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第三方資助仲裁:推動司法公正的新篇章

對於法律執業者來說,特別是對在香港從事仲裁、調解和知識產權法的會員,這是令人興奮的時刻。2017年6月14日,立法會通過了兩項條例草案,釐清香港仲裁服務範圍和性質:《2016年仲裁(修訂)條例草案》(有關知識產權糾紛的仲裁)和《2016年仲裁及調解法例(第三者資助)(修訂)條例草案》(現為《2017年仲裁及調解法例(第三者資助)(修訂)條例》(《條例》))。 修訂的仲裁法例旨在進一步提高以仲裁和調解解決商業和其他爭議在香港的普及程度。

對資助仲裁的討論已久,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法改會」)於2016年10月12日發表《第三方資助仲裁》報告書。經過長時間的公眾諮詢,《2016年仲裁及調解法例(第三者資助)(修訂)條例草案》於2016年12月30日刊憲並於2017年1月11日提交立法會審議。

有關香港第三方資助背景概述,讀者可參考本刊2016年1月及11月的兩篇專題文章。

《條例》重點

《條例》內明確規定,第三者資助仲裁及第三者資助調解,均不受助訟及包攬訴訟的普通法法則禁止(第98E、K及L條)。

修訂擴大了仲裁的定義,不僅包括《仲裁條例》(第609章)適用的仲裁,還包括在法院程序、在緊急仲裁員席前進行的程序及調解程序(第98F條)。此外,修訂後的第98N條將仲裁的定義擴展至香港以外或無註明仲裁地點的仲裁(在某些投資仲裁尤其常見)然而,應注意的是仲裁費用僅指就該仲裁而在香港提供的服務的費用和開支。

為仲裁資助者而設的實務守則和規管框架亦將在稍後時間推出。獲授權機構將有權發出、修訂或撤銷實務守則,設定出資第三者須遵從的常規和標準(第98P條)。實務守則的內容(第98P(1)條)和發出、修訂和撤銷實務守則的過程(第98P(2)條)已有規定。

我們不應忽視有關調解的條文。從事調解業務的會員,應特別注意第98T條,就第三方資助仲裁傳達資料方面的規定。

好處與風險

我對法改會轄下的第三方資助仲裁小組委員會於2015年10月19日發表的報告內第5章尤其感到興趣。該報告總結了第三方資助仲裁的可能好處及風險,這或有助會員回答獲資助客戶和資助者的疑問,從一開始即妥善管理客戶的期望。

《條例》的全文及其他相關背景資料文件,可參閱法改會及立法會網站,如:http://www.legco.gov.hk/yr16-17/english/counmtg/agenda/cm20170614.htm

新設的第三方資助制度的實施仍有待觀察,會員應留意其潛在挑戰。根據《條例》,仲裁庭即使在合適情況下(例如有確實證據顯示其濫用程序),仍無任何法定權力對第三方資助者發出不利的訟費令或訟費保證令,這對第三方仲裁資金的影響尚有待觀察。在適當的情況下,會員可以考慮告知客戶潛在的後果。我歡迎會員在適當時候與律師會相關委員會分享這方面的經驗。

作好準備:迎接新機遇

為第三方資助仲裁的新形勢作好準備,會員應熟悉相關的法律法規發展、即將公佈的實務守則、資助業務和在香港提供第三方資助的有信譽資助者。

此外,會員應確保遵守普通法的謹慎責任和《香港事務律師專業操守指引》(第一冊及第二冊)、《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的相關條文及其他第三方資助仲裁適用的規定。我認為,從會員的角度來看,第三方資助協議及/或律師行聘用資助客戶中一些有待磋商的道德標準可包括:

  • 利益衝突;
  • 保密;
  • 法律專業保密權及無損權利特權保護;
  • 由第三方資助者操控(和濫用)的仲裁;
  • 終止第三方資助的理據;和
  • 反洗黑錢和資助恐怖主義。

首先要注意的,是《香港事務律師專業操守指引》(第一冊第三版)規定會員的專業操守和法律責任,及普通法的相應規定,將適用於第三方資助仲裁。當中包括履行盡職、謹慎和技能的責任(第5.12條)、具專業能力行事的責任(第6.01條)及告知當事人相關費用(及如何支付費用(例如任何第三方資助))(第4.01條)。儘管香港對第三方資助仲裁採取較寬鬆的規管方式,會員不應低估相關風險,必須繼續進行適當的風險管理,和進行充分的盡職調查,以避免別有用心的資助者濫用新制度。

會員也應注意「仲裁資助」的含義。第98O條指明:「如律師就仲裁而在其法律執業的過程中代表某一方行事,則就該律師向任何一方提供的仲裁資助而言,本部[10A]概不適用」。該條接著界定「律師」一詞,廣泛包括「事務所,以及任何其他為該事務所工作,或屬該事務所的成員的律師」。如會員計劃擔任資助角色,將需確保有效制度和程序已到位,以進行相關檢查,包括在開始時認清利益衝突和其他關切事項,其後定期監察情況,有需要採取措施避免任何風險,以免違返10A部分第98O條。另一方面,律師行應更新相關培訓、政策和制度,以管理風險。例如,律師行的一名成員在仲裁中代表一方當事人,而同一律師行的另一名成員則充當第三方資助者,不論現在或將來(反之亦然),上述情況出現時,會員要倍加小心。

展望未來

律師會曾就第三方資助仲裁諮詢文件提交意見書(2016年1月5日),大體上支持第三方資助仲裁。我不再重覆上述內容,我對修訂草案的通過表示歡迎。

通過這些修訂,香港的仲裁終於成熟。涉及第三方資助者的仲裁,不再僅僅是一個「替代」的爭議解決過程。可訴諸法庭或仲裁的當事人,礙於缺乏資金,有可能被剝奪尋求公義的機會,仲裁現在就成為了可行的選擇。

律師會鼓勵會員在《條例》生效前(將書面公佈),熟習相關條文,以掌握預期的商機和回答查詢。鑑於第三方資助仲裁行業在香港較新,存在風險,會員應保持警惕,減輕專業風險和其他問題。

香港法律專業學會將舉辦專業進修及/或風險管理教育課程的相關培訓,以協助會員。

Jurisdictions

會長 , 香港律師會理事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