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ry Morgan新著:《Sunny Places for Shady People》 —— 照向離岸世界的光芒

英屬處女群島、開曼群島、直布羅陀、馬恩島。這些名字對任何一位在香港執業的律師來說,都是耳熟能詳的。在公司交易中,公司律師利用離岸公司作為「特別目的工具」(SPV),
其原因是多樣化的:一些是合法,一些則不那麼合法。對於富人來說,「特別目的工具」那種不易為人所知的擁有權有助於防止資產被人(以及古怪的前配偶)窺探。眾訴訟律師在思考如何規避保護股東和董事的保密法 - 香港和其他法院經常批出「諾里奇藥商令」,儘管很輕微,但還是打開了門戶。

多年來,Harry Morgan(化名)一直是世界上最成功的其中一位離岸事務顧問。按他的真名,他是一位香港人熟悉的人士(偶爾也是我的酒友)。

《Sunny Places for Shady People》充滿了Harry的個人軼事,其生活故事情節令人著迷。他從一所公立學校裡充滿動感興奮的學生時代開始,那時他是一名獎學金學生,隨後他在大學裡做了一些體力上要求很高的兼職工作。在一份工作中,他真的從狗屎得到了一個客戶!他於80年代中期,已成為一名貧困的大律師,他在《泰晤士報》上看到了一則廣告,需要在馬恩島尋找一名處理離岸公司工作的律師。在那個多風多雨的小島上呆了一年之後(並非所有的離岸中心都是陽光燦爛的!),他的下一站是直布羅陀,他在那裡設立了一個新的辦事處,在佛朗哥將軍去世後,為在新開放的西班牙投資的客戶服務。然後,在1992年,Harry在中國的開放即將起飛的時候登陸了香港。生意蒸蒸日上,Harry的公司不斷發展壯大,幾乎在所有的離岸中心都開了新公司。

為了保密,Harry不能講太多關於他客戶的故事。書中提到的每個人都用假名。然而,我們確實遇到了一位性感的半波蘭血統的女人,她不顧Harry的忠告,堅持要達成一項非常糟糕的交易 - 這樣她就可以拿到一筆預付款。就像Harry解釋的那樣,她有一些很好的理由這樣做。也有一個真正有趣的故事,是有關Harry與他一位最好的朋友進行的善良
「侏儒戰爭」;該朋友曾「試車」(正如該朋友在給Harry的信息中所說的),然後娶了他的前妻。

Harry 在不談軼事時,還不時從現實生活中,引用一些名人已經身陷困境的例子,來解釋一些複雜的稅務計劃。與這本書的其他部分相比,這部分有點枯燥,但仍然很有趣。

然而,書中真正的故事是Harry對他那位性格上有人性化瑕疵的導師Reuben的愛。Reuben,就如真正的離岸世界那樣,從來沒有真正擁有任何東西或擔任任何正式的職位,來到Harry的工作面試時從來沒有說他做了什麼,但卻明確讓人知道誰是這裡的老闆。他把Harry放在他的羽翼之下,一起經歷了許多長時間的酩酊午餐、酒吧鬥毆、政治災難和瘋狂的活動;他們建立了自己的帝國。

就如Harry哀歎的那樣,Reuben是那些比生命更偉大的一個人物,在我們現在所生活的這個過度受管制的商業世界裡,這些人幾乎已經滅絕了。他非常聰明,博覽群書,有很超卓的經商頭腦,但同時又古怪又酗酒,而且常常是個徹頭徹尾的瘋子。Harry對Reuben的滑稽動作的回憶令讀者著迷,讓人回想起在流動設備剝奪專業人員連續消失數小時的自由之前,那美好的舊時光 - 那時有真的很長時間的午餐。(即使是我們從即時通訊中獲得自由的最後堡壘 - 長途航班 - 現在也正隨著機上互聯網連接的普及化而被奪走了。)

《Sunny Places for Shady People》是一本很好的讀物,我強烈推薦給任何與離岸公司有過任何往來的律師。該書將一些曙光照向離岸世界,但作為一本個人回憶錄,它真正閃耀著光芒。Harry 最大的遺憾是在他們的生意合作破裂後,他沒有向Reuben正式道別。有了這本書,又使Reuben復活了- 即使再不好 - 他也已用正式的風格說了再見。

Jurisdictions: 

大律師

馬錦德先生是香港的執業大律師(之前他是香港的一名事務律師),執業範疇主要為知識產權及其相關領域。自2016年9月開始,他成為香港大學的法律客座教授,任教該校的知識產權法學碩士課程。此外,馬錦德律師亦是: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Hong Kong SAR and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知識產權:香港特別行政區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編兼合著者;Patent Litigation in China(《中國的專利訴訟》)一書的作者,並出版了Gunboat Justice (《砲艦正義》)一書,論述英、美在華治外法權的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