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院是否允许证人通过视频作证?

概览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以视频会议设备(VCF)代替实体会议是疫情所带来的其中一种“新常态”。然而,香港法院一般要求证人在法庭庄严的环境下亲身出庭作证,而不可以通过VCF远程作证。此外,VCF远程作证的申请往往会受到诉讼另一方的强烈反对。尽管如此,香港高等法院原讼法庭最近出具的三个判决似乎显示,香港法院可能会因为疫情原因允许证人通过VCF远程作证,证人因此不需要长途跋涉来港作证或接受相关的强制隔离安排。我们将分析三个案例:Tsang Woon Ming v. Lai Ka Lim [2020] HKCFI 891, Taishin International Bank Co Ltd v. QFI Ltd [2020] HKCFI 938 和 Au Yeung Pui Chun v. Cheng Wing Sang [2020] HKCFI 1940。

作者:李连君、李民、沈信安、梁宇衡

事实背景

我们首先介绍每一个案例的相关事实背景。

Tsang Woon Ming v. Lai Ka Lim [2020] HKCFI 891

第一个案例是由陈庆伟法官于2020年5月20日出具。在该案中,三个证人分别居住在台湾、澳门和深圳,他们均申请以VCF方式远程作证。

其中两个证人的申请依据是,如果他们来香港出庭,他们需要接受两次14天的隔离期,即共28天。法官拒绝他们的申请,认为他们只是不希望隔离期影响他们的日常商业事务,而这并不是一个充分的理由。

第三个在深圳居住的证人声称她由于国内的限制无法获得前往香港的签证。基于这个原因,法官批准了她的申请,并同时指出诉讼另一方可以聘请内地律师见证该证人在深圳进行的远程作证。

Taishin International Bank Co Ltd v. QFI Ltd [2020] HKCFI 938

在上述第一个判决出具的5天后,即2020年5月25日,香港法院出具了第二个判决,其由廖文健暂委法官出具。有关申请涉及一个居住在上海的证人。

同样地,法院认为证人因为需要前往香港作证而接受隔离28天所面临的不便并不能构成允许证人使用VCF远程作证的充分理由。但是,法官认为法院必须在切实可行的范围内作出适当的安排以确保所有参与庭审的人员的健康和安全。法官同时指出,诉讼另一方可以聘请内地律师见证该证人在上海进行的远程作证的过程。在考虑到上述因素后,法官决定允许有关该证人使用VCF远程作证的申请。此外,法院表示如果诉讼另一方的证人希望通过VCF远程作证,法官也会同样给出许可。

Au Yeung Pui Chun v. Cheng Wing Sang [2020] HKCFI 1940

最后一个判决是在香港爆发第三波疫情的期间,由林云浩法官于2020年8月10日出具的。该案的被告申请允许他和他的妻子通过VCF作证,他们两人均居住在瑞士。

法院指出,截至2020年7月底,瑞士共有35,022宗累计确诊和1,704宗累计死亡个案。两名证人分别已年届68岁和56岁,且其非常关注他们前往香港参加庭审所可能带来的对自身以及对其家人和其他法庭使用者的与健康相关的风险。

法官允许了该申请,并采纳了上述Taishin International Bank Co Ltd一案的判决理由。法官认为证人(特别是考虑到该案两位证人的年龄)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期间被要求乘坐长途飞机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参加审判,确实会为他们带来真正的忧虑。

重点分析

我们从以上三个案例中总结出以下几点要点。

VCF远程作证仍然是一个例外:证人一般应在法院庄严的环境下提供证据。法院只会在公平原则和案件的实质性因素均倾向于允许VCF远程作证的情况下,才会考虑批准申请。申请人对此具有举证责任。

根据具体情况,健康理由有可能构成申请VCF远程作证的充分理由:在上述判决中,法院接受了某些与健康相关的因素。如Taishin International Bank Co Ltd的判决所述,参与庭审的人的健康对法院来说至为重要。法院会考虑的相关因素包括香港本地和证人居住地的具体疫情情况、证人的个人健康状况以及证人来港作证所需的时间。在Au Yaung Pui-Chun一案中,法院考虑了居住在瑞士的两位证人的年龄、健康情况以及来港旅途遥远等因素。

不便并不是使用VCF远程作证的充分理由:海外证人不能仅基于希望避免接受强制隔离所带来的不便为由提出申请使用VCF远程作证。正如法院在Tsang Woon Ming一案中所说:“把商业利益放在出庭作证之上,并不是提出申请的合理理由。”

VCF远程作证的地点应为中立地点,并应允许诉讼另一方派员见证VCF远程作证的过程:这样的安排是为了避免作证期间可能出现的任何不公平的情况,如诉讼一方使用载有标记的文卷材料和在证人作证时给出任何提示。中立地点是指与证人、传唤证人的一方或该方律师没有关联的地方。根据过往经验,诉讼另一方一般会委派一位当地律师见证VCF远程作证的过程。

申请如有延误可能会导致申请被驳回:在上述三个判决中,三位法官均对于申请的延误作出了批评,特别是考虑到庭审的日期早已得到确定。虽然法院不一定会仅基于申请的延误为由而拒绝申请,但如果延误导致双方无法就VCF远程作证的中立地点作出安排,或诉讼另一方无法安排人员见证VCF远程作证的过程,法院则有可能拒绝申请。

结论

鉴于新冠肺炎疫情所导致的健康风险和与之相关的旅游限制,预计将有越来越多的诉讼方申请允许海外证人通过VCF进行远程作证。任何相关申请必须基于合理的理由作出,而不是仅基于隔离期所带来的不便为由。此外,申请人应尽快向法院提出申请,以避免法院以申请延误为由拒绝相关申请。

如果您对此客户简讯有任何问题或想了解更多详情,请联系如下作者或与您经常合作的礼德律师

禮德齊伯禮律師行合夥人

合伙人,香港

顾问律师,香港

见习律师,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