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受惠於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及外國投資保護

美國、加拿大、墨西哥、秘魯、智利、日本、汶萊、馬來西亞、新加坡、澳洲、新西蘭、越南在2015年11月簽訂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下稱TPP)。TPP使公眾更加意識到國際貿易和投資交易世界是由技術專家官員組成或受他們影響的,並且通常複雜難明。

但是,報章現在廣泛討論的是TPP在亞洲區和太平洋區的政治和戰略意義,較少關心到TPP會怎樣(只有當TPP生效之時)加入區內投資保護條約正在擴張的網絡之中。

地區影響

香港永久性居民和公司現在處於有利位置,坐享這些條約給予外國投資者穩當的法律保護和補救,因而免受各地政府不合法地對投資所造成的損害。對居民和公司來說,開拓發展區內投資條約的網絡具有重大意義。

就像全球超過三千份雙邊投資條約及自由貿易協議一樣,TPP賦權任何簽約國的投資者(個人或公司)就另一TPP國家的政府沒收財產、待遇不公或違反其他影響其投資的國際法,控告該政府。

投資者與國家之間的爭議通常在國際仲裁庭而不是國內法院審理。為了解決投資者與國家之間的爭議而增設立場持平的法院,是現代國際投資保護制度的一大特色。

這是一套有效的機制:至今日為止,多個仲裁庭因為有國家違反條約而判給投資者作為補償的金額已經超過10億美元。而且,現在越來越多仲裁程序的風險是由第三方資助人分擔的,投資者因此不會因為費用問題而不能把爭議訴諸法庭解決。

對香港投資者的影響

香港不是TPP締約方,而香港特區政府已經表明現在無意簽約。儘管如此,香港投資者也許能夠透過香港有份簽訂的雙邊投資條約和自由貿易協議,直接保護其投資。

香港投資者只要計劃周詳,在已經與被投資國家簽立投資保護條約的管轄區設立附屬公司,透過該附屬公司進行投資,就有可能間接受惠於香港不是締約方的條約,包括TPP(一旦生效)。

不過,投資安排要得到條約保護是受到若干限制的。例如,不在註冊國家進行實質業務活動的附屬公司,也許不能受惠於投資保護。

投資者的挑戰是要為不同條約和保護準則導航,為條約和準則內容開山劈石。

大多數條約賦予受保護投資廣泛的定義,由工廠股份到知識產權再到複雜的金融工具,因此能夠涵蓋多種多樣的商業活動和行業。

但是這些條約可不是糟糕的商業決定的保險單。此外,新近簽訂的協議通常明文規定,東道主國家保留規管權以保護公眾利益。

評語

TPP證明在亞太區推動經濟增長和一體化的過程中,外國投資保護有其持續的重要性。TPP亦提醒香港投資者決定在海外投資之前,應當詳細考慮條約提供的保護,好好管理投資風險。事實上,對於投資者來說,有了最終訴諸國際仲裁的機會就是擁有更強優勢,既能鼓勵良好管治,如果其投資被不正當的國家行為所影響,也可以用友善的方式解決爭議。

無論TPP的未來是怎樣,香港在國際投資的保護制度之中,仍然是重要的利益相關者。

Jurisdictions: 

助理教授 , 香港城市大學法律學院

大律師 , Doughty Street Cha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