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ter to Hong Kong Lawyer

增加獲得司法濟助的機會

公益性大眾法律服務,或簡稱「公益服務」,是指律師無償協助社會上不能獲得司法濟助機會的人士。然而,在香港,有制度上的障礙,阻礙了一些律師進行公益服務。本文將討論其中兩個障礙,並考慮可能的改革。

第一個障礙是「非政府組織」無法聘請律師向當事人提供諮詢和作他們的代表律師。第二個問題是,希望從事公益法律工作的機構內部法律顧問無法獲得保險。這些問題並非不能解決,其他司法管轄區亦已消除這些障礙。這不是香港能否作出改變的問題,而是何時才能作出改變的問題。

與獲得司法公正協助的差距

雖然政府、法律專業團體、「非政府組織」及其他機構在香港提供了很多法律服務,但所提供的法律服務顯然並不足夠。例如,在2018年提出的18,405宗法律援助申請中,只有8,252宗獲得法律援助證書(https:/www.lad.gov.hk/eng/Statistics/cer.html)。這就是說,大約有10,000人,再加上那些需要援助但沒有申請法律援助的人,需要到其他地方尋求法律援助。

四年前,公益服務信息交流中心PILnet指出,「非政府組織」報稱越來越多的當事人要求法律諮詢和代表律師方面的幫助。在香港現時的規管架構下,「非政府組織」的職員,即使是合資格的律師,也只能作出轉介和提供基本資料。要取得香港律師會的執業證書,申請人必須從事私人執業,或受僱於工商界、擔任法律教師或受僱於政府。而「非政府組織」不屬於任何類別。通過增加一個法律中心 /「非政府組織」的類別,則「非政府組織」可以僱用律師直接協助其當事人。這些「非政府組織」將承擔與任何律師事務所相同的對當事人的責任和專業義務。

為了尋找出在香港未獲滿足的法律服務需求,PILnet與國際律師事務所歐華律師事務所合作,研究有關法律服務的需要、可提供的協助及獲得司法公正協助的障礙,並在2017年作出報告:This Way:Finding Community Legal Assistance in Hong Kong。(“This Way”)

https://www.pilnet.org/images/FINAL_REPORT_31_May_2017.pdf

“This Way:Finding Community Legal Assistance in Hong Kong”

在為了寫「This Way」而進行的研究過程中,據估計,在過去一年,曾與PILNET接觸的「非政府組織」中有10個收到了大約8,000個與法律有關的詢問。主要的法律問題涉及犯罪、歧視、住房、勞工/就業、移民、社會福利、消費者、家庭和家庭暴力。(This Way 第13頁)這裏有共同點:向「非政府組織」要求援助的大多數人不瞭解法律,不能獲得基本的法律信息,也不能負擔聘請律師的費用。

對被邊緣化的社會人士來說,即使是輕微的法律問題也可能產生毀滅性的影響。黃耀初先生是Hong Kong Centre for Pro Bono Services Limited的共同創辦人及董事,該機構在深水埗經營一間法律諮詢中心。當事人包括有經濟困難的老年人、在職窮人、新移民和釋囚。黃耀初先生說:「雖然我們看到的一些法律問題對於有經驗的從業者來說似乎是乏味的,但對於那些弱勢人士、那些常常被貧困、失業、殘疾、種族和文盲所邊緣化的人,這些問題對他們日常生活是非常重要 - 這是另一層全然的困苦和社會流動的障礙。」

可能的改革

「This Way」提供了24項建議(This Way 第69頁),包括此處討論的問題:

首先,「This Way」建議香港律師會檢討執業證書的規章制度,使在「非政府組織」工作的香港合資格律師能夠取得執業證書。當事人也與任何律師事務所的當事人一樣,將得到同樣的協助。而「非政府組織」將遵守專業規章制度,並與任何其他律師事務所一樣接受律師會的監察。「非政府組織」僱用執業律師的成功例子,例如在新加坡、澳大利亞、加拿大和英國的,均是多種多樣。大多數法定「非政府組織」的資金來自政府和慈善捐款。(This Way 第57頁)。

社區法律服務模式的批評者有時表示擔心,提供免費法律服務可能會損害小型律師事務所的利益。黃耀初先生評論說:「法律市場的新進入者不一定是一個問題,特別是當社會上仍有一部分人沒有得到服務的時候。」事實上,對現有的本地律師事務所來說,可能有實際的好處,因為我們的中心會把那些有能力支付費用,但根本不知道與律師打交道及缺乏這方面經驗的客戶,轉介給其他律師事務
所。」

第二項建議是請求專業團體檢討那些妨礙機構內部法律顧問提供公益服務的政策和規則。在其他司法管轄區,例如澳大利亞和新加坡,已作出改變,允許機構內部法律顧問提供公益法律服務。

新興的機構內部法律顧問公益服務

對公司法律顧問公益服務的興趣正在迅速增長。前私人執業律師、現任Star Anise Legal聯席董事總經理的Annie Tang回憶,在2016年她為機構內部法律顧問主持了一次「法律周會議」,主題是公益和社區服務。令她吃驚的是,有170人出席了會議。她回憶說,「他們熱衷於公益服務,但也對阻礙他們做這些工作的監管和保險障礙感到沮喪或不瞭解。」

羅兵咸永道全球法律顧問兼ACC HK副總裁Sharyn Ch’ang回憶說:「我們知道,鑒於現有的監管制度,我們需要有系統的方法來瞭解香港的公益事業。因此,ACC HK於2018年制訂了多項措施,包括成立一個專責的公益工作委員會,以促進律師事務所、香港律師會、香港大律師公會和非牟利及慈善團體就其立場及需要進行討論,以及為機構內部法律顧問編制公益服務指引,這是香港首份此類的指引。2019年,我們將在支持本指引的工作基礎上繼續推行其他項目,以提高對基於法律和技能的交付模式的認識,並將與保險公司和香港律師會,就機構內部法律顧問可能獲得的專業保險選擇,一起進行探索。」

妨礙機構內部法律顧問做更多公益服務的最大障礙是缺乏專業彌償保險。歐華律師事務所的區域風險經理兼亞洲法律顧問Annette Beashel是 “Pro Bono Legal Work in Hong Kong - A Guide for In-House Counsel”的作者之一,與Association of Corporate Counsel-Hong Kong (ACC HK) 共同撰寫該刊物。https://www.hkcca.net/resources/Documents/News/The_In_House_Counsel’s_Guide_to_Pro%20Bono_V9.pdf

Annette Beashel認為,即使在目前的限制範圍內,公司法律顧問也可以做很多事情,但她提醒,他們必須確保適當考慮項目的專業彌償要求、他們自己的專業知識,以及這是一個他們自己可以做的項目,還是一個需要與一家律師事務所合作來做的項目。機構內部法律顧問參與公益服務的關鍵障礙之一是缺乏專業彌償保險,即使他們想自己購買,但這是很難辦得到。其他司法管轄區,例如澳大利亞和新加坡,已找到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法,希望香港亦能儘快找到解決方法。」

澳大利亞和新加坡機構內部法律顧問的公益服務

在澳大利亞,社區法律中心可以僱用律師,這些律師能夠監督包括機構內部法律顧問的法律志願人員。2009年,在Australian Pro Bono Centre (APB Centre)、新南威爾士州律師會、LawCover和歐華律師事務所的協作下,APB Centre設立了全國公益服務專業彌償保險計劃。該計劃為從事公益項目的律師和律師助理提供專業 償保險,而該等項目必須已得到APB Centre的批准。機構內部法律顧問可為他們正在處理的公益服務事項申請保險,或在該中心的已核准公益事項登記冊上尋求機會:https:/www.probonocentre.org.au/provide pro bono/pi insurance scheme/register/

The Hong Kong Centre for Pro Bono Service Limited現正研究在香港設立類似計劃的可行性。

在新加坡,2013年實行了監管改革,令沒有新加坡執業證書的新加坡合格律師能夠在某些情況下提供公益法律諮詢和代表律師。如果他們是通過新加坡律師會管理的公益計劃來提供法律服務的話,則機構內部法律顧問可享有律師會的保險。

公益服務 — 造福社區

香港有一個充滿活力的公益服務社群,渴望做得更多。通過消除對公益工作的障礙,這些障礙包括例如非政府組織的律師和機構內部法律顧問遇到的障礙,則大眾獲得司法濟助的機會將擴大到目前找不到法律援助的弱勢社群和被邊緣化的人群。

大眾獲得司法濟助的機會有利於整個社會。

Jurisdictions: 

Pro Bono Counsel – Asia

外地註冊律師(新南威爾士)

歐華律師事務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