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爭議解決

Robert Rhoda, Smyth & Co與RPC聯營

2015年4月16日,在座無虛席的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活動(由香港國際仲裁中心與RPC協辦)中,星光熠熠的專家小組辯論活動就銀行與金融相關的爭議,是適宜選擇訴訟還是仲裁方式來解決,進行了激烈辯論。

在並無期望從任一組員或觀眾中取得意見的情況下,出現了幾個有趣的觀點。有些是眾所周知的;而其他的則值得多加考慮或採取行動。這些觀點包括:

  • 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銀行在香港法院上對所謂「不當銷售」申索的案件未曾敗訴。那些入稟的案件涉及富有投資者,他們似乎對(例如)所謂「累積期權」的投資(在跌市中並無「取消」價可以退出市場)已經力有不逮。據未經考證的證據表明,在目前的升市(筆者作此文的時候)中,投資者對此種產品趨之若鶩。可以預期將有更多案件出現。
  • 香港的銀行在其提出訴訟或抗辯的案件中一直都很小心。到目前為止,先例顯示他們處於上風,因為他們依賴客戶協議等文件,以展示出一種「僅為執行」的角色,並否定任何諮詢責任。「受合約約束不容反悔的原則」在香港也似乎發展勢頭良好,並已隨時協助銀行的抗辯。然而投資者在多大程度上可以依靠「已作承諾不容反悔的原則」來反擊「受合約約束不容反悔的原則」,似乎並不清晰。
  • 作為一個相關的問題,邁向未來,需要考慮證監會對客戶協議要求的進一步諮詢結果;在此情況下,到目前為止,可參閱 (i) 文凱彝在2015年4月號《香港律師》中發表的文章及(ii)業界透視的 2014年11月號(「證監會建議納入『合理地適合』的新條款」)及2014年12月號(「建議修訂專業投資者制度的諮詢總結」)。
  • 更有趣的可能要算銀行已經解決的個案;例如,基於商業理由及/或因為證據無幫助(某些對話及可疑客戶風險狀況的記錄)。
  • 仲裁在銀行與金融相關的爭議中確實有其發揮的作用,而且在香港開始受到注目。例如,有關此話題的更多資料,請參閱——"Arbitration Rising",IFLR (Capital Markets),2015年4月號(Cary & Rhoda,Smyth & Co 與RPC聯營)。
  • 仲裁與訴訟的費用及效率比較仍然是一個爭議點,視乎不同情況以及你在這個辯論中的立場。然而,仲裁確實提供了保密性及一定的技術技巧(視小組而言),這可以是很重要的。
  • 在(其中包括)東南亞(《承認及執行外國仲裁裁決紐約公約》的締約方)等地方嘗試強制執行仲裁裁決的經驗各有不同。
  • 問題出現了——「對於新加坡的國際商業法庭,香港的反應應該如何(如有)?」。這也引出了香港原訟法庭的商業案件審訊表應該(及將會)發生甚麼情況的問題。

參加即將在香港舉行的環太平洋律師協會(IPBA)大會的讀者,無疑將會對其中一些問題進行激烈的辯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