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喪失美國特殊貿易地位的潛在法律影響(摘要)

美國總統特朗普於5月宣佈計劃撤銷某些「給予香港特殊待遇的政策」。一個月後,中華人民共和國通過了港區國家安全法。兩項消息均可能對美港關係的法律層面產生重大影響。

最突出的三個潛在變化是:(1) 終止引渡條約;(2) 美國擴大出口管制;及(3) 出現貿易和商業糾紛。因應美中兩國之間的事態發展,總部設在香港的實體應做好應對法律環境大變的準備,尤其是美國監管和執法方面的變化。香港的業務部門必須學會預測、準備和調整,以符合美國和中國的法律要求。

美港引渡條約可能終止

美國和香港於1996年簽署了《香港政府與美利堅合眾國政 府關於移交逃犯的協定》,規定雙方在特定條件下移交逃犯。然而,隨著美國宣佈「將開始程序」撤銷引渡條約,香港的司法互助自主權被削弱,緩慢的惡化可能會加速。

這可帶來巨大影響。首先,它降低了引渡的威脅性,有可能導致逃犯視香港為避風港。 其次,它可能會令跨境執法合作消失,包括司法互助請求,因為其他條約也可能被撤銷或修改。其三,信息共享減少可能導致監管不清晰。這些情況也可能助長中國官員利用香港避開美國的審查,減低西方對該地區的影響。

擴大對軍民兩用科技的出口管制

美國商務部工業安全局有權力規管美國商品、軟件和科技的國際貿易。該局亦負責管控軍民兩用物品,設立限制和許可要求。

香港享有優惠貿易待遇,獲豁免對中國的嚴格出口管制,但這個情況正在改變。美國宣佈對香港出口軍民兩用科技的新規定,停止出口國防裝備,以及終止對香港出口的優惠待。 香港申請許可時,可能將面對與中國同等的嚴格標準。供應鏈中涉及這些物品與香港有關的公司,必須對此改變保持警惕。

美國進一步加強對中國出口某些產品和實體的管制,現在也可能適用於香港。美國近年針對中國實體加強執法,例如將中興和華為等公司加入實體名單、被拒絕人員名單和未核實名單,實際上削弱了該等公司的全球運營。香港也可能面對同等加強執法行動。

貿易和商業糾紛增加

歷史上,美國一直視香港為獨立的商業和海關樞紐,有利雙方的企業。面對最新的情況,美國和香港均會損失重大。在香港的1300家美國公司可能考慮重新談判合約條款、重新調整併購計劃,或完全停止在香港的業務,因而發生違約糾紛和公司破產的考慮。鑑於法律上的不確定性,解約可能會擾亂資金外流,引發訴訟和仲裁。

總結

若美國取消香港的優惠待遇,在香港以外經營的實體必須為法律和監管環境的重大轉變作好準備。司法互助和引渡請求等正式溝通渠道可能會逐漸減弱,但美國仍擁有許多工具,包括出口管制,可以影響香港的經營者。風險還包括私人、商業糾紛的增加,或會令香港的經營成本上升。

為了作好準備,香港的實體應從美國監管的角度對業務和資產進行全面審查,通過制定或完善合規計劃,確定產品是否可能受到美國商務部工業安全局管制,以及確保業務夥伴符合美國法規。高風險企業,例如涉及軍用和軍民兩用物品的企業,應制定應急計劃,包括遵守許可要求、回應美國商務部工業安全局的查詢,以及拓闊供應商基礎。

若美國政府實施出口管制或制裁,企業必須立即聘請經驗豐富的外部法律顧問,以免造成潛在的長期損害。至於對私人和商業的影響,香港的經營者應預計對商業交易的影響,以及哪些法律風險會帶來最大影響。對新變化快速反應及聘用經驗豐富的外部顧問應是首要任務。

不論美國政策轉變的具體後果如何,毫無疑問,香港與美國之間的貿易關係正邁入新的篇章。

–Wade Weems
–John Han
–Jan Van Der Kuijp

編者按:這是一篇名為《勝者自慎—香港法院駁回逾期執行仲裁裁決的企圖》(""No More Special Treatment" : TheLikely Legal Effects of Hong Kong'sLoss of Preferred Trading Status withthe United States")的文章摘要,該文章通過《香港律師》電子報分發,並於2020年7月張貼在《香港律師》的網站上。

Jurisdictions: 

高博金律師事務所(香港),主要負責人

 

韓先生是Kobre&Kim的擁有雙重資格香港和美國民事訴訟人,專注於涉及美國、香港和中國的跨境糾紛和政府執法行動。他經常代表香港和中國的機構,處理步及美國監管和刑事執法的程序,以及涉及復雜金融工具(包括證券,衍生工具和商品)的民事訴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