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律裁決

《香港事務律師專業操守指引》第一冊(第三版)(下稱《指引》)第6.04及14.02條原則 《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下稱《條例》)第8AA條 《律師執業規則》(第159H章)(下稱《規則》)第2(a)及(d)條 聆訊日期: 2020年6月5日、2020年10月20日    及2020年11月27日 裁斷及命令日期: 2021年3月19日 律師紀律審裁組(下稱「審裁組」)…
2021年七月
《律師執業規則》(第159H章)(下稱《執業規則》)第2(a)、(d)及(e)條 《律師帳目規則》(第159F章)(下稱《帳目規則》)第10(6)條 《香港事務律師專業操守指引》第一冊(第二版)(下稱《指引》)第2.03條原則 聆訊日期: 2020年11月3日 裁斷及命令日期: 2021年3月3日 訟費命令日期:    2021年4月27日 律師紀律審裁組(下稱「審裁組」)…
2021年七月
《律師(專業彌償)規則》(第159M章)(下稱《彌償規則》)第8(1)條及附表1第1段 《律師執業規則》(第159H章)(下稱《執業規則》)第2(d)條 《香港事務律師專業操守指引》第一冊(第二版)(下稱《第二版指引》)第6.04條原則 《香港事務律師專業操守指引》第一冊(第三版)(下稱《第三版指引》)第6.04條原則 聆訊日期: 2020年10月27日 裁斷及命令日期:…
2021年七月
可耻、不名譽或有損信譽的行為操守 《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 (下稱《條例》) 第2(2)條 聆訊日期: 2020年11月11日 裁斷及命令日期: 2021年2月11日 於2020年11月11日,律師紀律審裁組(以下簡稱「審裁組」)聆訊律師會(以下簡稱「申請人」)的案件,裁斷針對答辯人的以下申訴屬實: 第一項申訴 答辯人身為律師行(「律師行」)的前僱員,作出了《條例》第2(2)…
2021年七月
《香港事務律師專業操守指引》(第一冊)第三版(下稱《指引》)第6.04條原則 《律師執業規則》(第159H章)(下稱《執業規則》)第2(d)條 裁斷及命令日期: 2021年1月29日 此事以書面形式代替聆訊處理。 考慮了答辯人承認申訴和案件的所有事實,律師紀律審裁組(下稱「審裁組」)裁斷以下對答辯人的申訴屬實: 申訴 答辯人沒有全面及從速地回覆律師會就其專業行為操守的所有查詢;…
2021年七月
  《律師帳目規則》第7、7(a)(iii)、10(1)、10(2)及10A(b)(ii)條(下稱《帳目規則》) 《律師執業規則》第2(a)、(c)、(d)及(e)條(下稱《執業規則》) 《法律執業者條例》第8AA條 (下稱《執業者條例》) 《香港事務律師專業操守指引》(第一冊)第二版(下稱《指引》)第7.01、7.02、9.03及14.02條原則 聆訊日期:2020年7月22日…
2021年七月
《香港事務律師專業操守指引》第一冊(第三版)(「《指引》」)第6.04條原則 聆訊日期:2019年8月8日 裁斷及命令日期:2019年9月30日 律師紀律審裁組(下稱「審裁組」)就答辯人的以下各項申訴裁斷屬實: 第一項申訴 答辯人作為張錦緜律師事務所(被介入的律師行)的前獨營執業者,沒有全面及從速地回覆其客戶(下稱「申訴人」)分別於2016年9月16日、2016年10月31日、…
2021年七月
• 《香港事務律師專業操守指引》第一冊(第二及第三版)(「《指引》」)第2.03、6.04、14.02條原則 • 《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第8條 • 《會計師報告規則》第8 (2)條 • 《律師帳目規則》第10、10A、11條 • 《律師執業規則》第2 (c)、(d) 及 (e)條 • 《律師(專業彌償)規則》附表1第1條 • 《律師(專業彌償)規則》第8 (1) (a)條…
2021年七月
• 《律師執業規則》第2(d)、(e)及4A條 • 《律師帳目規則》第7、9A、10(1)、10(2)、10(3)、 10A及11條 • 《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第8AA條 • 《香港事務律師專業操守指引》第一冊(第三版)(「《指引》」)第2.04及6.04條原則 • 普通法行為不當罪行 聆訊日期:2018年10月29日 裁斷及命令:2019年5月30日 律師紀律審裁組(…
2021年七月
與律師身份不符的行為   裁斷及命令:2019年4月4日 勘誤:2019年4月9日 答辯人作出與律師身份不符的行為,因而損害了其誠信、其信譽、行業的聲譽及違反了普通法。於2017年5月18日,答辯人在沙田裁判法院承認4項盜竊罪,違反《盜竊罪條例》(第210章)第9條,裁定罪名成立及及被命令為每一控罪支付罰款港幣1,000元,合計共港幣4,000元。 律師紀律審裁組作出以下命令: (1…
2021年七月
《律師執業規則》(第159H章) (下稱《執業規則》)第2(a)、(c)及(d)條 聆訊日期:2019年1月23日 裁斷陳述及命令:2019年2月21日 律師紀律審裁組(下稱「審裁組」)於2019年1月23日在答辯人缺席下聆訊律師會的申請。審裁組裁斷對答辯人的以下申訴證明屬實: 申訴 答辯人是賴榮輝律師行(一間介入律師行)的前律師,…
2021年七月
可恥、不名譽及有損信譽的行為操守《法 律 執 業 者 條 例》( 第 1 5 9 章) (下稱《條例》)第2(2)條 聆訊日期:2018年10月23日 裁斷陳述及命令:2019年1月18日 律師紀律審裁組(下稱「審裁組」)於2018年10月23日聆訊律師會(「申請人」)的申請,並裁斷對答辯人的申訴證明屬實: 申訴 答辯人是一間律師行(已結業)的前僱員,作出了《條例》第2(2)…
2021年七月
•《外地律師註冊規則》(第159S章)第12條 聆訊日期: 2017年11月23日及2018年3月6日 裁斷及命令: 2018年9月28日 答辯人違反《外地律師註冊規則》(第159S章)第12條,事緣答辯人在2014年12月17日按客戶(一間外國公司)的指示發出一封信函,以回應客戶接獲的一封訴訟前通知書,而該信函內所包含的陳述,…
2021年七月
《律師執業規則》(下稱「《執業規則》」)第2(a)、(c)及(d)條 任何律師在執業為律師的過程中,不得作出或准許他人代他作出任何危及或損害或相當可能危及或損害以下各項的事情 — (a)  他的獨立性或正直品格; (c)  他為當事人的最佳利益而行事的職責; (d)  他的個人名譽或律師專業的名譽 聆訊日期: 2018年4月27日 裁斷及命令: 2018年10月5日 律師紀律審裁組(…
2021年七月
可恥、不名譽及有損信譽的行為操守 《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下稱《條例》)第2(2)條 聆訊日期 2018年5月12日 裁斷及命令 2018年7月27日 律師紀律審裁組(下稱「審裁組」)於2018年5月12日在林 玉明女士(「答辯人」)缺席下聆訊律師會(「申請人」)的 申請。審裁組於2018年7月27日裁斷以下申訴證明屬實:  申訴 答辯人作出了《條例》第2(2)…
2021年七月
•《香港事務律師專業操守指引》第一冊(第二版) (「《指引》」)第4.16條原則 聆訊日期: 2017年8月22日 裁斷及命令: 2017年12月21日 律師紀律審裁組(下稱「審裁組」)就答辯人承認的以下各項申訴裁斷屬實: 第一項申訴 答辯人違反《指引》第4.16條原則,事緣答辯人於約2013年12月5日與一間公司(「第一間公司」)簽署了聘用協議(「第一份聘用協議」)…
2021年七月
2017年12月,香港特區政府和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簽署了《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關於支持香港全面參與和助力一帶一路建設的安排》(《安排》)。 《安排》突顯了香港在特定重要領域的獨特優勢,勾勒了香港在「一帶一路」長遠發展中的角色。《安排》中的26項條款,詳列了中央政府在金融投資、基礎設施和海事服務、經貿和爭議解決方面向香港提供的支持和合作機遇。 香港擁有所需人才和專業知識,…
2021年七月
可恥、不名譽及有損信譽的行為操守 《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下稱「《條例》」)第2(2)條 聆訊日期: 2016年8月3日及2016年10月5日 裁斷裁斷及命令: 2017年12月12日 律師紀律審裁組(下稱「審裁組」)於2016年10月5日聆訊律師會(「申請人」)對答辯人作出的申訴。審裁組裁斷對答辯人作出以下的申訴證明屬實: 申訴 答辯人當時是一間律師行的僱員,作出《條例…
2021年七月
可恥、不名譽及有損信譽的行為操守 《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下稱「《條例》」) 第2(2)條 聆訊日期 : 2013年6月5日、2014年5月9日、2015年3月12日及 2016年12月2日 裁斷及命令: 2017年9月13日 答辯人為一名文員/法律行政人員,律師紀律審裁組(下稱 「審裁組」)於2016年12月2日就答辯人承認的以下申訴裁 斷屬實: 第一項申訴 答辯人作出…
2021年七月
與律師身份不符的行為 聆訊日期: 2017年7月17日 裁斷及命令: 2017年9月15日 律師紀律審裁組(下稱「審裁組」)於2017年7月17日 就答辯人承認的以下申訴裁斷屬實: 申訴 答辯人作出與律師身份不符的行為,因而損害了其誠 信、其信譽、行業的聲譽及違反了普通法 。 於2014年1月16日,答辯人竊取了他人提款後遺留在 銀行自動櫃員機的現金港幣900元。…
2021年七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