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裁

2021年4月1日,筆者應邀出席香港律政司與香港律師會合辦的網絡研討會,就香港法律雲端的發展表達看法。2019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促使許多行業發生高度信息化轉變。法律行業也不例外,法律科技的使用已經與法律實踐密不可分。作為一個方便用戶使用,並致力于為本地法律及爭議解決界提供安全可靠的數據儲存服務的「香港法律雲端」,已成為時下的熱門話題。 本文將從仲裁角度探討香港法律雲端的發展。 居家辦公…
2021年八月
民事訟程序—訴訟擱置,有關爭議提交仲裁解決—合約詮釋—納入仲裁條款 原告人與John Dewey集團(「JD」)訂立轉讓協議,據此,原告人售予JD一間公司的股權和一名相聯股東的貸款(「轉讓協議」)。轉讓協議規定以香港為仲裁地。轉讓協議簽立之前一天,另一實體,被告人,發出履約保函致予原告人,承諾向原告人履行JD根據轉讓協議(當時是草擬本)所須履行的付款責任(「履約保函」)。…
2021年七月
仲裁—法庭頒令的臨時措施—根據第45條以禁訴令作為臨時措施—《仲裁條例》(第609章)第45條 當前有兩宗仲裁程序,一宗是第一原告人和被告人在香港依據雙方訂立的保證(該保證)而展開的仲裁程序,仲裁程序仍未了結;一宗是第一原告人和被告人的全資擁有附屬公司之間的仲裁程序,仲裁程序與前述仲裁程序有關聯。仲裁庭的組成受到質疑。兩名原告人,即第一和第二原告人,申請禁訴令,除了別的以外,…
2021年七月
仲裁 — 上訴 — 上訴許可 — 仲裁裁決 — 針對仲裁裁決就某個法律論點申請上訴許可 —「重大疑問」驗證標準不適宜以有力的表面證據為依據 — 「一次性」合約 — 解釋合約 — 法官運用「明顯地錯誤」(obviously wrong)驗證標準可不是一個明顯的錯誤 — 批予針對最初許可上訴的決定提出上訴的許可 — 沒有條文適用於針對其後許可上訴的決定提出上訴的情況 —《仲裁條例》(第609章)…
2021年七月
仲裁—仲裁裁決—就法律問題上訴—原告人不服臨時裁決而提出的上訴獲判得直,被告人就法律問題申請上訴許可—擬提出的上訴有否逾時—第14AA條是否適用—是否只要符合附表2第5(9)條的條件就獲批予上訴許可—合理的勝訴機會門檻是否適用—《高等法院條例》(第4章)第14AA條—《仲裁條例》(第609章)附表2第5(5)、5(8)、5(9)條 原告人1及2不服仲裁員在訴訟雙方的仲裁作出的第二個臨時裁決(「…
2021年七月
2020年11月27日,在Halliburton Company v. Chubb Bermuda Insurance Ltd [2020] UKSC 48案,一宗關於仲裁員角色衝突的案件,英國最高法院頒布重要裁決。此裁決完善在仲裁背景下有關偏頗觀感及仲裁員披露責任的法律。 背景 Halliburton Company v. Chubb案起因於多宗源自墨西哥灣鑽井架 爆炸(「…
2021年七月
客戶間中會問及可否為仲裁的申索取得保證。在香港,如同在英國一樣,答案一般是否定的,但有一個真正的例外,即船舶因海事申索而被扣押(《仲裁條例》(第609章)第20(6)條)。 撇開扣押不談,在一些特殊情況下,仲裁是可以實現類似 「保證」的,例如: 海上扣押,在某些司法管轄區(如中國)可以延伸到貨物甚至款項。 通過協議,通過倫敦國際仲裁院規則第25.1(i)條這樣的專門規則,一項真正的例 外…
2021年七月
背景 《關於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就仲裁程序相互協助保全的安排》(《安排》)於2019年4月2日簽署,並於2019年10月1日生效。 在《安排》生效之前,除海事爭議外,內地法院不會為香港仲裁程序的當事方提供任何協助或保全。因此,在香港進行仲裁的當事人無法在中國內地申請保全。被申請人有可能在香港進行仲裁程序前,試圖通過轉移內地的資產來逃避索賠。《安排》彌補了這個漏洞,…
2021年七月
根據《關於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就仲裁程序相互協助保全的安排》(以下簡稱“《安排》”),“在香港進行仲裁”的一方有權向內地有關法院申請保全,例如財產保全、證據保全和行為保全。在內地法庭申請的程序中,不可避免地會因此而產生相應的費用。盡管該內地的法庭程序是獨立的,但也附屬於香港的仲裁程序。在這種情況下,一個需要解決的實際問題是:這些相應的費用可否在之後的香港仲裁程序中進行追討? 仲裁費用的類型…
2021年七月
「可分割性」原則的一個後果是,書面合約內的仲裁協議可能不受與實質條款相同的法律管轄。 仲裁協議的管轄法律可能很重要,因為它管轄諸如包含、適用範圍和不能履行等事項。 辛達誠法官首先在Klöckner Pentaplast GMBH & Co KG v Advance Technology (HK) Co Ltd [2011]4 HKLRD 262[24]一案審視了這一問題,…
2021年七月
法庭該如何處理就僅基於指稱債務(其為某仲裁條款之標的事項)而提出的清盤呈請呢?仲裁條款與清盤呈請之間的相互作用,導致近期普通法司法管轄區中出現互相矛盾的判決。儘管普遍接受的是,清盤法律程序不具可仲裁性,因此不存在因仲裁而自動、強制性或非酌情地擱置對清盤法律程序,但當以酌情權決定涉及仲裁條款的清盤法律程序應否予以擱置或撤銷時,不同普通法司法管轄區法院卻採納了不同的方案。具體而言,該等不同方案是…
2021年七月
鑒於香港人口老化,男性和女性的預期壽命均有所增加,因此,對在精神健康、長者和「行為能力」法律方面的執業律師需求與日俱增。 無精神行為能力人士經常是被欺負、虐待的對象。其中一些沒有家人陪伴,離群索居,另一些早已積累大量財富或即將從家人那裏繼承財產。 那麼,誰該管理這些無精神行為能力人士的資產呢?我們該如何保護和防止老年人的財富被濫用,尤其是當這些濫用是難以察覺及舉報? 《海峽時報》…
2021年七月
這幾年來,中國內地一直在加强對保障個人信息的監管。雖然現時內地尚未有一套全面的法例專門針對個人信息保障,但已有相關的法律、行政法規、部門規章和指引涵蓋這方面的內容。在這篇文章中,我會重點介紹內地最近採納或建議的幾項主要法規,以協助香港的法律專業人士和商界游刃於這個不斷發展的監管環境。 近年出台或修訂的與個人信息保障有關的法律包括《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2修正案,2013年)、《刑法》(…
2021年七月
牛津大學出版社(參考—網上)「無損權利」這個用語,其含意是讓當事方在並無承認任何法律責任情況下,就申索和解進行商議。在此等商議過程中,所發出的函件和通訊若標明為無損權利,那麼在未獲當事方同意的情況下,不能在任何法庭訴訟中將其提出作為證據。 引言 作為一項實用定義,上述解釋的優點是簡單易明。由於法律執業者與當事人之間進行「無損權利」通訊的情況十分普遍,因此掌握近期的相關發展並作出適當調整,…
2021年七月
2019年8月19日,香港廉政公署(「廉政公署」)與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證監會」)簽訂諒解備忘錄,加強合作打擊對香港證券及期貨市場的廉潔穩健造成影響的非法行為。加強合作的範疇包括個案轉介、聯合調查、資料的交流和使用、互相提供調查協助及提升效能。廉政公署和證監會將積極考慮各自機構應否向對方機構轉介個案、是否可以展開聯合調查、將來是否按照適用法律及諒解備忘錄訂明的目標交換資料,…
2021年七月
所羅門群島以聖經人物所羅門王命名,所羅門王以明智的判斷 而聞名後世。 今期《香港律師》的封面故事專注探討所羅門群島司法機構的 重要人物— 所羅門群島首席法官 Albert Rocky Palmer CBE 爵士。 亞洲與大洋洲之間 所羅門群島對亞洲的律師而言似乎遙不可及,但首席法官 Palmer 建議,區內的律師可以幫助所羅門群島 ( 和大洋洲其他國家 ) 與東亞主要經濟體 (…
2021年七月
法拉利創始人恩佐·法拉利(Enzo Ferrari)有一個夢想,他說:「夢想變得越來越大,大到要造一輛車,它在彎道上不會減速,在不離開地面的情况下就能飛起來⋯⋯」而擁有這樣一輛車將是大多數人的夢想,從詹士邦(James Bond)的阿斯頓·馬丁(Aston Martins),從《回到未來》(Back To The Future)中著名的DMC-12,到《頭文字D》電影中周杰倫的豐田AE86,…
2021年七月
恭喜發財,鼠年快樂! 新年伊始,萬象更新,不僅是祈願美好未來的時刻,也是反思過去一年,從中學習和改進的時刻。 2019年下半年以來,香港陷入政治爭議和緊張局勢,經歷了暴力對抗的場面。衝突已從政界擴展至同事、朋友、家人,甚至街頭的陌生人之間。 人與人之間的分歧越發難以化解。可悲的是,這令鼓動衝突、散播仇恨的人更有恃無恐。提醒人們求同存異和基本原則,有助阻止這種現象 加劇。…
2021年七月
在過去的一年裏,幾乎每星期都有一家律師行宣布一項新的法律科技倡議,或者一家新的法律初創公司宣布推出一項新的法律科技產品。在表面活動的漩渦中,律師行考慮實際發生的事情,以及哪些產品將有助於律師行向客戶提供更多服務,這都是至關重要的。在大客戶要求他們的律師行提供「更好、更便宜、更快」服務的時代,律師行需要考慮法律科技如何幫助他們滿足客戶的期望,為他們的員工提供一個有吸引力和令人興奮的工作場所,…
2021年七月
本文章探討了家事律師支持有精神健康問題的同事的重要性,如何識別可能需要幫助的同輩或客戶,以及在香港消除圍繞精神健康問題標籤化的必要性。 提高意識 律師的工作在情感上可以很有挑戰性。Lexis Nexis最近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英國近66%的律師目前承受高度的壓力。超過75%的受訪者表示,壓力和心理健康是這一職業的主要問題。 由於其工作性質,家事律師特別容易受高程度壓力的影響。然而,…
2021年七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