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中心動力源: 英國及香港在加密社區的優勢

「你只有一次機會給人留下美好的第一印象」。還有,「區塊鏈是世界上公關最差、潛力最大的其中一種創新發明」。

區塊鏈是否已經用盡了它給人留下美好第一印象的唯一一次機會?

導言

從2017年1月1日到2017年12月16日,全世界見證了比特幣的爆炸性增長,價值增長了2000%左右,吸引了很多非專業的投資者,以至於摩根大通行政總裁Jamie Dimon等金融界知名人士稱比特幣是

「比鬱金香熱潮更糟糕的欺詐行為」

儘管在2018年同樣持續爆炸性增長,許多監管機構仍在試圖管控加密貨幣。

如同大多數婚姻一樣,一項技術的潛力在蜜月期之後開始。區塊鏈能給人留下持久而美好第一印象的重要時刻,其實就是現在。

第一印象—現在

儘管被認為是世界上公關最糟糕的創新發明,加密貨幣的概念仍然存在。

在過去的一年裏,國際上對虛擬資產的認可度慢慢提高。2020年3月,法國商業法院裁定比特幣與貨幣類似,而在2019年11月1日,香港原訟庭在Nico Constantijn Antonius Samara vStive Jean Paul Dan [2019] HKCFI 2781一案中發出了凍結比特幣資產的資產凍結令。同樣,英國在AA v Persons Unknown [2019] (December) EWHC 3556 一案中的判決也承認了加密貨幣在法律上屬於一種個人財產,並發出強制令的及其他相關的濟助。

虛擬資產只是到了現在才得到法律的承認,因此,現在才是虛擬資產給人留下永恒印象的重要時刻。

狂野的西部時代

圍繞虛擬資產的恐懼是投資的蒸發。當比特幣交易所Mt. Gox破產時(在2014年第一次黑客攻擊交易所而導致交易所破產的重大事件中),許多交易者沒有追索權。

因此,早期的虛擬資產交易如同在不成熟的司法管轄區的金融中心進行投資。雖然可以賺到快錢,但所有的投資也可能在一夜之間蒸發掉(如果不是在你的午餐時間!)。

趕快進行監管(發達市場與第三世界市場的比較)

許多司法管轄區試圖急於完成監管制度的推出。問題是,區塊鏈仍然是一項新興技術,而對未知的東西進行監管十分困難。

其結果是。監管制度不那麽嚴格或規範的第三線司法管轄區,如愛沙尼亞及哈薩克斯坦新成立的阿斯塔納國際金融中心(Astana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Centre),比香港及倫敦等更成熟的司法管轄區更早推出區塊鏈的相關法規。

一流金融中心的監管者毋庸置疑的會在制定法規時作出更多的考量,這對區塊鏈行業的發展至關重要,因為它們能創造信心,並能為「狂野的西部」帶來了某種程度的法律。

然而,光有法規是不够的。因此,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的公司將比在指令性經濟管轄區內的交易所上市的公司(在聲譽及對投資者吸引力方面)更具顯著優勢。

進入2020年:香港及英國的優勢

當一綫金融中心開始推出法規時,一切都變了。在香港,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於2019年11月6日透過「選擇加入」的方式,採納了新的虛擬資產交易平台監管框架。值得注意的重點包括:

  • 對「瞭解你的客戶」/「打擊洗錢」及市場監督過程的管治;
  • 提高了平台牌照的監管標準;
  • 施加發牌條件,並限定向具有足够知識的成熟專業投資者提供服務;
  • 强制性準備金/鎖定資本/緩衝要求的嚴格標準;以及
  • 最重要的是:將托管資金存放在專項賬戶—為了更好的保管投資者的虛擬資產。

這是亞洲首個由一線金融中心提供的虛擬資產平台監管框架。

在英國,對加密資產的監管分為受監管的代幣(又稱證券式代幣或電子貨幣代幣)及不受監管的(即交易式)代幣,前者受單獨的條款監管,後者包括加密貨幣。後者現在受到打擊洗錢規定的監管,該規定於2020年1月10日起在英國生效。自此,英國金融行為監管局(FCA)成為以下五種特定加密資產活動的監管者:

  • 將法定貨幣兌換成加密資產;
  • 將加密資產兌換成不同的加密資產;
  • 托管錢包提供商;
  • 首次發行虛擬貨幣;
  • 加密ATM機

開展此類業務的實體現在必須向FCA註冊,而FCA必須信納該等實體進行了適當的風險評估及記錄保存—更重要的是,實體的主管人員是「合適及適當的」。

這樣的監管旨在提供信心,而避免施加不必要的束縛,以保持加密貨幣的創新性質。

來自阿斯塔納國際金融中心等次一線司法管轄區的競爭?並非如此

投資者都希望有信心去從事各種交易活動。在香港,監管架構確保在持牌交易所進行交易的交易者受到保障。此外,統一交易所證券的保障標準,不但可以提高持牌交易所的聲譽,而且可以引導其健康發展。

一個司法管轄區,不是靠簡單地照搬或引進其他成熟司法管轄區的法律,就能提供穩定、自信及穩健的服務。香港及英國的共同優勢是,兩者都有完善的監管機構。它們的穩健性是經過多年的發展而形成的,很少有其他司法管轄區可以與這兩者相提並論。

地區的重要性

永遠記住:

  1. 給人留下第一印象的機會只有一次。慎重選擇你的第一個司法管轄區,不要急於求成。
  2. 在一個嚴格、高度監管的司法管轄區起步是有好處的:質量及穩定性會自動地融入到你的交易所中,對消費者信心的影響也相似。

–柯伍陳律師事務所顧問朱喬華
–7BR Chambers御用大律師
Andrew Wheeler

Jurisdictions

香港事務律師

朱喬華是一個香港事務律師,專注於訴訟和另類排解糾紛程序。

他的經驗包括在香港首宗涉及加密貨幣的訴訟中代表成功的一方,以及在世界貿易組織政府採購協議下代表醫療保健行業在審查機構面前挑戰政府的招標結果。

在成為律師之前,朱律師曾在醫療行業工作,擔任私立醫院的資訊科技部門主管並監督採購業務。

Head of Financial Crime, London, England, United Kingdom


Andrew Wheeler QC is head of the Financial Crime (Fraud, Financial Services and Regulatory) Team at 7BR Chambers, London, and is ranked in financial crime/fraud by the Legal 500 and by Chambers & Partners


Andrew has extensive experience in relation to the defence and prosecution of serious fraud, associated money laundering and proceeds of crime restraint/confiscation, and compliance/regulatory matters – and has a detailed knowledge of evidence gathering from, and asset tracing through, multiple jurisdictions. Andrew is regularly instructed by leading defence firms, by the UK Serious Fraud Office (SFO), Insolvency Service, Financial Conduct Authority  (FCA) and CPS Complex Casework/Specialist Fraud Division.


His experience extends in particular to Bribery & Corruption, Company Investigations, Insolvency and Tax fraud, and to issues of Insider Dealing. He regularly advises the UK and offshore & International sectors in respect of financial crime, anti-money laundering and associated regulatory & compliance issues.


Andrew has conducted seminars in respect of Money Laundering/AML – in the UK, including specifically for the UK Serious Fraud Office & UK Insolvency Service – and also for a number of offshore and international jurisdictions, including the Caribbean, Hong Kong, Cyprus, the Channel Islands & the Isle of Man. He has also conducted seminars in a number of jurisdictions in respect of key aspects of digital fraud investigations, cyber crime and cryptocurrency, and internal/corporate investigations.


Andrew is qualified to accept instructions direct from clients under the Bar Council’s Public Access Scheme. This means that members of the public who seek specialist advice can come direct to him. In addition, he welcomes instructions from solicitors, in-house law departments, qualified foreign lawyers, and clients licensed by the Bar Council to give instructions direct to barristers under the Bar Council’s Licensed Access Scheme

In addition to his financial crime work, Andrew has had significant involvement in general crime, and has been instructed to defend in cases involving murder, attempted murder and other offences against the person, drugs, firearms, health and safety and sexual offen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