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TR Corp Ltd v Tsang Kin Shing
原訟法庭
裁判法院上訴案2017年第170號
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張慧玲
2018年4月19日、6月7日

刑事法及訴訟程序—未獲香港鐵路有限公司書面特准,在港鐵車站大堂的鐵路處所範圍內張貼物品,即貼紙—要證明有書面特准的責任在辯方—《香港鐵路附例》(第556B章,附屬法例)第32(a)條—人權—言論及表達自由—「禁止」並不違憲,不是無理地限制表達自由—「禁止」符合「相稱性分析」

被告人被控「未獲香港鐵路有限公司(「港鐵」)書面特准,在港鐵車站大堂的鐵路處所範圍內張貼物品,即貼紙」罪,違反《香港鐵路附例》(第556B章,附屬法例)第32(a)及43條,經審訊後被裁定罪名成立。裁判官裁定,《香港人權法案》
「《人權法》」雖然對港鐵有約束力,但有關控罪沒有抵觸《基本法》或《人權法》、也沒有違憲。此外,附例第32(a)條的「除非得到港鐵公司書面特准」這句語是一項否定聲言,因此,被告人有責任以相對可能為標準,證明已獲得書面特准。被告人就定罪提出上訴,爭論說:(a)裁判官錯誤裁定附例第32(a)條合憲,因為附例第32(a)條全面禁止未獲港鐵書面特准而在鐵路處所範圍內張貼物品,是不合比例地侵犯被告人的言論和表達自由;(b)裁判官錯誤裁定控方已在憲法議題上履行舉證責任,因為控方並無提出證據證明確立該附例的恰當目的,以及該附例和恰當目的的理性關連;及(c)控罪未獲證實,因為「除非得到港鐵公司書面特准」這句語是一個控罪元素,不是一個否定的聲言,控方就這點提呈的只是傳聞證供。控方不爭議《人權法》或
《基本法》對港鐵適用與否,倒聲稱有關限制具有清楚的法律基礎,而「未獲[港鐵公司]書面特准」這句語不是控罪元素。

裁決—駁回上訴:

1) 港鐵無可置疑是公共主管當局,因此根據《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第383章)第7條,《人權法》對港鐵有約束力。港鐵亦受到《基本法》約束。(見第
39-42段)

2) 附例第32(a)條所列的限制具有清楚的法律基礎及背景原因。表達自由不是一種絕對的權利,附例只規範被告人表達其言論的其中一種形式。有關附例不是「一刀切」,隨意張貼貼紙有可能引來多人圍觀,以致阻塞通道;又或貼紙遮擋港鐵的指示牌,又或影響其他獲港鐵准許張貼廣告的廣告商的權益。作出平衡時,不用考慮被告人張貼的貼紙很易弄脫。此外,港鐵除了為施行《公安條例》(第245章)被視為公眾地方外,鐵路處所並非公眾地方,而是屬港鐵的財產。就此而論,支持有關附例所列的限制,作為保障港鐵財產權利的理據,須獲相當大的比重,而有關附例符合「相稱性分析」(引用HKSAR v Ng Kung Siu [1999] 3 HKLRD 907、HKSAR v Chow Nok Hang (2013) 16 HKCFAR 837、HKSAR v Fong Kwok Shan (2017) 20 HKCFAR 425)。(見第43-59、62-64段)

3) 控方不需要傳召港鐵高層作證,因為控方證人已指出若收到特許批准張貼貼紙,他會獲悉有關事宜。(見第60段)

4) 「除非得到港鐵公司書面特准」這句語不是控罪元素。相反,它是一項否定的聲言,是《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221章)第94A條所指的例外或豁免罪行的情況。就此而論,被告人有責任以相對可能性為標準,舉證證明有書面特准(有別於Tse Mui Chun v HKSAR (2003) 6 HKCFAR 601、Tong Yiu Wah v HKSAR (2007) 10HKCFAR 324)。(見第73-
76段)

上訴

這是一宗上訴案。被告人被控未獲書面特准,在港鐵處所範圍內張貼物品,違反《香港鐵路附例》(第556B,附屬法例)第32(a)及43條,經審訊後被裁判法院裁判官吳重儀裁定罪名成立。被告人就定罪提出上訴。案情已在判決書詳細列出。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