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ay Music Ltd v Hong Kong Karaoke Licensing Alliance Limited: 版權審裁處的里程碑式裁决

版權審裁處(下稱「審裁處」)於2019年12月23日就Neway Music Limited(下稱「Neway」)提交的關於Hong Kong Karaoke Licensing Alliance Limited(下稱「HKKLA」)為複製卡拉OK音樂視頻(下稱「KMVs」)所實施的特許計劃所收取的特許費是否合理一案作出裁決。

審裁處經過37天的聆訊後,認為HKKLA的卡拉OK伺服器特許計劃(下稱「特許計劃」)的舊曲庫的結構和收費率均屬合理,並沒有對其作出任何更改。

這是版權審裁處自1997年12月根據《版權條例》(香港法例第528章)(下稱《條例》)成立以來,首次作出實質性裁決。

背景

Neway是Neway集團的一部分,該集團經營著香港最大的卡拉OK連鎖店,並負責為該集團獲得提供卡拉OK服務的相關特許。

HKKLA是獲Sony Music Entertainment Hong Kong Limited、Warner Music Hong Kong Limited(and EMI)及Universal Music Limited授權的特許機構,負責洽談及向香港與澳門的卡拉OK場所發放其KMVs的複製特許,以及向其特許持有人收取特許費。

Neway於2010年8月9日發出申請通知書,其中投訴根據特許計劃收取的特許費不合理/過高,並要求審裁處依據該《條例》第155(3)及/或第156(3)條裁定合理的特許費以作出調整。

爭議點

由於Neway在其書面陳詞的結語中改變立場,審裁處面對的主要問題是:(A)HKKLA在特許計劃下收取的特許費,以及考慮到提供和批出該等特許的條款,是否不合理;及(B)若裁定該收費不合理,合理收費為何。

適用原則(一):審裁處的管轄權

根據該《條例》,審裁處獲授權管制由特許機構營辦的特許計劃或由特許機構批出的特許。設立審裁處的目的,是防止版權擁有人在與有意利用其版權作品的人打交道時,濫用專利權或近乎專利權。

一般而言,只有在涉及特許計劃或特許機構的情況下,才可實施這類管制。值得一提的是,版權擁有人沒有義務通過特許計劃或使特許機構代為管理其版權作品的方式,就其作品發出特許。如果兩者皆沒有,則拒絕批出特許之舉及版權作品的特許條款將不受審裁處的司法管轄權所規限。

在這宗個案中,無可爭議的是,就該《條例》第145(4)條及第145(1)條而言,HKKLA是一個特許機構,而其特許計劃是一個特許計劃。

適用原則(二):審裁處的做法

一般考慮:不合理的歧視

本《條例》第167條規定審裁處在釐定特許計劃或特許的合理之處時須考慮的因素。

這些因素包括:(A)在類似情況下,是否有其他計劃或其他特許可供其他人士使用;(B)該等特許計劃的條款;(C)有關作品的性質;(D)有關各方的相對議價能力;及(E)特許持有人或準特許持有人可在何程度上獲提供關乎特許計劃或特許條款的有關資料。

審裁處在行使其權力時,須確保在該轉介所關乎的計劃或特許下的特許持有人,和由同一人或由任何其他人所營辦的其他計劃下或批出的其他特許下的特許持有人之間,並沒有存在任何不合理的歧視。

審裁處一般有責任顧及所有相關的考慮因素,特別是在行使其權力時,會否與作品的正常利用有所抵觸,或會否不合理地損害版權擁有人的合法權益。

可比擬法

至於釐定收費是否合理時所採用的方法,審裁處參考了英國版權審裁處經常採用的「自願買家和自願賣家」的經典測試。簡而言之,這項測試關乎自願的特許人和自願的特許持有人之間商定的適當費率。

審裁處認識到「可比擬資料」的重要性,這不單是因為第167(1)(a)條要求「在類似情況下」考慮可供其他人士使用的計劃和特許,還因為這是有關合理收費水平的最佳參照資料。

在評估一項計劃或一項特許是否構成「可比擬資料」時,主要的考慮因素是商業現實。審裁處注意到英國版權審裁處在AEI Rediffusion Music Limited v Phonographic Performance Limited一案中的意見,即「如果在所有情況下,這是適當的,審裁處有權尋找與爭議的特許具有不同法律權利的特許作為相關的比較對象。同樣,如果特許不適合作為比較對象,審裁處可以忽略具有相同法律權利的特許。審裁處的任務是釐定使用版權材料的酬金比率,而在我們看來,主要考慮的因素應該是商業現實。」

審裁處會考慮通往潛在的可比擬資料結果的情況,以檢視特殊考慮因素是否會使其與所檢討的收費相比時失去可比性。

裁定

卡拉OK伺服器(「K-Server」)系統是局域網,其中主電腦被用作網絡中的伺務器,用於上傳、存儲和複製該本地卡拉OK網絡中的所有數碼KMV檔案的副本。該網絡與每個卡拉OK房間內的卡拉OK終端機相連,顧客可以在那裏按需要播放和演唱KMVs。當顧客選擇某KMV時,該KMV的數碼檔案將被複製副本,並作為臨時副本或高速緩存副本存儲在卡拉OK終端的系統中。

因此,由於該《條例》第23條的其中一些限制,包括以電子方式將作品儲存在任何媒介內,以及複製短暫的複製品,所以,若要合法地進行上述複製,便須獲得K-Server特許。

有關K-Server特許的一個重要特點是,它是以一攬子特許的形式授予的,也就是說,特許持有人有權以一筆規定的費用複製所有獲特許的KMVs,而不管KMVs的用途如何。

審裁處接納並十分重視以下事實,即使用、立即播放不同藝人多個不同時期的KMVs資料庫的KMVs的權利,以及可讓不同顧客同時使用KMVs,這些都對Neway等卡拉OK場所的經營者構成重要利益。

至於HKKLA的K-Server特許計劃對「舊曲庫」KMVs(已在市場上作商業性發售一段時間的KMVs)的收費形式,審裁處獲悉: (a)收費是根據設有卡拉OK設施的房間數目計算。 根據HKKLA,為了便於管理,採取了房間數目作為計算基礎;(b)是以一攬子特許的形式授予的; 及(c)HKKLA提供的曲目非常珍貴,因為這些唱片公司都是全球最大唱片公司的本地公司。

審裁處面臨最具爭議性的問題之一是PPSEAL的K-Server特許計劃的可比擬性。這計劃在2005年推出,當時卡拉OK場所須購買實體光碟的KMVs為顧客提供卡拉OK服務。當時,卡拉OK場所須在其處所內保持一個龐大的KMVs資料庫,為顧客提供足够的KMVs選擇。由於使用日久引致的損壞,他們還需要補充每個KMVs的實體光碟。唱片公司能够從銷售KMVs的實體光碟中獲得可觀的利潤。然而,其後卡拉OK場所開始使用K-Server系統後,便停止購買實體光碟播放KMVs。

有關PPSEAL的K-Server特許計劃由2007年1月至2012年3月的收費如下:

  1. 最多3個房間:每個地點每年HK$16,000元x CPI(B)(即乙類消費物價指數);或
  2. 4至50個房間:HK$32,000 x CPI(B);及
  3. 超過50個房間,每增加的一間:每年每間房間HK$160 × CPI(B)

雖然HKKLA和Neway同意PPSEAL的K-Server特許計劃的起步收費率是合理的,但HKKLA對該計劃的「結構」是否合理存有爭議。

HKKLA提交的意見認為,PPSEAL的收費結構未能反映小型卡拉OK經營者與大型卡拉OK經營者在使用KMVs方面的差異。簡而言之,一個有4個房間的卡拉OK經營者沒有理由要支付與一個有50個房間的卡拉OK經營者相同的特許費,因為房間越多,使用量就越高。因此,收費結構偏向有利於大型卡拉OK場所,導致對規模較小的經營者造成不公平的歧視,而根據該《條例》,審裁處有責任避免這種情況。PPSEAL收費結構未能考慮及大型卡拉OK經營者對版權作品的使用量較高,因而與根據該《條例》第167(3)條所述正常利用版權作品的做法相抵觸。

另一方面,Neway試圖從兩方面描述使用的特點:第一,根據K-Server系統更換的KMVs實體光碟的使用情況,這是按照K-Server特許支付的;第二,根據公衆表演特許支付的KMVs的實際播放和表演的使用情況,而費用是參照屏幕數量和座位數量計算的。Neway辯稱,由於早在推出PPSEAL K-Server特許計劃之前,該公司一直在支付PPSEAL公衆表演特許的費用,因此該等制訂後一項特許計劃的人必須緊記,(A)卡拉OK營辦商一直在支付大量公衆表演特許費,及(B)推出K-Server特許是為了補償唱片公司在銷售載有KMVs的實體光碟方面的損失。因此,Neway聲稱PPSEAL收費的結構沒有任何不合理之處。

審裁處駁回了Neway在K-Server特許下對使用情況的描述,即僅僅是為了補償實體光碟銷售的損失,因為這種描述忽視了K-Server系統相對於實體光碟的價值和增加的好處。審裁處亦認為,公衆表演特許與裁定HKKLA的收費是否合理無關,而那是目前另一轉介的事項。審裁處接納HKKLA的意見,並得出結論,認為PPSEAL收費的結構在以前及現時皆是不合理的。

結論

審裁處在剔除提交審裁處的其他可比擬資料的相關性及考慮所有相關情況後,認為HKKLA的K-Server特許計劃的結構及收費是合理的,因為該計劃反映了不同規模的卡拉OK營辦商在須繳付的特許費總額及每間房間特許費方面的使用情況的差異,而沒有作出任何調整。

 

Jurisdictions: 

廖長城資深大律師事務所大律師

謝大律師主要的業務是知識產權和快速增長的競爭法業務。他的經驗包括在版權審裁處為答辯人成功代理 Neway Music Ltd v Hong Kong Karaoke Licensing Alliance Ltd (CT 2/2010) 一 案, 以及 Monster Energy Companyv 洪嘉珮 [2020] HKCFI561 一案,這是自2019 年「新知識產權特定類別審訊表」創建以來 的第一次商標案上訴。在競爭法方面,謝大律師目前代理的是 Taching Petroleum Company Ltd v Meyer Aluminium Ltd (CTA 1/2018) 及 Shell v Meyer Aluminium Ltd (CTA 2/2018),這是香港競爭事務審裁處開始的頭兩起私人訴訟。他亦在 Competition Commission v T.H.Lee Book Company Limited & Ors (CTEA 2/2020) 涉嫌教科書卡特爾一案中作為代表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