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 Ka Chon v Interactive Brokers LLC
上訴法庭
民事上訊案件2018年第611號
高等法院上訴法庭副庭長關淑馨 高等法院上訴法庭法官張澤祐 高等法院上訴法庭法官朱芬齡
2019年7月23日、8月2日

破產—將法定要求償債書作廢—失實陳述—仲裁條款所涵蓋的爭議—法定要求償債書應否因為仲裁協議而予以作廢—Lasmos案的處理方法

申請人B與答辯人R訂立客戶協議(「客戶協議」),據此,B在R的網上經紀交易商平台開立網上投資組合孖展帳戶(「孖展帳戶」)。在2015年1月,由於某國家銀行的政策改變,孖展帳戶的清算淨值暴跌,變為負值。R其後向B送達法定要求償債書,要求他償還孖展帳戶的赤字及相關利息,B提出申請,要求將法定要求償債書作廢,所據的是兩個概括的理由:一、B認為R在公司網站失實陳述其風險管理政策或責任,沒有將那些政策付諸實行,被指稱債項受到的爭議是有實質理由支持的,B亦因此提出交相申索。二、B認為,客戶協議載有仲裁條款,所以法定要求償債書應被作廢,但他不用顯示一個有實質理由支持的真正的爭議—貫徹在Re Southwest Pacific Bauxite (HK) Ltd [2018] 2 HKLRD 449(「Lasmos案」)的處理方法(依循英國上訴法院在Salford Estates (No 2) Ltd v Altomart Ltd (No 2) [2015] Ch 589的處理方法)。

原審法官駁回B的申請。原審法官裁定,B未能顯示自己有一個與失實陳述有關的真誠答辯,而他基於失實陳述而作出的交相申索是「虛浮」的。原審法官留意到Lasmos案與香港過往的案例有實質差別,因而依循傳統的處理方法。原審法官裁定沒有確實的爭議需要仲裁解決,而且,B未能符合Lasmos案的第三個要求,即沒有採取步驟展開仲裁。B向上訴法庭提出上訴。

裁決–駁回B的上訴:

1) B爭論指,R對平倉一事負有責任,但上訴法庭拒絕接納他這個爭論點。上訴法庭裁定,被指稱的失實陳述必須結合客戶協議一併理解,客戶協議明確規定,R有權自行決定不為某個客戶的帳戶進行平倉。

2) 上訴法庭裁定,原審法官的判斷―B未能符合Lasmos案的第三個要求,是對的。上訴法庭認同B四年來沒有採取任何步驟展開仲裁,他也沒有確實意圖這樣做。

附帶意見

雖然上訴法庭不用釐定Lasmos案的處理方法是否恰當,但高等法院上訴法庭副庭長關淑馨有見於Lasmos案的方法對破產法律程序具有重要意義,頒布上訴法庭的判決之時,以附帶意見的方式發表了一些意見:

1) 因為破產呈請不在《仲裁條例》第20條的涵蓋範圍內,所以沒有是因為仲裁而自動的、強制的、非酌情作出的擱置。在Lasmos案之前,法庭認為破產法例有賦予酌情的權力,可在包含仲裁協議的交易產生聲稱的債項時,撤銷或擱置呈請。

2) Lasmos案的指示是,這個酌情權應該只以一種方式去行使:用來支持仲裁。除非在「特殊」或「完全例外」的情況下,否則只要(a)債項不被承認,(b)爭議在仲裁協議的涵蓋範圍內,及(c)被指稱的債務人已採取步驟開展約定強制的解決爭議的程序,任何清盤呈請都應該是「一般會被撤銷」。然而,破產法例賦予債權人法定權利,可以無力償債為由,提出清盤呈請。妨礙或約束這項法定權利的行使與公共政策相悖,Lasmos案的處理方法實質上削弱法定權利。

3) 英屬處女群島已有法庭拒絕採用Salford案的處理方法(這方法構成Lasmos案的基礎),英屬處女群島的法庭有法定管轄權將公司清盤(如基於實質理由而有真正爭議者,則作別論),這管轄權是「英屬處女群島法律非常穩固的部分」。上訴法庭副庭長說這種情況與香港的一樣,又對Lasmos案的處理方法表達意見,對於只為仲裁而限制酌情權的行使是實質上削弱法定權利,表示有保留。

4) 上訴法庭副庭長承認,行使酌情權的方式如果與香港支持仲裁的政策不相符,有可能鼓勵人以清盤呈請作為一種向被指稱的債務人施壓的例行策略,繞過任何仲裁協議。不過,法庭有權力應付這樣的策略。

上訴

這是一宗上訴案。此前,高等法院暫委法官余啟肇駁回B要求將法定償債書作廢的申請。B不服裁決,提出上訴。案情已在上訴法庭判決書詳細列出。

Jurisdictions: 

美富律師事務所香港辦事處合伙人

Sarah Thomas是美富律師事務所香港辦事處的合伙人。她的業務重點為整個亞太地區的國際仲裁、 國際調查和商務訴訟,她在處理與中國大陸、香港、 印度、新加坡、馬來西亞和日本有關的問題方面經驗尤其豐富。

美富律師事務所事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