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上訴法庭確認僱員有權獲支付任何就其全無約束的法定權利而須支付的款額

Xu Yi Jun v GF Capital (Hong Kong) Limited (CACV 502 & 577 / 2019)案,一宗上訴法庭的案件,一名僱主扣起一筆到期付給僱員的花紅,原因是該僱員被指稱在花紅到期付給之前作出嚴重失當行為。在法律程序中,上訴法庭考慮該僱主是否可以扣起花紅,以及是否可用花紅抵銷未經算定的損害賠償申索額。上訴到香港上訴法庭的僱傭案少之又少,此案判決在2020年8月12日頒布,確認僱員獲支付工資及任何其他被拖欠款額的權利,僱主不得延遲付款。

案情

許女士獲廣發融資(香港)有限公司(「廣發融資」)聘用;廣發融資受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證監會」)監管,在香港持牌進行受監管活動,包括向客戶提供企業融資建議。許女士受僱為結構融資部董事總經理。她的受僱日期由2016年3月1日開始,2017年8月13日結束;許女士是自動辭職的,兩個月通知書在2017年6月14日送達僱主。

她向廣發融資提出申索,追討2016年度的保證花紅,金額為港幣7,800,000元(「花紅」)。她的僱傭合約包含一條花紅條款(「花紅條款」),內容如下:

「保證花紅

除了上文條款4和5提到的年度花紅和簽約花紅之外,本公司會給你保證花紅,曆年截至2016年12月31日止的金額是港幣7,800,000元(「2016年保證花紅」)。不管你在曆年之內的表現或集團業績如何,2016年保證花紅是應付款項。任何超出2016年保證花紅的年度花紅,必須按照上文條款4的方法計算和應付。2016年保證花紅歸屬下一個曆年,應在2017年3月你的每月基本薪酬支付日期全數支付(「到期日」)。如果你無故自動終止與本公司的僱傭關係,又或者被發現犯下任何嚴重失當行為,不管哪一種情況,只要是發生在到期日之前,2016年保證花紅中任何到期未付的金額會被沒收。」

上段花紅條款用黑體強調的最尾一句是訴訟雙方爭議的主要事情。

本案的背景如下:許女士就一項貸款項目提交建議書,建議以購買可換股債券的方式貸款給一間香港公司,給該公司提供資金投資於某間目標公司。這筆金額為港幣1億2千萬元的借貸獲廣發融資的結構融資委員會批准,第二天貸出款項。六個月後,獲貸款項的公司被證監會勒令停止買賣。顯然,借款人會拖欠還款。廣發融資隨後開始調查許女士建議的貸款項目,以決定她可有任何不當行為。

花紅支付日期在2017年3月(「到期日」),可是,廣發融資沒有如期支付花紅給她,因為公司還未完成調查。2017年5月調查完成後,廣發融資在項目中找到許女士某些不當行為。許女士沒有回應這些發現,過不多久即遞交兩個月通知書,辭職終止僱傭關係。她其後提出法律程序申索花紅連利息。

爭議和判斷

上訴法庭考慮的主要爭議包括以下兩項:

  1. 花紅條款應該怎樣詮釋才算恰當
  2. 廣發融資可否用花紅抵銷它申索的損害賠償額,又或者抵銷款額的權利是否不包括在《僱傭條例》第32條之內

爭議一
花紅條款應該怎樣詮釋才算恰當

許女士辯稱,廣發融資要因為任何嚴重失當行為沒收她的花紅,就必須在到期日前之前找到她嚴重失當的行為。她認為從「只要是在到期日之前發生的」前後的鋪陳和兩邊的逗號可見,這個條件指的是「[當時已經]被發現犯下任何失當行為」。

她還爭辯說,把花紅條款包含在僱傭合約裏,給她提供可觀的花紅,目的是吸引她加盟廣發融資,花紅(a)不是按表現支付;(b)應當在協定日期支付,不得以任何方式(特別是無限期的)延遲付款;及(c)只有在情況一目了然時才可被沒收。

廣發融資辯稱,只要找到在到期日之前發生的嚴重失當行為,即使是在到期日之後才找到也不打緊。上訴法庭不同意廣發融資的說法。上訴法庭裁定,條款的自然和通常涵義很清楚,無需要訴諸不利於條文提出者的詮釋(contra proferentum)原則(即是凡條款的意思含糊不清或引人猜疑,會以不利於草擬相關條款的一方的意思詮釋字詞)。上訴法庭裁定,廣發融資必須在到期日之前找到嚴重失當行為,才可沒收花紅。

爭議二

廣發融資向許女士提出反申索,指稱她違反明示的合約責任、隱含於普通法的忠實責任,沒有真誠地以廣發融資最大利益行事,也沒有在履行職責時行使合理謹慎和技能。結果,廣發融資聲稱公司蒙受損失和損害,金額遠遠超過許女士申索的金額,廣發融資於是擬用該筆金額抵銷任何被裁定應向許女士履行的法律責任。

許女士辯稱廣發融資無權用未經算定的申索額抵銷花紅,因為根據《僱傭條例》第32條,法例規定抵銷的權利不包括在內;第32條訂明:

除按照本條例所規定外,僱主不得從僱員的工資或到期付給僱員的任何其他款項中扣除任何款項。

第32條包含僱主可以扣除僱員「工資」的情況,不過列出的非常有限。明文規定花紅不包括在《僱傭條例》賦予「工資」的定義之內,因此這些有限的情況無一適用。鑑於第32條明確禁止「從……到期付給僱員的任何其他款項中」扣除任何款項,上訴法庭裁定廣發融資不准倚靠衡平法抵銷原則所賦予的權利,不可就未經算定的損害賠償提出申索以抵銷支付花紅的法律責任。

重點提示僱主的三件事:

  • 僱主應當檢視與僱員訂立的僱傭合約的聘用條款,確保條款盡皆清晰、不含糊,準確反映雙方意向。
  • 在這宗個別的案件中,倘若廣發融資及時完成調查,在付款日期前認為公司有足夠理由即時解僱僱員,本可理直氣壯地根據花紅條款的同時,依法把花紅沒收。到期時,自會由僱員考慮即時解僱是否有錯,是否據之提出申索。要是僱主正在調查某僱員的行為,而該行為有可能令僱員被即時解僱,它就應當檢視僱員的僱傭合約所包含的條款,確定當中可有任何在某個特定日期到期而應付的花紅或其他勤工獎。
  • 僱主能夠扣除僱員工資的情況非常有限,那些情況已在《僱傭條例》列明,非法扣除款項屬刑事罪行。扣除任何款項之前,僱主應當確保法例准許扣除款項,而且扣除的金額不超出法律訂明的上限。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