 違反法規會否令合約不合法 — 在於如何詮釋法規 第二原告人取得第一被告人敗訴須支付尚欠貸款的判決。第二原告人指第一被告人在法院作出此判決前,已把若干股份轉讓給一家在英屬維爾京群島成立的併購顧問公司,亦即本案第三被告人(下稱「該股份轉讓」),意圖詐騙其債權人,並令第二原告人無法取得第一被告人的資產,從而無法執行該判決,故此現尋求法院把該股份轉讓作廢。第三被告人則辯稱,…
2021年七月
如沒有不當影響,則不構成銀行對不正當行為具有法律構定的知悉 1997年,原告銀行(下稱「原告人」)向借款人批出其他信貸融通,這些融通以被告人物業(下稱「該物業」)的法定押記(下稱「該押記」)作為保證。被告人與借款人的股東(下稱「該等股東」)為朋友。該押記載有一項被告人及借款人須向銀行償還所有過去、現在或將來應付款項的共同和各別契諾。原告人根據該押記提出申索,…
2021年七月
預贈假定 — 物業由母親轉讓予兒子 一對夫婦為兩名兒子所成立的公司(下稱「該公司」)提供資金,作為首兩年的營運開支,而被告人為其中一名兒子。2006年,母親(即原告人)透過轉讓文書等將該公司18萬股份轉讓予兩名兒子,表面上代價為18萬港元,但兩名兒子從沒付款。 原告人提起訴訟,指兒子是以歸復信託的形式代她持有該等股份,而被告人則辯稱該等股份乃饋贈。下級法院的法官接納原告人的證供和證人:…
2021年七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