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hammad Mongal Mia v Torture Claims Appeals Board
上訴法庭
民事上訴案件 2019 年第 531 號
上訴法庭法官鮑晏明, 原訟法庭法官張慧玲, 原訟法庭法官黃國瑛
2020 年 4 月 21 日、5 月 7 日

行政法—酷刑聲請上訴委員會—司法覆核—濫用法律程序—不服被剔除第二次就同一裁決申請司法覆核許可的申請,提出上訴—早前的法律程序已在第二次申請中披露—上訴不一定是濫用法律程序—民事程序—剔除

X提出免遣返聲請尋求保護,但遭入境事務處處長和酷刑聲請上訴委員會(委員會)駁回。X尋求司法覆核委員會的決定,向原訟法庭提交申請司法覆核許可的申請。X的申請遭駁回,但他沒有上訴反對。可是他相隔幾近四個月後才提出另一次許可申請,要求獲許可申請司法覆核委員會的決定。他在自己用作支持申請並已存檔的誓章中聲稱,之前申請司法覆核許可的申請「由於陳述不足」而遭駁回,隨後他尋求延長申請司法覆核的時限。原訟法庭法官留意到之前的申請不成功,認定在他席前的申請是X試圖就相同事宜重新提起訴訟而提出的,因而命令剔除並撤銷那次申請。X針對裁決提出上訴。

裁決—駁回上訴:

1).  誠然,多番尋求針對委員會的同一決定提出司法覆核是流於濫用法律程序,可是,至少在早前的法律程序已被披露的情況下,針對申請被剔除一事而提出的上訴,本身不一定是濫用法律程序(考慮Re Mamun Mohammad Tuhin Al (CACV 72/2018,[2018] HKEC 2077)、Sujan Gazi v Torture Claims Appeal Board (CACV 171/2018,[2018] HKEC 2320)、Begum Khadija v Torture Claims Appeal Board (CACV 571,[2018] HKEC 2477);解釋BeparyShahealom v Torture Claims Appeal Board (CACV 245,[2018] HKEC 3105))。(見第18−21段)
2).  然而,當根據上訴的成功機會考慮是次上訴時,上訴理由裡找不到干預原訟法庭法官裁決的基礎。駁回申請的唯一理據是濫用法律程序,即違反一事不能兩審的原則。上訴通知、誓章或陳詞綱要沒有處理原訟法庭駁回申請的理據,上訴人的陳詞較着重於具體的投訴。(見第22段)

上訴

這是一宗上訴案。此前,上訴人的免遣返聲請遭酷刑聲請上訴委員會駁回;他提出申請司法覆核許可的申請,但遭原訟法庭暫委法官陳忠基剔除及撤銷。上訴人針對陳法官的裁決提出上訴。案情已在判決書詳細列出。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