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狩獵活動

野味通常指為了覓食或運動而狩獵得來的野生動物的肉。世界上許多地方仍然食用野味。 然而,大量研究顯示野味是多種人畜疾病的來源。因此,我們應避免食用野味或光顧提供野味的食店。食用野味與狩獵習慣息息相關。本文將闡述政府多年來如何規管狩獵活動,最後在香港廢除了狩獵。

狩獵活動

簡單而言,狩獵是捕捉或殺害野生動物的活動。狩獵的動機各有不同,有人為了覓食或貿易而狩獵,有人為了消除對人類或家畜構成威脅的捕食者,或消滅攻擊農作物或牲畜的害蟲。同時,狩獵也是一種歷史悠久的運動,及西方男性精英之間流行的社交活動。在19世紀中葉,香港成為英國殖民地後,狩獵亦逐漸在香港男性精英階層之間流行。

規管狩獵活動的早期法例

《鳥類保護條例》(1870年第1號)於1870年3月30日生效,是政府規管香港狩獵活動的最早法例。其弁言指出頒布的背景如下:

鑑於對鳥類造成的破壞近來增加,為了保護鳥類和規管附近頻繁發射火器而對居民造成困擾……

政府在1885年通過《野鳥和野生動物保護條例》(1885年第6號)首度引入了發牌制度。 在1914年,《野鳥及野生動物保護條例》(1914年第18號)的附表C規定,牌照費為港幣10元,牌照不得轉讓。此外,持牌人進行狩獵射擊時必須隨身攜帶牌照,並須定期續牌。

《野生雀鳥條例》(1922年第15號)在1922年生效。它將鳥類分為三類,即野味、害鳥和其他鳥類(既非野味,亦非害鳥)。僅持牌人可射擊野味,並有一定限制,如禁獵期。害鳥可在沒有牌照的情況下隨時射擊。至於既非野味,亦非害鳥的雀鳥,牠們受保護物種,只可在港督的許可下射擊,以供科學和其他用途。為了保護公眾免受狩獵活動的影響,該條例進一步禁止在今天的中環、山頂和九龍半島部分地區任何有人居住的房屋附近200碼範圍內射擊鳥類。

30年代香港的狩獵活動

《The Hong Kong Naturalist》是30年代初至40年代初出版的季度插圖期刊,內容主要是包括香港在內的華南地區的動植物。當中有幾篇文章闡明了香港當時的狩獵情況。 例如,有文章介紹了香港流行的野味鳥類,例如沙錐鳥(第1卷第3期(1930年8月))和山鷸(第1卷第4期(1930年11月))。該刊還包含讀者或通訊員的拍攝經歷敘述(第1卷第4期(1930年11月)和第2卷第4期(1931年11月)的「射擊筆記」)。Geoffrey Herklots博士在第3卷第1期(1932年3月)中撰文,內容涉及在新界一條村莊殺死了一隻豹。

《野生動物保護條例》(1936年第56號)在1936年生效,禁止殺害、佔有或擁有穿山甲、水獺和港督會同行政會議認為適宜列入其附表的其他野生動物,並禁止在香港出售、展示以供出售或擁有以供出售被殺害或帶走的任何此類野生動物的屍體、肉、毛皮、皮膚或鱗片或其任何部分。

二戰後香港的狩獵活動

有見誘捕和濫殺對野生動植物造成嚴重破壞,《野生鳥類和野生哺乳動物保護條例》於1954年生效,以加強保護野生動植物的法例。政府首次指定三個地區為野生動植物保護區,除軍事和警察執行職務時,禁止狩獵和攜帶槍支,亦禁止在新界的道路和房屋附近進行射擊。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香港發展迅速,人口大幅增加。至70年代初,城市化和道路網絡已擴展至新界。此外,前往新界進行遠足或露營等休閒活動的人數不斷增加,可以安全地進行狩獵的地區因而不斷減少,政府認為狩獵活動與郊區的大量居民互相排斥。

有鑑於此,《野生動物保護條例》(第170章)於1976年生效,並廢除了1954年的《野生鳥類和野生哺乳動物保護條例》。新的條例仍然授權漁農署署長頒發狩獵牌照,但在多數地區禁止狩獵,並規定在有人居住的房屋或車輛通常使用的道路100碼範圍內射擊任何野生動物,即屬違法。

同時,《郊野公園條例》亦於1976年生效,政府開始指定郊野公園地區,除了在特殊情況下獲發許可證,否則在郊野公園內嚴禁狩獵。

香港廢除狩獵活動

在70年代末期,政府日漸關注狩獵牌照發放的問題。最終,行政會議於1979年12月4日提出建議,署理港督下令在香港禁止一切形式的狩獵,並對《野生動物保護條例》(第170章)進行適當的修訂。

鑑於這個決定及以公共安全為首要考慮,署長決定根據《野生動物保護條例》(第170章),由1979年12月9日起拒絕續簽狩獵牌照,旨在減少有效的狩獵牌照的數量。

香港狩獵總會有限公司

該決定當然令香港狩獵總會有限公司的成員感到不悅。在Re the Hong Kong Hunters' Association Ltd. [HCMP 57/1980]一案中,香港狩獵總會有限公司尋求(i)重新檢視該決定;(ii)就該決定發出撤銷令;(iii)向署長發出命令,要求署長向香港狩獵總會有限公司的會員頒發和續簽狩獵牌照;及(iv)聲明該決定違法。

即使執行行政會議1979年12月4日的決定的法例尚未通過生效,署長仍拒絕續簽狩獵牌照。法庭認為,署長選擇了執行行政當局的政策決定,而非條例的規定,是超出了其權限,未能根據《野生動物保護條例》(第170章)行使其酌情權,因而違反了法律規定。 香港狩獵總會有限公司獲准就這項議案尋求聲明。

然而,香港狩獵總會有限公司的勝利是短暫的。判決作出後不久,政府修訂了《野生動物保護條例》(第170章),完全禁止狩獵。署長只在特殊情況下允許狩獵,例如在有必要控制可能造成嚴重滋擾的野豬或其他動物的數量時。這個情況一直保持至今。

對狩獵野豬的禁令

由於在香港缺乏天敵,野豬的數量一直增加。牠們經常出現在住宅區,造成滋擾和環境衛生問題。直至最近,香港有兩支民間志願者組成的野豬狩獵隊,他們接獲漁農自然護理署通知後,負責捕獵野豬。

然而,由於市民日益關注動物權益,野豬捕獵行動引起公眾強烈抗議,因此自2017年初以來已經暫停。與此同時,政府一直嘗試採用新方法,以解決野豬的問題,例如啟動了試點計劃,為野豬進行避孕,以評估避孕疫苗和絕育手術對控制野豬數量的有效程度和可行性。

結論

廢除狩獵無疑對保護香港的野生動物有積極作用。不幸地,以陷阱非法捕殺動物仍然是個問題。有人仍然放置捕獸器、捕籠和捕網等陷阱,非法捕捉野生動物食用,令野貓、野狗受到傷害。當局必須採取更有效的執法措施,以解決這個問題。

Jurisdictions: 

Ng, Au Yeung & Partners律師

楊潤甜女士於 2017 年 7 月獲認許為香港律師。她的執業重點是民事訴訟事務。她也有處理與家事法和刑事訴訟有關事務的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