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SAR v Lam Ka Wai
原訟法庭
高院刑事案件2017年第296號
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黃崇厚
2018年9月21日

刑事罪判刑—誤殺—自殺協定—20歲的被告人和16歲的女朋友—被告人生還但女朋友溺斃—被告人的罪責(顧及被告人沒有勸服女朋友不與他一起自殺,獲救時又隱瞞女朋友仍在海中)

被告人承認誤殺罪。被告人,事發時年20歲,與她的16歲女友X協定一起自殺。被告人和X其後從橋上跳海,意圖結束自己的生命。被告人獲救生還,但他隱瞞X當時仍在海中。直到八日後被警員查問時,他才說出X有份參與事件。被告人提交精神科報告和在承認事實所述有關他的精神狀況的醫生評估。

裁決—判處被告人入獄四年:

1) 要構成自殺協定,兩個人必須有共同協議,目的是造成兩個人死亡;以自殺協定的方式而干犯的誤殺罪現時沒有量刑指引。判刑時,法庭得考慮案件的整體情況,除了小心評估生還者的罪責之外,還得考慮生還者可有值得人憐恤之處。(見第14-15、25段)

2) 被告人的精神健康有欠。然而,根據醫學證據,他事發時的精神狀況應該是正常的,但是對他的判斷力有影響。他當時因為一宗性罪行案被調查,一直擔心會被定罪,不過仍然有能力分析利弊。他知道X很受他影響,並且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他才會自殺。他亦知道自己所做的會斷送X的生命,也必定令X的家人極度傷心。在這種情況下,被告人負有相當大的刑責。(見第20-21段)

3) 現時的情況有別於被告人試圖幫助極之痛苦的人自行解脫的情況。被告人沒有反思,沒有回頭,也沒有勸告死者不要自殺。情況亦有別於被告人和另一人同樣感到自己走上絕路的情況。被告人不是在精神科抑鬱病發作的情況下行事,從客觀角度去看,X並非處於極度困苦、不見出路的絕望情況。(見第21段)

4) 法官沒有苛責被告人沒有拯救與他同在海中的X。然而,他獲救後隱瞞X有份參與事件,因此刑責較重。他隱瞞事實顯示他不關心X是生還是死。儘管被告人表示他和X先前協議不會告訴他人二人是企圖自殺,但他的確是不關心X。考慮到被告人對事情的判斷有可能因為精神健康有欠而受到影響,他的罪責稍為減輕。被告人延遲說出真相是評定罪責時的相關考慮。(見第23-24段)

5) 鑒於上文所述,判處監禁是無可避免的。以六年為量刑基準是合適的,另因為被告人認罪,刑期扣減至四年。(見第26、30段)

聆訊

這是一宗聆訊判刑的案件。被告人被控誤殺罪罪名成立,誤殺涉及自殺協定。案情已在判決書詳細列出。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