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解與真誠

Solicitors Regulation Authority (England & Wales) v A Solicitor(案件編號12046-2020)一案中,一名作為答辯人的事務律師因故意誤導對方的法律代表及一名調解員而被取消執業資格,原因是他聲稱曾委託一名大律師代表其當事人參與雙方之間的調解。從表面上看,(英格蘭及威爾士)事務律師紀律審裁處的裁判可能看起來很嚴厲。然而,雖然在審裁處程序中陳述同意的事實是不尋常的,但從業人員仍可從中汲取教訓。

雖然答辯人被指控的不誠實並不是他面臨的指控的主要部分,但他的誤導性陳述被裁定是不誠實的。他的行為被裁定違反了正直地行事的責任,或以保持公衆對該專業的信任的方式行事的責任,或兩者兼而有之。根據《律師執業規則》第2(a)及(d)條,這些專業原則反映了香港律師的職責,以及真誠行事的責任(《專業操守指引》11.01)。

對方的事務律師發現了該失實陳述,並向大律師事務所查詢,以確定該大律師是否真的接獲委託出席調解。他們發現,這位大律師沒有接到出席的委託,而且很明顯,她當時離開大律師事務所往外渡假。這所對方的事務律師行向事務律師監管局舉報了此事。從字裏行間看,兩位律師之間可能存在一些敵意,儘管尚不清楚這是基於什麽原因。

有幾點值得注意

  • 調解是一個自願過程,需要各方秉持誠意。為了有效,各方都有一個合理的期望,即各方將公平地表述他們打算如何進行。
  • 在隨後的紀律程序中,事務律師不太可能辯稱,當他或她故意做出誤導性陳述時,調解仍可以真誠地進行 - 在這個案的情況下,實際指的是委託一名大律師代表其委託人。很難理解這種失實陳述如何能在調解當天之前被合理地發現。
  • 當事人其中一方需要考慮另一方在準備調解時採取的方式,包括將由誰代表其出席等細節。在調解開始時發現你被對方誤導了,這很可能會摧毀你對他們的真誠和調解過程本身的信心。
  • 良好做法是當事各方與其法律代表一起參加調解。如果當事人的業外代表參加調解,他們應該熟悉潛在的爭議,並有明確的權力發出指示及和解。
  • 律師有獨立的責任考慮某種形式的「替代爭議解決」方案是否符合客戶的最佳利益,而不論客戶自己的想法或策略如何。然而,即使調解當天仍然可以進行,但通過失實地陳述他們將如何進行調解來企圖獲得一些戰術優勢,也不符合當事人的最佳利益。
  • 假如一名律師認為拒絕調解在所有情況下都是合理的(例如,因為對方故意和不合理地「高估了自己的實力」),那麽就暫時拒絕調解,這可能比基於誤導性藉口進行調解要好。或者,可以選擇繼續進行調解,並將另一方有問題的策略提請調解人注意。
  • 假如一方當事人的調解「立場聲明」中出現誤導性陳述,準備該文件的律師有責任予以更正。即使監督主事人有責任監督,但他或她也不太可能被當為藉口,認為他或她應該糾正該誤導性的陳述。

最後,還有一點是,採取不專業的策略來激怒對方的律師是沒有好處的,因為這可能會導致他們提出對專業行為的投訴(及與此相關的時間和費用)。

–RPC高級顧問及認可調解員施德偉

Jurisdictions: 

RPC 高級顧問及認可調解員