適用於法律專業的環境、社會及管治

現在法律專業也考慮環境、社會及管治(ESG),特別是環境和社會,所盡的努力和做法遠遠超出環保和人權律師慣常花在企業社會責任之上的。

律師現正環繞自己的執業領域增長新知識,發展新能力,他們的執業領域不一而足,不限於投資基金、金融、私人財富、資本市場、訴訟及企業,很多都盼望有機會支援那些看來可以造福地球和社會的項目。

此外,現時有動力驅使公司考慮本身的環境和社會績效,因此我們見到公司之內出現新的職位,例如專責健康、可持續性及包容性事務的主管。

一直以來,律師事務所的企業社會責任計劃建立在義務提供法律意見和慈善工作之上。回饋社會的希望是一股動力,另一方面,提高知名度和促成律師事務所文化等作為和行為所關聯的積極意義,使該等計劃再被重新確定。

然而,就像ESG不只是慈善活動,更是進入了投資空間一樣,ESG也進入了律師事務所的業務範圍。ESG是律師可以增值的領域,而且基於ESG的勢頭、投資者需求及正在改變的監管形勢,客戶確實可能越來越需要這樣的服務。舉例說,交易律師發覺自己現在正就綠色債券、綠色貸款、與可持續發展表現掛鉤貸款和債券、綠色基金、影響基金、負責任投資基金等等,向客戶提供關於結構和正式文件的意見。它不只是市場上的新產品,還是影響金融業的新式規定。

在金融業的監管中,最近在「環境」方面較多強調的,是反對名不副實的環境保護,以及針對氣候變化的倡議。

舉例說,香港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建議更改《基金經理操守準則》,規定基金經理在他們的投資和風險管理過程中,考慮氣候風險。此前,《香港上市規則》的強制性ESG規定落實施行,有關規定是參考氣候相關財務披露工作小組(Task Force on Climate-relatedFinancial Disclosures)的建議制定的。

2005年的Freshfields報告和2015年一份題為「21世紀的受信責任」的報告(由Principles for Responsible Investment (PRI)、UNEP FI、UNEP Inquiry及UN Global Compact共同發表)都重點論述受信責任,而另一項在國際舞台上不斷發展的領域,正正就是受信責任。

有意見認為,公司和資產經理必須考慮重要的ESG因素,例如氣候變化,而上述發展正好代表這項意見越來越得到支持。PRI報告指出,全球有730條硬法和軟法的政策修訂,涉及500項「支持、鼓勵或規定投資者考慮長遠的增值動力(包括ESG因素)」的政策工具。律師可以幫助客戶應對管治和監管上的轉變,同時幫助開創構思產品的方法,滿足不斷變化的投資者需求和監管要求。

不只收入是驅動力;律師事務所亦是在壓力下提升本身的環境和社會績效,以達到規定的標準。

此外,說到在負面的ESG結果中,包括氣候變化,所扮演的角色,律師事務所可不是免於審查。雖然跟其他行業相比,律師事務所也許是環保足跡較淺的服務行業,但是一間律師事務所對環境的影響,不只是消耗能源和浪費紙張,還延伸到與之一起工作的客戶及為僱員樹立的榜樣,還有它的工作在社區和各類行業之內的作用。

逐漸有跡象顯示,律師事務所越來越想展現已經加強的企業責任。事實上,已取得B Corp認證的律師事務所寥寥可數,但數目正在增加。一個公司取得B Corp認證,代表該公司向着更為包容的持份者模式邁進,反映企業所重新重視的,不只是「在全球做到最好」,還要「為全球做到最好」。

就像企業社會責任一樣,競爭有助激勵律師事務所「做好」環境──傳統上,除了那些就環境法提供意見的律師事務所之外,這不是律師事務所的關注重點。由於過去數年ESG的勢頭猛漲,有些律師事務所正在為ESG開疆闢土,除了無私地做好ESG工作而得到回報外,也認識到吸納人才和客戶所得到的好處。

Jurisdictions: 

奧傑律師事務所 合夥人

Kate Hodson為眾多保薦人、基金經理及在岸律師就私募基金、對沖基金和其他封閉式及開放式基金結構的建立和構建提供意見,特別專長於合夥和單位信託基金結構。她亦就基金相關問題及其他企業事務,包括上、下游交易,向有限責任合夥、管理人、受託人、家族辦公室、富豪、行政人及其他服務提供者提供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