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讼辩律政人员 - 可助推动资深讼辩律师获认许为资深大律师的建议

發生甚麼事?

在政府當局(還有很多團體的)支持下,加上相關法案委員會的主席慣常地高效開會,《2021年法律執業者(修訂)條例草案》(「《條例草案》」)似乎是以接近破紀錄的速度提交立法會通過。

《條例草案》2021年7月9日刊憲,2021年7月14日提交立法會,2021年8月25日二讀、三讀後,無經修訂獲得通過。簡言之,一如《條例草案》的「摘要說明」所言,修訂《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第31A條,使任職「律政人員」而並非大律師的人,具備資格獲委任為資深大律師,而上述律政人員是指《律政人員條例》(第87章)第2條所界定者。因此,根據新訂的法律條文,所有律政人員,不管他們是大律師、律師,還是不具備資格成為大律師和律師的,同樣具備獲考慮委任為資深大律師的資格。

按照法案委員會日期為2021年8月19日的立法會文件(檔號:CB4/BC/8/20),《條例草案》主要理論在於確保所有從事訟辯的律政人員享有平等機會,可以同樣具備獲考慮委任為資深大律師的資格。委任與否依然是由首席法官依據《法律執業者條例》第31A(2)-(3)條列明的既定準則,以及諮詢律師會會長及大律師公會執行委員會主席之後,全權酌情決定的。

後續如何?

法例修訂的實施日期將於政府憲報公布。本文撰寫時,新法例相當可能很快就實施,以容讓合適的申請人(如果有合適的)在2022年申請獲委任為資深大律師。

還有其他事項嗎?

《條例草案》第3(8)條(《法律執業者條例》的新訂條例第31A(3A)條)訂定,獲委任為資深大律師的非大律師律政人員,只在任職政府時才具有資深大律師的名銜──因此,那名獲委任的律政人員當離開政府工作的時候,就會失去資深大律師的名銜。這個規定也許有助挽留人才,留得住在政府法律服務範圍內從事訟辯的律政人員。然而,政府當局表示(立法會文件第9段),獲委任為資深大律師的非大律師律政人員,若在離開政府工作後及私人執業為律師時獲准保留該名銜,或會──舉例說,該名律政人員是律師──對公眾造成混淆。無論如何,在接納(為辯論而接納)修訂法例的理據為促使從事訟辯的律政人員享有平等機會的同時,立法會文件第22段亦指出:

「部分委員認為,在《條例草案》獲通過後,政府當局應探討將《條例草案》為非大律師律政人員作出的類似安排延展至私人執業律師(特別是訟辯律師),讓他們也可獲考慮委任為資深大律師。」

律師會新任會長以會長身份與各持份者往來時,大概不會忘記這一點。在英格蘭及威爾斯,首名資深的訟辯律師獲委任為御用大律師的日子,最早可追溯至一個世紀以前。現時香港大約有78名訟辯律師,有的經驗豐富,具備「領導」能力(不管Re Simpson QC [2021] HKCFA 25案的結果怎樣──在香港,獲專案認許為大律師的海外御用大律師,必須與一名本地大律師一起出庭,不可只與訟辯律師一起出庭。申請人不獲法庭免除該條件,亦不獲准就該條件申請上訴至終審法院*)。可別忘記,香港也有同時為訟辯律師的御用大律師,他們在複雜的商業仲裁中出庭,並且充當「領導」角色。

RPC 高級顧問及認可調解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