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麗珊, 黃宇正及車偉恒律師 首支橫渡英倫海峽的香港泳隊

 

在9月的第一周,三名香港律師創造了歷史,成為史上首支橫渡英倫海峽的香港接力隊,並為慈善機構籌得超過150萬港元。

由鄭麗珊(Eliza)、黃宇正(Eugene)及車偉恒(Allen)律師組成的泳隊,在13小時48分鐘完成橫渡英倫海峽。

英倫海峽被譽為開放水域泳界的珠穆朗瑪峰,與大多數耐力比賽不同,是一項難以保證能夠完成的艱鉅任務。

事情一開始並不順利,他們一直掙扎至終點,令這項成就更加難能可貴。

游泳和法律方面的經歷

鄭麗珊是律師會的活躍會員。她於1991年獲得香港大學法學士(榮譽)學位,翌年取得法學研究生證書。鄭律師擁有英格蘭和威爾斯律師資格,於1992年加入鄭揚律師行,並於1996年成為合夥人,現在擔任該行的管理合夥人。

多年以來,鄭律師積極參與工作相關的各種協會和律師會的工作。她曾兩次擔任會員服務常務委員會副主席,自2007年6月起參與人身傷害訴訟委員會,自2009年起加入執業管理委員會,以及自2014年起加入公共政策委員會。此外,她亦兩次擔任會員服務常設委員會成員,也是年青律師組委員會的成員。

她在聯合專業康體委員會中代表香港律師會;自2010年起代表律師會參加香港專業團體康體會,並擔任康樂及體育委員會主席。在2010年至2019年期間,她連續10年獲頒律師會公益法律服務及社區工作金獎,並於2019年獲頒公益法律服務及社區工作10年成就獎。

黃宇正是孖士打律師行房地產業務的合夥人。他在跨國公司和基金的工作備受認可。

車偉恒是黃許律師行的合夥人,專注於該行的產權轉讓業務。他於1997年成為該行的合夥人,亦是律師會產權委員會及新界產權轉讓業務小組委員會的成員。車律師經常就此議題發表演講,並且是《產權轉讓和財產法手冊2001》的註釋者之一。

每位隊員均與水有緣,他們均把善舉視為「共同願景」。鄭律師在學生時期曾是香港游泳隊成員,黃律師亦為學校泳隊隊員,而車律師則有救生員證書。

對三位律師來說,準備是次游泳是嚴肅的承諾,今次就幾乎因新冠病毒疫情而失卻機會。

比賽前的比賽

疫情在全球造成破壞,包括三人的壯舉計劃。

泳隊隊長鄭麗珊律師回港後正進行隔離檢疫,她透過Zoom表示:「我們原定於7月初進行橫渡,但因疫情關係,所有船隻出航均受到限制。我們以為游泳名額被取消了,要重新排隊。」

預約橫渡英倫海峽領水員的輪候時間長達兩至三年。雖然所有計劃均懸而未決,但他們仍繼續進行訓練,期望能盡快成事。

在7月底,泳手開始重返海峽。在8月初,有關方面向他們提供了幾個比賽的日子。

鄭律師說:「儘管如此,即使我們與船員達成了協議,但隔離安排和航班方面仍然不確定。」

最終,三人於9月5日星期六凌晨飛往倫敦希思路機場,當天直奔多佛。但在那天下午,他們才被告知橫渡將在9月6日星期日的黃昏開始。

下水禮

英倫海峽的天氣陰晴不定,變化莫測,泳手必須看準時機下水。對泳隊來說,這個時機就是入夜後的前五個小時。

Eric Hartley是經驗豐富的領水員,他和支援船Pathfinder陪同泳手進行這次旅程。英倫海峽游泳協會觀察員Keith Oiller亦到場,確保泳手遵守橫渡英倫海峽的規則。

根據英倫海峽的規則,接力隊的每位隊員可游一個小時,然後由另一位隊員接力。鄭律師在著名的多佛白崖下的Samphire Hoe海灘開始游第一棒。

第一個挑戰立即出現了。

鄭律師說:「我沒想到水會這麼冷,浪會那麼大!我要從碼頭游40分鐘到海灘,那是個石灘,我必須跳入水中,游50米到石灘,爬上濕地,然後才正式開始橫渡旅程。到達海岸後,我必須站起來,但被海浪從後大力拍了最少三下,令我一直被拖回水中,每次我都必須爬起來再做一次。」

泳手只能穿著無袖短身泳衣、戴泳帽和一副泳鏡,禁止穿潛水衣,這是一個重大挑戰,因為這個水域日間只有17.2攝氏度。

情況出乎意料地惡劣,令鄭律師未出發便開始懷疑自己。

她回憶道:「我努力掙扎,終於在石灘上站了起來,原本應該馬上出發,但後來我站在那裡想了幾秒鐘:我能完成這個任務嗎?」

為了不讓隊友和支持者失望,她把一切均拋諸腦後。

鄭律師說:「如果我無法完成第一棒,Eugene和Allen就沒有機會游。他們和我遠道從香港來到英國!若無法完成任務,我怎樣向捐助者解釋?那時我腦子裡不斷想著傻事,然後當號角響起,我知道必須繼續前進。」

困難並沒有就此結束。

她承認:「我跳入水,開始游第一個小時,感覺過了很久。我們訓練時,游一個小時感覺沒有什麼大不了,我們已經習慣了,我們覺得可以游更久。但是,在頭一個小時,我仍在嘗試尋找節奏,而且由於天色太暗,我必須注意支援船的位置,我只能看到船上的一盞燈和一絲月光,其餘一片漆黑,水流又急,所以我有點害怕。」

她形容起步「很可怕」,但在30分鐘後找到了節奏,能夠繼續前進。

一小時後,鄭律師交棒給黃律師,然後由車律師接力。他們按此順序連續游下去,直至當天下午3:25到達法國Wissant海灘,但她的隊友也有自己的困難要面對。

黃律師說,他們在英倫海峽下水的一刻,其實是他們這次任務中第一次下水。「我們的身體沒有機會適應。」

尤其是在隊友登船之前,他必須不斷踩水,待隊友登船後才能開始游泳。

黃律師說:「橫渡英倫海峽的規則規定,前一位泳手完成一棒,下一位泳手下水,但不能開始游泳,而是在船邊的水中等待,直至前一位泳手完全上船。等待那20到30秒鐘特別冷,因為你不能以游泳來暖身。」

寒冷顫抖

即使留在船上也不易,因為隊員在每一棒之間的等待時冷得發抖。

鄭律師形容:「前15分鐘我發抖、想吐。但我不想讓觀察員看到我發抖,因為我不想令他以為我有低溫症。」

黃律師在整個比賽中還得忍受肩痛,令他感到很沮喪。

黃律師說:「我們在途中有各自的黑暗時刻和秘密。我們當時沒有與隊員分享在水中面對的困難,並不是要隱瞞,而是不想破壞當時的精神。」

「有好幾次我在水裡對自己大叫,當然沒有人會聽到,但我可以繼續。」

車律師形容,橫渡英倫海峽就像「在洗衣機裡游泳」。

當你知道車律師遇到的困難,就明白他這樣形容。

車律師說:「水流很急,即使我試圖遊回船上,水流也將我推開,所以我別無選擇,只能繼續前進,感覺就像在洗衣機裡游泳,我覺得自己不行了。」

他笑說:「我想放棄,但浪太大了,我放棄不到!」

車律師說得很輕鬆,但實際上水流令泳隊的旅程長了一倍。英格蘭和法國之間最近的距離約為35公里,但是由於潮汐和狂風,泳隊最終游了60多公里。

隨著比賽進展和日出,情況確實有所好轉。

車律師說:「對我們來說,這不是在公園散步。我們在各自一棒都有想過放棄,無論是因為漆黑、冰冷的海水、陣陣寒風、暈船、四肢抽筋、肩膀受傷,還是其他原因。」

「但是憑著我們對團隊和支持慈善機構的承諾,我們懷著堅定的信念繼續向前,我們設法克服了困難,度過了一段難忘的時光。」

水花為Splash濺

除了為香港、法律界和泳隊帶來了驕人成就,他們的壯舉亦令慈善機構受益。

他們選擇的機構是Splash。Splash是香港唯一為香港的弱勢群體和殘疾兒童提供免費游泳課程的慈善
組織。

Splash行政總監Libby Alexander說:「游泳是一項必不可少的技能,是唯一可以拯救生命的運動,也是一項終生運動,對身心健康有益。」

「我們非常感謝Eliza、Eugene和Allen勇於接受挑戰。這次壯舉對香港人具有象徵意義,也令未來幾年我們能教授的兒童的數目大增。」

泳隊總共為Splash籌款超過150萬港元。

香港亞洲之友向Splash捐款10萬元,以支持泳隊。此外,公眾捐款10萬元,亞洲之友亦追加10萬,總額為20萬元。孔慶熒及梁巧玲慈善基金也慷慨支持,捐款10萬元。

車律師說:「我們很高興我們為數百名香港貧困和有特殊需要的兒童提供學習游泳的機會,希望能啟發他們有一天也參加長途泳賽!」

鄭律師感謝Hartley和Oiller在過程中的協助和支持。

黃律師明白到,所有的輝煌時刻都來自親人的「理解和縱容」。

他說:「我們非常感謝隊員的另一半和家人的信任和縱容,也感謝同事的理解,在我們不在時承擔額外的工作。」

「最後,我們感謝所有捐款給Splash兒童計劃支持我們的善長、朋友和市民。」

Splash成立於2015年,迄今已教了接近3,000人游泳,並培訓了200多名義工教練。該機構每年在全港的國際學校、私人俱樂部和公眾泳池舉辦80多個課程。

還有很多成功的故事,88%的成人畢業生12週後可以通過水安全測試和在沒有輔助下游25米。

過去兩年為此壯舉進行的艱苦訓練已經結束,他們三位正考慮花點時間為Splash教水。

黃律師也看到身邊的人正在與水建立聯繫。

他說:「我認為在水中有安全感對很多孩子來說並不容易,但我的孩水喜歡水。我看到這種安全感轉化至他們生活的其他方面。」

「在香港,我們基本上被水包圍。即使上學也有可能接觸到水。如果怕水,那麼對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提心吊膽。我的孩子現在很愛水,他們克服了對水的恐懼。」

涉足未來

展望未來,泳隊有計劃達到更多與水有關的目標。

現年51歲的鄭律師希望繼續參加游泳比賽直至80歲。她正在研究參加接力賽,甚至嘗試冰泳。

她說:「如果考慮到年齡因素,這對我們來說確實不容易,因為已經不是25歲。但是在過去兩年的密集訓練之後,我們覺得我們的體能是25歲。我們變得更強。我認為年齡不是追求夢想的障礙。」

她打算拉52歲的車律師和40歲的黃律師一起下水。她的兩位隊友也說游泳使他們感到年輕,就像回到大學的宿舍一樣。

游泳也融入三人的專業生活,因為他們都是律師會游泳隊的成員。

自游泳隊成立以來,鄭律師擔任隊長10年,後來成為名譽隊長。她一直活躍於律師會,擔任會員服務常務委員會副主席和各個委員會的成員。

律師會一直是他們建立聯繫的泳池。

黃律師會員資歷已有15年,通過律師會游泳隊與隊友建立聯繫。

此外,他還參加律師會與青年相關的各項倡議。

車律師自1993年成為會員。他說,加入運動隊伍有助他更好地了解這個專業。

他定期參加香港法律專業學會的持續專業發展教學,並為地產代理監管局舉辦有關新界土地法的研討會。此外,他還帶領遠足活動,完成了30多次徒步遠足。

他說:「參加律師會的康樂活動,可以增進法律專業人士之間的了解。在戶外認識彼此與在辦公室大不相同。」

最後,鄭律師說法律界人士抽出「我的時間」沉迷一項運動尤其重要。

鄭律師表示:「我呼籲所有律師,除了整日坐在辦公室工作外,亦要多做運動。工作與生活平衡很重要。我們所有人都在忙於工作和家庭,但也要好好安排時間,抽空做運動。」

「做律師壓力大,整天對著電腦工作,這對他們保持健康快樂尤其重要。」

捐款支持Eliza、Eugene和Allen:https://www.simplygiving.com/english-channel-hk-july-2020

詳情請瀏覽www.splashfoundation.org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