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國際擄拐兒童的《海牙公約》

根據法律改革委員會2002年4月發表的《國際性的父母擄拐子女問題報告書》,當有人未經授權而將一名兒童帶走,如果該兒童被遷移至或扣留於跨越國際邊界的地方,即屬國際擄拐兒童。這種情況通常出現在父母雙方之間關係破裂的時候。

《海牙公約》

《海牙公約》是多邊條約,由國際私法海牙會議制定,宗旨是訂定法律程序,將被人從一個公約國不當地遷移至另一個公約國,或從一個公約國不當地帶到另一個公約國扣留的兒童,得以迅速交還其慣常居住的國家,並且試圖確保在一個締約國家之下所享有的管養權和探視權,在另一個締約國家中能實際上受到尊重。

在裁定是否發出交還令之時,法庭要解答一個關鍵問題,那就是,兒童在被扣留所在的國家可有慣常居住地?即是說,某人在某地的居處是否具備成為慣常居住地所必要的安居條件(JEK v LCYP [2015] 5 HKC)。這是一個事實問題,顧及該人在多大程度上融入社會環境和家庭環境。兒童的居住地的質素,兒童在那兒居住的時間長短和原因,統統是須作考慮的相關因素。

另有一點要注意:海牙公約只適用於已簽署海牙公約的88個國家及1個區域經濟整合組織。這些簽署國包括美國、歐盟及亞洲某些國家在內。沒有簽署海牙公約的,既不能給予探望權,也不能發出交還令。

遷移兒童的父或母可能提出的抗辯理由

如果確立到兒童被不當遷移或扣留,遷移∕扣留兒童的父或母可以提出抗辯理由。用得上的抗辯理由有五個類別,但是抗辯能否成功是由法庭全權酌情決定。五個抗辯理由是:

  1. 雖然交還兒童的法律程序是在該兒童被不當遷移或扣留一年後展開,但是該兒童已在新環境安頓下來;
  2. 投訴一方不是在行使他或她的管養權或探視權;
  3. 投訴一方有同意或默許有關兒童被不當遷移;
  4. 交還兒童有令他或她遭受損害的嚴重風險;
  5. 兒童反對交還,他或她已達一個適宜考慮其意見的年齡及成熟程度。

香港最近的案例

父母一方必須享有子女管養權,才可以根據《海牙公約》提出申請。然而,在香港,這對於未結婚的父親們可能是一件難事,因為他們不是自動享有管養權。因此,他們通常會先提出申請,要求原訟法庭使子女成為受法院監護的人,並且要求獲發給提出前述申請時所必須享有的管養權,之後才根據《海牙公約》提出申請。

這是Re ALWB (Minor: Wardship) [2021] HKCI 899一案的情況,此案在2019冠狀病毒病大流行之時進行聆訊及作出裁決。案中兒子(被稱為「AB」)在香港出世,出世之時,父母未結婚,出世之後6年一直在香港居住並接受教育。AB的母親不理會AB父親的意願,帶AB到澳洲居住,又拒絕回應AB父親要她把AB帶回香港的要求。

該父親在香港展開法律程序,要求原訟法庭使AB成為受法院監護的人,又要求原訟法庭命令AB的母親把AB帶回香港。考慮到AB的情況及他與父親的關係,原訟法庭認為AB在香港已經完全融入社會環境和家庭環境。因此,原訟法庭裁定,使AB父親的權利成為合法權利,符合AB的最佳利益,將AB帶回香港,同樣符合AB的最佳利益。

關於對AB的管養、照顧及管束,不受爭議的是,香港法院所作出的管養、照顧及管束某兒童的命令,不會自動在澳洲被承認或強制執行。反之亦然。因此,AB的父親雖然取得由原訟法庭作出的命令,但他可能得在澳洲提出法律程序,向法院申請一項能夠針對AB母親強制執行的「反映令」(mirror order)。

在BMC v BGC [2020] HKCA 317一案,這宗案同樣在2019冠狀病毒病大流行之時進行聆訊及作出裁決,案中父親提出上訴,要求當時身處香港的女兒(「B」)被送返美國。他的上訴被駁回,因為法官不信納美國是B在緊接在2019年10月8日(父親聲稱B在這日被不當地扣留在香港)之前的慣常居住地。法官裁定,香港一直是B的慣常居住地。

2019冠狀病毒病大流行期間的擄拐兒童案

相比起其他國家,在2019冠狀病毒病大流行期間,香港較少出現國際擄拐兒童案,不過法庭作出交還令的裁決(相對於不作出交還令的判決)分布相當平均。這顯示,2019冠狀病毒病大流行沒有嚴重影響法庭有關是否作出交還令的裁決。

由於疫症大流行使然,國際私法海牙會議準備了有用的工具包(Toolkit),協助各國將兒童交還到他們的慣常居住地。預期有了工具包,處理方法就更加聚焦於兒童(child focused),以確保擄拐兒童的案件盡快得到處理。

Jurisdictions

Gall執行合夥人及家庭和離婚業務負責人

Gall律師

胡安芝於2009年獲認許為香港律師。她的執業重點是家庭法律事務,包括離婚及分居、兒童管養、兒童離開香港、監護和禁制令、財務糾紛和婚約。在加入Gall 之前,Chantelle在一家專業的家事律師事務所工作了6年。她有與來自不同司法管轄區和各行各業的客戶打交道的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