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SAR v Wong Yu Wing
上訴法庭
刑事上訴案件2018年第209號
上訴法庭法官袁家寧, 上訴法庭法官麥偉德, 上訴法庭法官薛偉成
2019年11月29日、12月19日

 

刑事法及訴訟程序—審訊—總結辭—關於推論問題的總結辭如果除了處理控方關於爭議點的案情之外,沒有處理辯方關於爭議點的案情,內容會偏頗

刑事法及訴訟程序—重審—支持和反對命令重審的因素

被告人被控一項販運危險藥物罪,在高等法院接受審訊。他不承認販運那些危險藥物,只承認管有它們。陪審團裁定被告人犯了被控的販毒罪。他被判處監禁82個月零15日。他獲批許可後針對定罪提出上訴。第一個上訴理由基本是:總結辭內容偏頗,因為暫委法官在指引陪審團作出推論的時候,只提述控方案情,沒有提述辯方案情。答辯人承認第一個上訴理由有理可據,表示不會反對上訴人基於那個理由針對定罪提出上訴。控方要求重審但遭被告人反對,被告人反而是要求以純粹管有罪代替原本的罪名。被告人反對重審,爭辯理據如下:(a)沒有了他的受爭議的招認,情況就不足以得出販毒的推論;(b)第一次審訊讓警員能夠得知辯方案情,他們因而可以排練證供,如果重審,他會蒙受難以彌補的損害;(c)他因為行為良好而獲准縮減刑期,已服刑期比他因為純粹管有罪而會被判處的任何刑罰更重;(d)他忍受了歷時25天的漫長審訊;及(e)重審會相距一段時間才進行。

裁決—判上訴得直,撤銷定罪,命令重審:

  1. 控方接受第一個上訴理由是恰當的。(見第33段)
  2. 不利被告人的案情表面上是有力的。他招認的是現今被稱為「社交販毒」的罪行,在案中案後被裁定可獲接納。該招認有環境證據支持。被告人因為行為良好獲准縮減刑期,已服刑期約為因販毒而被判的刑期的一半。在缺乏有力的抗衡因素的情況下,這些與販毒罪一樣嚴重的罪行所相關的因素,全部必然會得出一個結論,就是命令重審是符合司法公平原則的。(見第34段)
  3. 被告人依憑的根本是無力的抗衡因素。倘若同一招認被裁定可獲接納,上訴法庭無權評估陪審團會給該招認多大比重,從而預先制止他們。被告人認為自己會蒙受的損害是每名面臨重審的被告人都會蒙受的,但所謂的「損害」不是法庭不命令重審的理由。審訊所需時間不能說成是控方犯錯所致。(見第35段)
  4. 在涉案所有情況下,命令重審才符合司法公正的原則。(見第36段)

針對定罪的上訴

這是一宗上訴案。原訟法庭暫委法官游德康裁定被告人販運危險藥物罪名成立,被告人針對定罪提出上訴。案情已在判決書詳細列出。

編者按:涉案問題是:是否在任何特定個案中都應當命令重審?這次判決處理了問題方方面面的因素──並且說明那些因素如何操作。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