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案件

家事法—離婚—附屬濟助—訴訟資金—針對要求支付每月資金但沒有設定時限並且追溯每月付款的命令提出上訴—訟費額在證據方面的要求—訴訟資金的形式和期限—上訴部份得直 在一場附屬濟助訴訟中,家事法庭法官裁定丈夫須支付妻子訴訟的資金及追溯的金額;丈夫獲批上訴許可(見[2019] 5 HKLRD 694)。他的上訴理由是原審法官犯了兩次錯:(a)命令支付訴訟資金每月$50...
六月 2020
版權審裁處(「審裁處」)成立於1997年,最近頒布其歷來第一次 裁決。 原訴人(「Neway」)負責取得讓Neway集團可在電腦伺服器(「K-Server」)複製及存儲卡拉OK音樂視頻(「KMVs」)的版權特許;Neway集團是本地卡拉OK連鎖集團。答辯人(「HKKLA」)管理並根據K-Server特許計劃(「HKKLA計劃」)批出代表三大唱片公司(即Sony、華納、環球) ...
五月 2020
民事訴訟程序—訟費—附帶條款和解提議或付款—原告人接受被告人的附帶條款付款—特殊情況支持徧離第22號命令第20(1)條規則的一般規定,即支持徧離原告人有權獲付他截至接受付款的日期的訟費規定—根據第22號命令第20(1)條規則的「另有命令」作出的合適訟費令—《高等法院規則》(第4A章,附屬法例)第22號命令第20(1)條規則 原告人和被告人是藝術品經銷商。T是原告人的前員工,...
五月 2020
仲裁—法庭頒令的臨時措施—根據第45條以禁訴令作為臨時措施—《仲裁條例》(第609章)第45條 當前有兩宗仲裁程序,一宗是第一原告人和被告人在香港依據雙方訂立的保證(該保證)而展開的仲裁程序,仲裁程序仍未了結;一宗是第一原告人和被告人的全資擁有附屬公司之間的仲裁程序,仲裁程序與前述仲裁程序有關聯。仲裁庭的組成受到質疑。兩名原告人,即第一和第二原告人,申請禁訴令,除了別的以外,...
五月 2020
  刑事法及訴訟程序—審訊—總結辭—關於推論問題的總結辭如果除了處理控方關於爭議點的案情之外,沒有處理辯方關於爭議點的案情,內容會偏頗 刑事法及訴訟程序—重審—支持和反對命令重審的因素 被告人被控一項販運危險藥物罪,在高等法院接受審訊。他不承認販運那些危險藥物,只承認管有它們。陪審團裁定被告人犯了被控的販毒罪。他被判處監禁82個月零15日。他獲批許可後針對定罪提出上訴...
五月 2020
在這宗案件,區域法院考慮兩個問題,一個圍繞原告人就未放年假提出的巨額申索,一個圍繞僱主監察並備存僱員放年假紀錄的責任。 事實 原告人(「Patrick」)受僱為被告人(「Far East」)的總經理,任期由2007年1月22日起至2015年4月26日。Patrick在2015年3月某日辭職,並給予Far East一個月通知期。...
四月 2020
原訟法庭最近就匯力(天津)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匯力」)&北京海欣方舟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海欣」)v Sunfund Investment & Management Co Ltd(「SIM」)& Sunfund (Hong Kong) Company ...
四月 2020
在高等法院的保釋法律程序中,申請人(向裁判法院申請保釋被拒之後)提出以安裝多達三部閉路電視監察他在家中的一舉一動作為保釋條件。高等法院法官裁定,不宜安裝閉路電視監察獲准保釋的人的舉動,理由 如下: 這牽涉到申請人、他的朋友、家人及訪客的私隱; 在調派警方資源監察及∕或檢視閉路電視片段方面產生實際問題; 安裝閉路電視以防申請人一心潛逃,作用不大。 保釋申請被拒,...
四月 2020
某僱員解除僱傭合約,解約之時,締約雙方協定的僱傭日期還未開始; 勞資審裁處就如何詮釋僱傭合約的條款和支付代通知金的法律責任作出裁決,但這項裁決被原訟法庭推翻了。答辯人(「學校」)在勞資審裁處獲判勝訴,成功申索三個月代通知金合共港幣 139,593 元,上訴人 (「陳」)向原訟法庭提出上訴。 關鍵事實 2017 年 7 月 17 日,學校提供以下文件給陳: a) 聘任為教師的要約...
二月 2020
串謀及對涉案危險藥物所屬種類的知悉 香港海關人員取用包裹進行監控遞送行動,拘捕了一名男子。上訴人是在附近被拘捕的。海關人員在上訴人身上檢取了一些與最先被捕那名男子和包裹有關的物品。上訴人被控一項串謀販運危險藥物(即可卡因)的控罪。上訴人否認控罪。原審時,上訴人堅稱他只是應另一串謀人的要求收 取包裹。他不知道包裹內藏有危險藥物。原審法官在引導陪審團時表明,...
二月 2020
民事訴訟程序—訟費—附帶條款和解提議及附帶條款付款—當原告人取得比附帶條款和解提議中所建議者更好的結果時所用來判給更多利息和彌償訟費的方法 區域法院法官作出暫准訟費令,同時發出大律師證明書。原告人獲判訟費,如控辯雙方未能就訟費達成協議,訟費交由法院評定;原告人本身的訟費按照《法律援助規例》來評定。雙方提出申請,要求法庭更改暫准令。原告人所持理據是,...
一月 2020
公司法—債務償還安排—法庭批准—在償債安排文件分發後但償債安排會議舉行前,修改償債安排及償債安排文件,另亦在償債安排會議上作出了修改—開會前債權人是否已獲充份解釋被修改的部份,又或者,如果是在會上修改,被修改的部份是否那麼的不重要,以至債權人能夠就是否支持償債安排作出知情決定 香港上市公司C提出呈請,要求法庭下令批准C與其某些債權人之間涉及直接以債換股的債務償還安排(「償債安排」)。...
一月 2020
申請人在高等法院被裁定猥褻侵犯罪罪名成立,他不服定罪提出上訴,起初就上訴一事自行聘用一名大律師和一間律師事務所。大律師和律師事務所為申請人草擬上訴理由送交法庭存檔,理由之一是「大律師不稱職」。刑事上訴案司法常務官指示律師事務所在訂明時限之內,將放棄法律專業保密權通知書及大律師不稱職投訴的支持誓章,提交法庭存檔。律師事務所沒有遵從指示,司法常務官不只一次發出提醒,亦不只一次批准延長時限。...
一月 2020
行政法—香港保險業聯會上訴裁判處—香港保險業聯會保險代理登記委員會—已清晰指示必須尋求適當証據証明假文件的指控屬實,但行政審裁處沒有這樣做—沒有給予充份理由—雖然重新聆訊的結果相當可能是一樣,但這事並非必然會發生—被質疑的決定遭撤銷,有關事宜被發還委員會重新考慮 X向香港保險業聯會保險代理登記委員會(「委員會」)申請登記為友邦保險有限公司∕友邦保險(國際)有限公司的獲委任保險代理人。...
一月 2020
刑事罪判刑—殘酷對待動物罪—判刑原則—在現有法定框架下不宜定下判刑準繩或頒布指引—阻嚇性刑罰是必要的—適用於非商業環境的加刑因素—《防止殘酷對待動物條例》(第169章)第3(1)(a)條 D承認一項殘酷對待動物罪,違反《防止殘酷對待動物條例》(第169章)(「《條例》」)第3(1)(a)條。D聯同另一名男子,K,腳踢及手打一隻狗,還綑綁牠,將牠拋下斜坡,再用水喉向牠射水數分鐘,...
十二月 2019
家事法—子女—移居—針對將子女移居司法管轄權區以外地區的命令提出上訴—法官採用Payne v Payne案的處理方法是正確的—情況自移居令發出後大為改變是把命令作廢的依據—修改過的申請被發還法官考慮 M是哥倫比亞國民,也是美國綠咭持有人和居民,F是美國公民;二人2005年在紐約結婚。2008/2009年,他們遷居香港並終於成為香港永久性居民。兩夫婦的兩個女兒(「C1-2...
十二月 2019
跳板禁制令 在這宗案裏,高等法院考慮McLarens Hong Kong Limited(「McLarens」)所提出的跳板禁制令申請的範圍。 關鍵事實 McLarens是服務提供者,向客戶提供保險索償管理服務、損失理算服務、風險前及損毀調查服務,香港辦事處僱用了42名全職僱員。 在2019年2月,McLarens有九名僱員(「九名僱員」)...
十二月 2019
遺囑、遺囑認證及繼任—遺產管理—遺囑執行人—撤職—以法庭委任的女遺產管理人作替代—前遺囑執行人繼續佔用死者的財產—命令前遺囑執行人交回空置管有權和財產所有權文件的命令是合宜的,歸屬令也是合宜的 X在2012年逝世。按照X的遺囑,她的兒子D1被委任為唯一的遺囑執行人,剩餘遺產分給D1、X的女兒和另一名兒子、D1的兩個孩子。X死後,D1和他家人(包括他太太D2)搬入一個以X名義註冊連車位的單位...
十二月 2019
民事訴訟程序—訟費的保證—根據《公司條例》(第622章)第905條提出要求法庭針對原告人發出命令的申請—被告人的反申索—是否因為申索和反申索提出相同的爭議點,被告人的訟費是進行反申索所需要花的訟費,所以命令繳存保證金並不公平 P是一間已被收購的公司,收購P的是物業投資者,收購目的是P與D簽訂一份臨時買賣合約(「臨時合約」),由P根據臨時合約自D購入一間公司。P提出訴訟,控告D違反臨時合約,...
十二月 2019
刑事法及訴訟程序—未獲香港鐵路有限公司書面特准,在港鐵車站大堂的鐵路處所範圍內張貼物品,即貼紙—要證明有書面特准的責任在辯方—《香港鐵路附例》(第556B章,附屬法例)第32(a)條—人權—言論及表達自由—「禁止」並不違憲,不是無理地限制表達自由—「禁止」符合「相稱性分析」 被告人被控「未獲香港鐵路有限公司(「港鐵」)書面特准,在港鐵車站大堂的鐵路處所範圍內張貼物品,即貼紙」罪,違反《...
十月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