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 v A
原訟法庭
建築及仲裁訴訟案2017年第57號
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周家明內庭聆訊
2018年7月30日

仲裁 – 法律程序 – 展開仲裁的權限 – 為要根據貨運保單索償,保險人和受保人訂立和解協議 – 保險人針對承運人展開仲裁,聲稱受保人是共同申索人 – 代位保險人不具權限以受保人名義展開仲裁 – 衡平法上由受保人轉讓訴因給保險人的轉讓 – 根據保險人和受保人的協議,仲裁程序必須由受保人加入成為其中一方 – 得到受保人授權以其名義展開的仲裁

保險 – 轉讓權益的權利 – 仲裁 – 被轉讓權益的保險人可有權限以受保人的名義展開仲裁

第二答辯人(V)簽發提單確認用它的船(該船隻)把鎳礦(貨物)由印尼運到中國。申請人(T)是提單持有人及提單上的通知方。T和C就貨物訂立貨運保單(該保單),T是受保人,C(現稱為A,第一答辯人)是保險人。該保單受英國法律監管。在2011年12月,該船隻運載貨物在菲律賓,在菲律賓沉沒,導致貨物及該船隻的滅失。在2012年6月,T根據該保單的條款,在上海海事法院向C展開法律程序。在2012年11月,T和C訂立和解協議(該協議),據此,C同意支付340萬美元給T。該協議亦規定,該協議應受中國法律監管,該協議的中英文版本如發生歧義,當以中文版本的內容為準。其後,A按照所協定的,支付340萬美元給T,T也按照該協議,簽署標題為「權益轉讓書(權益轉讓書)」的文件。權益轉讓書規定,「鑑於……金額……,……[T],……同意將有關保險標的的一切權益和救濟,……,轉讓給[A],我們也……和同意,如有需要,允許以我們的名字對任何第三方採取貨物求償的任何程序,且在此程序中提供……協助」。在2012年12月, 宣稱代表A和T針對V提出的仲裁申索展開,就貨物的滅失索償。 T爭辯指它不知道有仲裁以它的名義展開,一直到2017年5月才知道。 T質疑A以它名義作為仲裁的申索人的權限,但T的質疑被仲裁庭駁回。 T針對A和V展開這次訴訟,要求法庭宣告仲裁庭對T沒有司法管轄權。

裁決 –駁回申請:

(1) 根據《示範法》第16(3)條裁定仲裁庭對任何特別所指的可有管轄權時,法庭是重新作出裁定,絕不受仲裁庭的決定所約束。就仲裁一方而言,不獲該方授權但以其名義展開仲裁程序一事,是關乎仲裁庭管轄權的問題(引用SEB Trygg Holdings Aktiebolag v Manches [2005] 2 Lloyd's Rep 129、S Co v B Co [2014] 6 HKC 421)(見第20-21段)

(2) 受保人將權益轉讓給保險人一事,受到保險合約的適當法例所監管。監管貨運保單的適當法例是英國法例。在沒有任何證據反證的情況下,就此案而言,已假定英國法例與香港法例是一樣的。在2012年11月向T支付340萬美元之後,A取得給轉讓的權益,有權根據提單,就T的申索向V索償,只是A作為被轉讓權益的保險人,無權或沒有權限以T的名義展開仲裁(引用Edwards (John) & Co v Motor UnionInsurance [1922] 2 KB 249、Yorkshire Insurance Co Ltd v Nisbett Shipping Co Ltd [1962] 2 QB 330、Esso Petroleum Ltd v Hall Russell & Co [1989] AC 643)(見第23-27段)

(3) 中國法律是管限權益轉讓書的適當法律。鑒於和解協議:(a) 訂明權益轉讓書的格式和內容,及(b)包含條款明確選擇以中國法律為管限和解協議的法律,而權益轉讓書是以和解協議為依據而發出並交付給A的,因此推想中國法律是各方選取的法律。無論如何,其他最接近也有最真實關連的規定,都指向同一個結果。(見第29-32段)

(4) 權益轉讓書使T一切權利和救濟的轉讓生效。權益轉讓書述明,T將一切權利和救濟,包括就貨物的滅失向第三方追討賠償或損害賠償的權益,轉讓給A。和解協議第8條訂明,如中英文發生歧義,以中文版本的內容為準,這個原則同等適用於權益轉讓書。權益轉讓書的標題和正文表明是轉讓權益,不是取代地位和權利。然而,仲裁展開之前,V不獲通知T的權利和濟助已根據權益轉讓書被轉讓,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第八十條的規定,是項權益轉讓對V不發生效力。(見第36-45段)

(5) 約前談判是可接納的證據,以協助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所指的「誠實信用」原則,解釋書面合同;而A在簽署權益轉讓書之前,已表明同意只會在適用法律規定法律程序必須以T的名義展開的情況下,才以T的名義對第三方採取求償的法律程序。基於附屬承諾或不容反悔的原則,又或者依據對權益轉讓書的真確詮釋,上述同意對A具有約束力。(見第53段)

(6) 如果訴訟是為了衡平法上的受讓人而提出的,法庭為求轉讓人受到審判結果的約束,通常在頒布最終判決之前,要求該受讓人將轉讓人帶到法庭面前,以原告人或被告人的身份出庭。這是法庭長久以來的一貫做法,而這種做法是程序規定,不是實質規定。基於權益轉讓書所達致的結果是在衡平法上轉讓T針對V提出訴訟的權利給A,合併T使其作為針對V提出的仲裁程序的一方,可以說成是權益轉讓書「規定的」。仲裁是獲T授權後以其名義展開的,因此仲裁庭對T有司法管轄權。(引用Norman v Federal Commissioner of Taxation (1963) 109 CLR 9、The Aiolos [1983] 2 Lloyd's Rep 15、Sim Swee Joo Shipping Sdn Bhd v Shirlstar Container Transport Ltd [1994] CLC 188、Allson Classic Hotel (HK) Ltd v Harvest Star International Ltd [1996] 2 HKLR 330、Robert v Gill & Co [2011] 1 AC 240、Kapoor v National WestminsterBank Plc [2012] 1 All ER 1201、Secretary for Justice v Global Merchant Funding Ltd (2016) 19 HKCFAR 192)。(見第45、54-60段)

應用

這是一宗向法庭申請宣告仲裁庭對申請人沒有司法管轄權的案件。涉案仲裁是以申請人及第一答辯人的名義針對第二答辯人展開。案情已在判決書詳細列出。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