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閒情

「我會得到多少錢?」或「我會獲得多少索賠?」而硬幣的另一面是:「我應預算付多少錢?」自有律師以來,就有人提出這些問題。 與其浪費時間查法律報告,尋找可比的案例,預計可能的賠償金額(無可避免地有一定程度的人為失誤),不如更快地找到正確答案?騰出更多私人休閒時間,或更多工作時間,但這不是本欄的主題。 我記得香港的判決數碼化,可供網上搜索時,似乎是邁進了一大步。但這已是上世紀的事。人工智能...
十一月 2020
  相信很少人從未聽過乒乓球這項運動,乒乓球是由兩名或四名球員,用小型球拍在桌子上來回擊球。乒乓球起源於英語的客廳遊戲,於20世紀初在英國發明,被譽為中國的國技,現已成為全球最受歡迎的運動之一。乒乓球流行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之一是任何年齡的人都可以打乒乓球,只需有限的空間和的設備,兩個球拍、一個球、一張桌子和一個網,很容易就可以在學校、公園甚至辦公室或家裡設置起來。...
十月 2020
平衡 對於一個渴望平衡職業生活的律師來說,靈活性是必不可少的。在職業生活及私人生活之間取得平衡並非易事。在日常基礎上解決相互衝突的問題會導致精神及身體緊張、精力耗盡及健康風險。從事專業工作有賴於健康的心智、身體、心靈。冥想、催眠及靈活性允許律師通過專注於一個物體、一項活動或一種思想來達到情緒平靜及平衡的狀態。 冥想 幾個世紀以來,冥想一直被認為可以減少焦慮、壓力及痛苦。...
九月 2020
當律師會找我給《香港律師》寫一篇關於靜觀2的文章時,我感到害怕。我一直有看這本雜誌,看了很多年,但從來沒有想過寫些甚麼去投稿—「我不擅長這個」,或者更準確的說,「我不夠好」是一把自童年起便在我腦裡縈迴不散的聲音。然而,練習過數年靜觀之後,我已做得到覺察自己又作出舊有的回應;於是,我呼吸幾下,冷靜下來,然後想一想是否可以有不一樣的回應。我做到了—所以現在你看到我這篇文章。...
八月 2020
當劍橋大學的教師們在邊綫上越界時、當學生們互相踢人時,我一直維持了他們之間的秩序。我在古巴國家體育場擔任過國際賽事球員的裁判。有人提議讓警察護送我離開球場,以保護我不受憤怒的黑社會人士傷害。我可以告訴你,足球裁判的生活是不會枯燥乏味的。 我在倫敦長大,十幾歲的時候就開始當裁判了。作為一名足球運動員,我的天賦有限—好吧,我就是個垃圾—從表面上看,當裁判似乎更容易些。...
七月 2020
  大約兩年前,我和一個好朋友在衛奕信徑行山,當時我告訴她,我想尋找定期的周末運動,以保持身體健康。 當時,她剛到香港,並加入了一支香港龍舟隊,她的龍舟隊正在尋找新隊員,於是建議我一試。 我仍然記得最初幾次非常艱辛的訓練。自小到大,我從不喜歡運動,沒有想過當運動員,也沒有特別傾向水上運動。我一直很喜歡戶外活動,但泳術不精,水上運動對我來說尤其具有挑戰性。但幾周後,...
六月 2020
我的已故父親曾經教導我,危機創造機會。「2019冠狀病毒病」危機給了我一個極好的機會來建立我的烹飪博客 - 這是我從未想過會做的事情,因為我是一名法律專業人士,而不是一名厨師! 這一切是怎麽開始的? 在家工作開始的時候,因為我的孩子們沒有上學,而我正在忙於工作,所以做飯的都是我的小女兒。她幾周來為全家準備的美味飯菜都把我們寵壞了,但按照她通常的學校時間表,她的網上課程開始了。...
五月 2020
飛鏢,看起來又好玩又簡單,對吧?然而,我認為,沒有哪種運動像飛鏢那樣一般人看來容易,但實際上對運動員的要求却如此之高。飛鏢是一種精神力量和技巧同樣重要的運動。 緩解壓力的有趣運動 我接觸飛鏢已經快四年了。最初是一種下班後釋放壓力的消閒運動,我們都知道法律專業工作是緊張的。在香港,有很多各式各樣的飛鏢聯賽,既有鋼針飛鏢(配刷毛鏢靶),也有軟針飛鏢(配電子鏢靶);每周都會舉行比賽。...
四月 2020
法拉利創始人恩佐·法拉利(Enzo Ferrari)有一個夢想,他說:「夢想變得越來越大,大到要造一輛車,它在彎道上不會減速,在不離開地面的情况下就能飛起來⋯⋯」而擁有這樣一輛車將是大多數人的夢想,從詹士邦(James Bond)的阿斯頓·馬丁(Aston Martins),從《回到未來》(Back To The Future)...
二月 2020
「明信片是一種匿名的藝術。它們代表著一種集體品味;它們的特質是時代的,而不是特定的個人。」 — Ian Buruma: “Historical Postcards of Hong Kong”導論。Bob Davis編輯,1989年。 大概40年前,我在中環一間舊郵票店看到一張描繪1910年代香港最高法院的彩色明信片(見照片A - 明信片,明信片上印有一張寄往英國謝菲爾德(Sheffield...
一月 2020
Enduroman Arch 2 Arc Challenge的賽程連接著全球兩個非常美麗的城市,倫敦和巴黎。挑戰者以跑步、游泳及踏單車三種方式去橫跨兩大城市來完成全程賽事。計時器由挑戰者從倫敦大理石拱門跑步出發就會開始計時,直至抵達巴黎凱旋門才停止。 跑步賽段長140公里,挑戰者首先跑進倫敦市中心的繁忙街道,然後穿越郊區跑到肯特郡,再由肯特郡跑到東岸...
十二月 2019
對我而言,藝術是一種情感的表達。藝術不需要太多正規的學習,只需要一顆純潔和坦然的心來自由地表達個人對世界的觀感。只要你願意表達你的情感,無論是寫作,繪畫,唱歌,演戲還是跳舞,你就是一個藝術家。巴勃羅·畢加索(Pablo Picasso)曾說過:「每個孩子都是藝術家,問題是如何隨著成長,保持這藝術家的初心。」我們都曾是藝術家,但隨著成長,我們傾於把情感埋藏於內心深處。以我為例,...
十月 2019
眾所周知,從事法律行業會令人神經緊張,我們都試過開了一整天會後,才開始草擬協議或法律意見,或深夜回覆客戶電郵。如果我們全情投入拼搏事業,或許對身心健康有損。我個人就選擇了巴西柔術(現在通常稱為BJJ)來達致事業與個人生活平衡。 巴西柔術歷史概述 我國是全世界最多人習武的國家,但卻很少人聽過巴西柔術(雖然香港有幾個巴西柔術館,聽聞內地和台灣亦有幾間學校)。巴西柔術在巴西有多受歡迎?...
九月 2019
我大約於三年前開始學跳鋼管舞。剛開始時我覺得鋼管舞是一項頗為有趣的運動,然而,在學習的過程中,我漸漸地愛上這種舞蹈,而我現在亦非常熱愛鋼管舞。鋼管舞不但是一項可以鍛鍊身體的運動,更能讓我通過舞蹈來表達自己的情感。當人們發現我既是律師又參加鋼管舞比賽時,常常驚訝地問「你為什麼喜歡鋼管舞?」,彷彿在表示鋼管舞與我的法律訓練或職業大相逕庭。因此,當主編邀請我撰寫有關跳鋼管舞的心路歷程時,...
八月 2019
高一鋒律師十分喜歡尋找尋找利用科技來提高生產力的新方法。他認為科技可讓他更準時下班,「偷回時間」多點享受家庭生活。他一直對編寫電腦程式感興趣。學習利用不同電腦語言來編碼和設計程式當然有用,因為現今應用程式和網站與人的生活息息相關。他是企業家,並曾擔任國際企業的內部法律顧問和私人執業律師。他在香港律師會擔任創新科技委員會委員,並負責舉辦以法律為主題的「創科馬拉松」(legal-themed...
七月 2019
已在香港居住的Scott Thiel,選擇以獨特的方式來探索香港。他踏遍過香港各區的遠足徑後,現在帶著獨木舟出海冒險。 這項水上運動讓他能夠坐下來,從遠處欣賞「非常有趣的香港景觀」。 Thiel是DLA Piper合夥人,專長科技和網絡安全。他說:「你可以坐獨木舟去冒險,沒有特定航道的約束,喜歡那裏就可以划到那裏。」 「這是種很好的探索方式,可偶然認識全新的地方。...
六月 2019
Errol Bong是Liquidnet亞太區法律與合規主管,他相信與時俱進的機構明白僱員工作與生活平衡的好處 Errol Bong明白努力工作的意義,他努力取得香港、新南威爾士、英格蘭和威爾斯、紐約和華盛頓州的執業律師資格。考取紐約律師資格時尤其艱辛,因為期間他同時全職擔任瑞士信貸集團法律顧問部門主管。但是,他認為管理個人的工作與生活平衡極為重要。...
五月 2019
壘球是棒球的一種變形,一個世紀前起源於芝加哥。這項運動流傳至亞洲,並已在香港站穩陣腳。 雖然受到空間限制,香港缺乏壘球場地,但有一群人對壘球的熱愛始終堅定不移。當中包括孖士打律師行房地產開發合夥人楊立仁律師。 楊律師年少時在美國接觸棒球,但在香港大學時偶然接觸壘球,漸漸喜歡上這項運動。 楊律師加入香港大學壘球隊當投手,更增強了他對這項運動的投入。...
四月 2019
草地滾球是一項精準的運動,要求身體各部位協調和同時掌握多種動作。遺產事務律師蔡克剛醉心草地滾球運動40年,他表示,草地滾球與桌球或飛鏢一樣,是一項「精準的遊戲」。 「看穿對手和發揮策略涉及很多戰術。而草地滾球的樂趣來自能發出稱心如意的一球,參加一場愜意的比賽及享受振奮人心的團隊精神。」蔡律師是蔡克剛律師事務所合夥人,自1978年起參與草地滾球。 蔡律師在70年代在倫敦修畢法律回港後,...
三月 2019
周恩惠律師是衛達仕律師事務所的顧問,熱愛彈豎琴。她希望利用自己的愛好來改變生命。 周律師十年前發現了彈豎琴的樂趣。當時豎琴是罕見而特權的樂器選擇。但作為衛達仕律師事務所財富規劃和稅務顧問的周律師,希望創造新的規範,因此,她創立了慈善機構,將愛好變成使命,希望推廣豎琴和通過音樂改變生命。 發現豎琴 她說:「十二年前一位朋友介紹我接觸豎琴時,豎琴不是常見的樂器。」...
二月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