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gh Route Ltd v Wong Chung Kai
原訟法庭
高院民事訴訟案 2019 年第 320 號
高等法院聆案官 Anthony HK Chan 內 庭聆訊
2019 年 7 月 24 日、8 月 8 日

民事訴訟程序—訟費的保證—根據《公司條例》(第622章)第905條提出要求法庭針對原告人發出命令的申請—被告人的反申索—是否因為申索和反申索提出相同的爭議點,被告人的訟費是進行反申索所需要花的訟費,所以命令繳存保證金並不公平

P是一間已被收購的公司,收購P的是物業投資者,收購目的是P與D簽訂一份臨時買賣合約(「臨時合約」),由P根據臨時合約自D購入一間公司。P提出訴訟,控告D違反臨時合約,要求獲退回律師以按金保存人身份獲P給予的按金2,400萬元(「該筆按金」)以及算定損害賠償2,400萬元。被告人否認有違反臨時合約,更提出反申索,要求法庭宣告P沒有完成臨時合約,就是悔約,因此D有權沒收該筆按金。D根據《公司條例》(第622章)第905條提出申請,要求P提供訟費的保證,理由是P是一間無業務無辦事處的100元公司,沒有援引過任何證據去證明公司有資產或資金應付D的訟費。P反對申請,以它(指P)支付過該筆按金及建議過繳存300,000元保證金為依據;並且爭論說,基於其申索和D的反申索提出相同的爭議點,D答辯時所花的訟費亦會是D進行反申索時所產生的訟費,因此命令提供保證並不公平。

裁決—駁回申請:

1) 根據證據,《公司條例》第905條所要求的法定門檻已經符合,原訟法庭有審理案件的司法管轄權。除了別的以外,證明P過往有能力付款及P建議過提供保證的證據,不一定是證明P現在有能力支付D的訟費的證據(引用Daniel Isaac Henri Mimourn v Dragon Concept HK Ltd (HCCW 434/2012,[2015] HKEC 1659)、Redoak Capital Ltd v Standard International Co Ltd (HCA 1625/2017,[2018] HKEC 3904);區別Success Wise Ltd v Dynamic (BVI) Ltd [2006] 1 HKC 149)。(見第2-5段)
2) P的申索和D的反申索以同一套事實為理據,所提出的爭議點非常相近,但不管如何,即便假設P的申索因為它(指P)不提供保證而被駁回,那些爭議點都會在D的反申索中循訊訟審理。至於該筆由律師作為按金持有人而持有的按金,訴訟雙方都應被視為進攻者,因此D的答辯訟費可以等同於又或者偏向於當作為它(指D)進行反申索時所需要花的訟費(引用BJ Crabtree Ltd v CPT Communications Systems Ltd (1993) 59 BLR 43、Winghing Investments Ltd v Lee Hoi Wing (CACV 378/2005,2006] HKEC 2600)、Arko Ship Leasing Ltd v Winsmart International Shipping Ltd (HCAJ 213/2009、[2013] HKEC 2039))。(見第9-11段)
3) 然而,關於P要求算定損害賠償的申索,可以說,P當時申索的巨款多過D所申索的款項,因此P可以被視為進攻者,而D對於這項額外申索的答辯與其反申索的理據是同一件事,即P違反臨時合約。因此,比較可取的看法是,D答辯算定損害賠償申索所花的訟費,應該同樣被視為D進行反申索時所需要花的訟費(考慮Hutchison Telephone (UK) Ltd v Ultimate Response Ltd [1993] BCLC 307、Ai Zhong v Metrofond Ltd [2010] 1 HKLRD 213)。(見第13-14段)

申請

這是一宗審理申請的案件。被告人向法庭提出申請,要求一宗涉及臨時買賣協議被違反的訴訟中的原告人,提供訟費保證。案情已在判決書詳細列出。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