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步改革邁向平等

全球近期都在哀悼美國前最高法院大法官露絲·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的離世。她是爭取平等權利的世界先驅,亦是爭取婦女權利的表表者,在婦女平等的積極法律改革方面貢獻尤其巨大。她強調改革的達成往往需要循序漸進:

「社會變革須靠逐步達成,真實而持久的改革,是在某時某刻取得某一階段的進展。」

只有在有效的免受歧視法例保護下,平等及不受歧視的普世權利才得以實現。然而,該等保護措施必須能夠符合社會在歧視方面的不斷變化需求和證據。

平等機會委員會(平機會)作為香港的法定平等機構,是推動變革的力量,並有責任在需要加強免受歧視的情況發生時倡導立法改革。過去23年,平機會在取得反歧視法例的改進方面一直發揮著重要作用,包括於2020年6月就四項反歧視條例通個的最新修訂。

本文闡述近期所作修訂的背景和法律效力,探討數項與持續遭受實質歧視及騷擾的婦女之平等有關的修訂,並展望未來及該如何進一步現代化反歧視法例,確保所有人得享平等方面的權利。

1.對歧視法例的檢討

香港自1996年以來共制定了四項反歧視法例,即:《性別歧視條例》;《殘疾歧視條例》;《家庭崗位歧視條例》;及《種族歧視條例》。

平機會的責任是持續審視反歧視法例的有效性,並在適當時提出改革建議。平機會於2014年對反歧視法例進行了全面審視,包括進行公眾諮詢,並獲得熱烈回應,合共接獲125,000份意見書。經諮詢後,平機會於2016年向政府提交了詳細意見書,並就四項反歧視條例的改革提出了73項建議。

2.反歧視條例的修訂

政府同意落實平機會提出的其中八項建議,並於2020年6月藉通過《2020 年歧視法例(雜項修訂)條例》予以實施,從而加強若干對性別、殘疾、種族及家庭崗位歧視和騷擾方面的保障。概括而言,該等修訂包括:

–保障餵哺母乳婦女免受直接及間接歧視及在僱傭領域受害;貨品、設施及服務提供;教育;處所管理及處置;會社;以及在性別歧視條例下的政府職能;

–當事方之間根據《性別歧視條例》、《殘疾歧視條例》及《種族歧視條例》並不存在僱傭或相關關係情況下(例如實習人員或義工),保障工作場所參與者在共同工作場所免受性、殘疾及種族騷擾;

–在《殘疾歧視條例》及《種族歧視條例》下,保障服務提供者免受顧客的殘疾騷擾及種族騷擾,包括在香港註冊的飛機和船舶上作出殘疾騷擾和種族騷擾,即使有關行為是在香港境外發生;

–在《種族歧視條例》下藉設算(即設算某人屬於某一種族或某一族群的成員)而保障公眾免受直接及間接種族歧視及種族騷擾;

–保障個人在《種族歧視條例》下免受直接種族歧視或種族騷擾(即某人基於有聯繫者之種族而導致其遭受較差待遇或種族騷擾);

–根據《性別歧視條例》及《殘疾歧視條例》,保障會社成員及申請成為會社成員的人免受管理層的性騷擾及殘疾騷擾;

–就《性別歧視條例》、《家庭崗位歧視條例》及《種族歧視條例》下的間接歧視行為,廢除必須具歧視性意圖才可在訴訟中獲法庭判給損害賠償這一先決條件。

所有該等條文已於2020年6月19日起生效,但與餵哺母乳婦女免受歧視的保障有關的條文將於2021年6月19日起生效。

3.促進婦女平等

其中一些將對社會產生重大影響之修訂,在促進機會平等及使婦女免受歧視和騷擾方面尤為重要。

透過平機會的工作,突顯了香港仍普遍存在婦女遭受歧視的情況(無論是懷孕期間還是分娩後遭受歧視);又或是婦女遭受僱主、同事或顧客的性騷擾。2018/19年度,平機會共接獲338宗根據《性別歧視條例》提出的有關僱傭歧視的投訴,其中33%(111宗)涉及懷孕歧視、44%(150宗)涉及性騷擾(參看https://is.gd/f4SP0E)。

保障餵哺母乳婦女免受歧視

保障餵哺母乳婦女免受歧視十分重要,蓋此舉不僅可確保餵哺母乳的婦女在眾多生活領域(例如僱傭及服務提供)免遭歧視,亦可促使她們充分投入社會。

有關修訂與香港社會支持婦女更多以母乳餵哺嬰兒密不可分。根據衛生署的資料,母親以母乳餵哺其新生嬰兒的比例,從2004年的66%增加至2018年的87.5%(參看https://is.gd/SrvVYy)。婦女餵哺母乳的比例增加,亦與世界衛生組織進行的國際研究及提出的建議一致。有關研究強調餵哺母乳能為嬰兒及母親帶來健康裨益(參看https://is.gd/WVu2ka)。

有關修訂通過後,相關持份者須仔細考慮是否應對其設施及政策進行調整,以符合餵哺母乳婦女之需要。例如,僱主若聘有正在或將會進行母乳餵哺的僱員,便應考慮其是否有足夠設施提供給這些僱員進行擠奶之用;若否,便應考慮可為她們提供甚麼替代方案。此外,僱主亦應檢討其政策,從而對餵哺母乳僱員的工作條件作出調整,包括為她們提供額外休息時間以供進行擠奶、安排具彈性工作時間、在某段期間以兼職形式為其僱主服務,又或是倘某項現行職務可能會對餵哺母乳的員工構成健康風險,對該項職務作暫時性修改。

關於餵哺母乳僱員的休息時間,衛生署建議可讓她們在八個小時的工作時間內,享有兩次各30分鐘的哺乳休息時間(或合共一小時),並將該等休息時間計入其工作時間內(參看https://is.gd/oAHptW)。除非僱主可提供合理的拒絕理由,否則拒絕為員工提供該等休息時間,或因提供該休息時間而扣減相關員工的工資,可能構成對餵哺母乳婦女的間接歧視。

保障婦女免受性騷擾

有關修訂提供了在共同工作場所免受性、種族及殘疾騷擾的保障。這是一項進步的改革,使香港領先於全球許多其他發達司法管轄區,並大大為婦女提供免受性騷擾的保障(例如從事實習或志願工作的婦女),原因是從事實習或志願工作的人士享有較少法律權利,而她們亦與其主事人處於實力不均狀況,因此通常處於較為弱勢的地位,故為她們提供保障實屬至關重要。

以往在《性別歧視條例》下,可享有在僱傭及相關工作環境免受性騷擾的保障。然而,享有該等保障的前提是:當事方必須存在現行法律關係(例如僱傭、主事人及代理人(例如合約工作)、或合夥)。有關修訂擴大了對性騷擾、種族及殘疾騷擾的保障範圍,以涵蓋在共同工作場所工作,但當事方之間並不存在任何上述工作關係的情況。

例如,許多機構(包括律師事務所及大律師事務所)均設立實習計劃,為實習生提供發展事業的工作經驗。以往由於大多數實習工作並不涉及僱傭或其他現行工作關係,因此並無訂立實習生或實習生之間免受性騷擾的保障措施。有關修訂使這一保障缺口獲得填補。

上述改革提供了若干不論在何普通法司法管轄區中,於性、種族及殘疾騷擾方面的最全面保障。相比之下,英國並無提供在該等情況下的相關免受騷擾保障;而在澳洲,只有新南威爾士及維多利亞這兩個州(而非在聯邦層面)的義工或實習人士可獲得相同的免受性騷擾保障。

該等改革亦與新訂立的國際勞工組織人權公約之規定一致,其目的是為了使人們免受工作場所之騷擾和暴力,包括基於性別的騷擾及暴力(參看https://is.gd/NZUYXY)。中華人民共和國對該公約投了贊成票,該公約因此很可能在未來會獲中國承認,並對香港具有約束力。重要的是,該公約要求立法禁止一切形式的在工作場所的騷擾,包括對實習人員及義工的騷擾。香港既已訂立相關法律保障,這顯示香港正就該等議題領先全球。

法例改革路徑

儘管近期的修訂取得令人鼓舞的進展,但平機會認為反歧視法例仍有許多領域須進行實質性的現代化。應當關注的是,平機會在歧視條例檢討中所提出的具較高優先性的建議,政府僅落實了27項中的8項。此外,社會現時仍存在於現行反歧視條例下的未受保障社群。

就歧視條例檢討的建議而言,在免受種族及殘疾歧視的保障方面仍存在重大不足之處。《種族歧視條例》於國籍、公民身份或居留狀況方面,並無提供任何免受歧視的保障措施,亦並無禁止政府於行使職能時作出任何種族歧視或騷擾行為。香港未能提供該等保障,與適用於香港的《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公約》中規定的國際人權義務不符,並且具有實質性含義。例如,假如少數族群因種族原因而被警察不公平地截停、搜查或拘捕,他們將不能向平機會作出投訴,或根據《種族歧視條例》提出種族歧視申索(倘警方採取的有關行動被視為政府職能)。

對於殘疾人而言,一個令他們於生活遭受歧視的關鍵領域是,無論在僱傭、服務提供或進入處所方面,他們的需要均未獲照顧。有鑒於此,適用於香港的《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公約》要求所有會員國為殘疾人士提供合理照料。平機會建議應就為殘疾人士提供合理照料訂立法定責任,此舉亦與大多數普通法司法管轄區的類似規定一致。

最後,現行反歧視條例並沒有為社會上某些特定群體提供免受歧視的保障,例如女同性戀者、男同性戀者、雙性戀者、跨性別人士及雙性人(LGBTI),或按年齡予以識別的群體。

對於LGBTI人士,平機會就制定反歧視法例,以涵蓋性取向、性別身份、雙性人地位等新訂受保障特徵,委託展開全面性的研究(參看https://is.gd/d53EVu)。該項研究顯示,LGBTI人士在香港各方面的生活均遭受廣泛歧視,因此建議政府就訂立反歧視法例進行諮詢。由於並無取得進展,平機會計劃採取後續行動,就反歧視法例的適當內容提出進一步建議。

近期就該四項反歧視條例所作的修訂,顯示我們取得了重大進展,而在保障婦女免受歧視及性騷擾方面,進展尤其明顯。然而,對於社會上某些群體,香港的反歧視法例仍然未能為其提供充分或任何免受歧視的保障。我們作為平機會一份子,將繼續致力朝著實現人人平等的方向向前邁進。

 

Jurisdictions: 

高級法律顧問,香港平等機會委員會

Peter 是一名國際人權律師,在澳大利亞、英國、 歐洲、英聯邦國家以及最近在中國香港從事人權法律和倡導工作 20 年。 自 2012 年 11 月起,Peter 在平等機會委員會(平機會) 工作,他領導了多個法律項目,包括平機會的歧視條例檢討,以更新香港所有與性別、殘疾、種族和家庭狀況有關的現行歧視法律。此前 11 年,Peter 曾在英國國際特赦組織、種族平等委員會、平等與人權委員會擔任法律政策總監,並擔任英聯邦的人權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