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曼群島2016年《保密資料披露法》
「巴拿馬文件」等事件使人對離岸司法管轄區的資料披露限制產生疑問。2016年7月15日,開曼群島總督回應這些疑問,批准法案把之前已經存在的《保密關係(保護)法》(2015年修訂)(Confidential Relationships (Preservation) Law (2015 Revision),下稱《保密關係法》)廢除,用2016年《保密資料披露法》(Confidential Information Disclosure Law, 2016,下稱《披露法》)取而代之。開曼群島財務部長Wayne Payton表示,《披露法》「不是隱密法例」,它是有見及最近各宗事件而制定的,目的是由地方主管機關提供取得資料的合適途徑的同時,繼續尊重私隱。
 
這樣,《披露法》有什麽重要分別,具有什麽重要意義?
 
有一項重要的分別:披露保密資料而違反的,現在只限於普通法下的保密責任。這就把補救方法局限在民事制裁的範圍內;現在已經免除因為披露保密資料而被根據《保密關係法》第5條裁斷的刑事法律責任。《披露法》亦局限「保密資料」的定義,只包括「在開曼群島產生或帶入開曼群島並與主事人任何財產有關的資料,而資料接收者對主事人是負有保密責任的」(斜體以示強調)。過往,《保密關係法》沒有訂明「保密資料」的構成必須包含保密責任。
 
《披露法》第3(2)條也是值得留意的新法例。這條新例增加適用於披露保密資料的例外情況,現在不單准許一方「在正常業務過程中」披露保密資料,也准許任何人用「告密者」作為辯護理由,並在一方真誠及合理相信有關資料所披露的是嚴重不法行為的證據時,容許該方披露保密資料。
 
最後,《披露法》另亦清楚指明如果主事人未能取得明確同意,可以向哪些地方機關披露資料,並且闡明准許披露保密資料的相關情況,藉以修訂一方可能負上保密資料披露責任的情況。 
 
 
粹言
 
《披露法》的新規定具有真正務實的含義,不過,一方面是要保護保密資料,另一方面是要保護公眾利益,重要的是司法管轄區努力在兩者之間找出平衡點
Jurisdictions: 

Harneys亞洲管理合夥人

領先的離岸訴訟律師、資深策略者及思維領導者

Ian 專門從事重組、破產清盤、股東糾紛和信託爭議案件,並在跨境法律衝突解困方面擁有豐富的經驗。 他參與了近期涉及地區離岸實體的各大重組項目, 以及部分在亞洲最高價值的爭議性遺產訴訟。
在 Chambers、Legal 500、Who's Who Legal 及 Global Restructuring Review 中,Ian 一直獲譽為領先的律師。 他還獲選為 2020 年 Citywealth 的前 100 名信託訴訟律師,並於過往五年入選 ALB 的“客戶首選離岸律師榜單”。

衡力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