鍵盤戰士時代的勒索悖論

「勒索威脅是來自一名瘋子發出的電子郵件。」 - 格言大師Michael Bassey Johnson

引言

互聯網及社交媒體時代,在我們的社會中演變出了一類新的戰士-- 鍵盤戰士。

那些覺得自己在這個新的戰士階層中的人,往往被描述為更好戰,更有侵略性的虛張聲勢,因為,事實證明,當你在鍵盤的環境下戰鬥時,更容易擁有一個6呎8吋的奧運摔跤手的個性。與其說是酒精帶來的勇氣,不如說是鍵盤勇氣的曙光來臨。

然而,至關重要的是要記住,在網絡上作出的行為在現實生活中同樣要承擔責任。近年來,網絡犯罪,如起底、刑事恐嚇及勒索已成為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令人關注的問題。

刑事恐嚇及勒索

刑事恐嚇是指使用威脅手段,以誘使接受者或任何其他人做出及/或不做出他或她在法律上不一定要作出或不作出的行為。這種言論在法律上是否被視為威脅,是一個事實問題,而且是針對每起事件的。因此,刑事恐嚇罪的關鍵因素是威脅是否出於引起驚恐的意圖。根據《刑事罪行條例》(第200章)第24條,刑事恐嚇是一項罪行。

勒索是指以恫嚇(例如使用威脅手段)提出任何不當要求。勒索的要素及定義是以恫嚇方式提出不當要求。根據《盜竊罪條例》(第 210 章)第 23 條,勒索是一項罪行。

最常見的例子是要求受害人支付一筆錢,否則就會公布色情照片。

但並不是所有的刑事恐嚇/勒索都像上述那樣明顯。以下述情景為例,問題在於如果接受者在工作上造成潛在麻煩(因而接受者感到驚恐),以誘使接受者作出法律上沒有規定要做的不當行為/不作為,是否足以構成法律上的刑事恐嚇。

情景

信息:「朋友A給我看了你的兩份法院判決書/文章,提到了我的案子[結果不理想]。我相信在我們通過終審庭的時候,當事人會給你很多有趣的東西來引用/寫出來! 我們會讓你到第15部分的! 相信你在新律師行一切都很好,跟你們律師行的合夥人X打聲招呼,我們當年是同事。」

潛在/意向解讀:「再引用這個案例,我會利用我及X合夥人過去的關係,讓你失去在新律師行的工作」

分析

然而,應當指出,檢控官在任何此類案件中要克服的一個關鍵障礙是確定因果關係。例如,如果有關行為只是陳述事實,而沒有暗示後果(例如在教育環境中),那麽就沒有刑事恐嚇的理由。

「我不是在威脅國王,長官。我是在教育我的侄子。Bronn,下次Meryn爵士說話時,殺了他。那是威脅。看到區別了嗎?」- 小說The Game of Thrones中的Tyrion Lannister

在上述情景下,如果結合整個信息的更大背景來解讀,就可以看出隱含的後果(例如,工作場所騷擾的威脅與不當投訴類同)。在這一特定情景下,發出恐嚇/勒索信息者顯然是試圖誘使接收者停止某些行動(例如就司法機關公布的案例進行撰寫),儘管接收者在法律上根本沒有義務這樣做。此外,有關的陳述可說是出於惡意。

互聯網犯罪的潛在後果

執法部門及法院都積極打擊與網絡欺凌有關的罪行。以最近的香港特別行政區訴陳景僖DCCC 164/2020一案為例,當局已全力檢控起底的罪行。

反過來說,刑事恐嚇及勒索等網絡犯罪也會帶來現實世界的後果。例如,勒索罪最高可判處14年監禁。

結論

因此,雖然鍵盤勇氣(類似於酒精帶來的勇氣)可能會給你帶來虛假的隔絕感,但一定要記住:

不要作出威脅。根據香港法律,不當惡意的威脅是一種犯罪行為,並將帶來現實生活中的後果(如坐牢)。
虛擬的行動具有實質影響力! 您在互聯網上的行為將承擔現實生活中的後果。如果你認為人與人之間當面造成的後果是危險的,那麽在網上的後果也是一樣的;及
保持清醒。酒精帶來的勇氣及鍵盤勇氣的結合,可能是災難性的。網絡時代,每個網民都是潛在的 「醉酒」文字的作者。這種醉醺醺的文字,無論有意還是無意,都會造成現實的後果。唉,醉酒,無論自願與否,都無法辯解,這是老生常談的法律!

Jurisdictions

香港事務律師

朱喬華是一個香港事務律師,專注於訴訟和另類排解糾紛程序。

他的經驗包括在香港首宗涉及加密貨幣的訴訟中代表成功的一方,以及在世界貿易組織政府採購協議下代表醫療保健行業在審查機構面前挑戰政府的招標結果。

在成為律師之前,朱律師曾在醫療行業工作,擔任私立醫院的資訊科技部門主管並監督採購業務。

柯伍陳律師事務所合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